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二章 残疾(第三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姐俩进来,客厅的谩骂停止了,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玉溪打眼一看,刘敏和老太太,老太太就是刚才谩骂的人,因为呛到了,一直在咳嗽着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大姑抱着孩子坐在主位上,双手捂着孩子的耳朵,心里的怒火要炸了,恶狠狠的看着刘敏。

    周玲玲拉着表妹,微微的摇头。

    随后冷着脸,盯着老太太,“你再闹也没用,还是一句话,周光明想离婚,想都不要想,耗也能耗死他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拍了桌子,“厂子是周家的,跟你们母女没有关系,凭什么不离婚,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吕大姑看着往日对她和蔼的婆婆,觉得累了,“离婚可以,家产平分,如果不同意,那就继续耗着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声音尖锐了,“那是我儿子打拼下来的,平分,想也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玉溪找了一圈,没见到周光明,她真的想打人,可周光明孬种一个,出面都没出面,危险的目光看着刘敏。

    刘敏忙慌的捂着肚子,玉溪瞪大眼睛,这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陈池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进来的,手里拿着棍子,一下子丢在了老太太的面前。

    老太太跟被掐住脖子的鸭子,仰着头,一个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玉溪觉得特别的滑稽,突然发现,表姐家里,真的需要一个顶事的男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声不敢吭,狠话都没留,两个人大气不敢喘的走了,典型欺软怕硬的。

    吕大姑的目光看着闺女,又看了看陈家的小子,突然笑了,一点都没被老太太闹影响心情,邀请着,“陈池啊,留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陈池,“谢谢阿姨。”

    玉溪拉了下表姐,“回神了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次回神,看着陈池和母亲聊了起来,她才发现,这个男人耐心十足的,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样子,嘟囔着,“他的确不错。”

    玉溪动了动耳朵,“我也觉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瞪着了表妹,“走,跟我去端菜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饭菜上桌了,吕大姑该问清楚的都问清楚了,对陈池更友善了。

    玉溪啃着排骨,眼睛一直转着,周玲玲瞪了一眼,玉溪才乖乖的吃饭。

    饭后,陈池就走了。

    吕大姑才有空和玉溪聊天,“你才来,就看到糟心事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奶奶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吕大姑,“不知道,估计也猜到了,不说烦心事了,说说你,真的订婚了?”

    玉溪点头,“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吕大姑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,“这个给你,大姑没回去,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接了过来,“谢谢大姑。”

    吕大姑精神头不高了,有些累了,先回屋子休息了。

    玉溪拉着表姐,“刘敏怀孕了?”

    周玲玲讽刺的道:“是啊,怀孕四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计算着时间,“上次我揍她,她就怀孕了啊,这孩子挺坚强的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舒展着身子靠在沙发上,“自从有了孩子,周光明忍够了,一直在闹离婚,上次外公外婆来,有外婆在,没人敢上门,外婆一走,又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奶奶的确厉害,徒手丢人不是事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噗呲笑了,“我奶奶怕死外婆了,据说,早年被外婆揍过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跟着笑了,继续道:“我觉得,真正让周光明离婚的不是孩子,是大姑手里的东西,已经涉及到了他的利益,所以才想着离婚,说白了,都是钱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仔细一想,“你分析的对,还是钱,周光明想自己把控着,这是不想忍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托着下巴,“那怎么办?大姑说同意离婚,可想要一半的财产,我觉得挺难的,这里你和大姑没人脉,孤儿寡母的,劣势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也有些烦躁,“正是劣势,才一直托着,可小弟才四岁,真经不起闹。”

    玉溪转了下眼睛,“我发表下意见,不一定对,你听听。”

    玉溪和表姐说,也是知道,大姑没有表姐有主意,也没有表姐强硬。

    周玲玲正需要人帮着想办法,她听到表妹来,高兴坏了,这些日子,憋死她了,外婆家不敢告诉,只能自己一人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玉溪分析着,“我觉得,什么事情长痛不如短痛,与其防不胜防的防备,不如主动出击,进攻是最好的防守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眼睛亮了几分,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玉溪道:“现在是法律社会,虽然婚姻法不健全,可对于被出轨的一方,还是占优势的,咱们这边,有最好的把柄,刘敏肚子的孩子,这是铁证,主动去法院告,打离婚官司,我觉得不丢人,只是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而已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愣了,“说真的,我从来没想过打官司,离婚闹到法庭上,我倒是不在乎,可怕对小弟不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不赞同,“表姐,周垚才四岁,等他大了,事情早就平息了,对周垚没什么影响,如果真的有影响,可以搬家,再说了,一直这么闹着,才对周垚有影响,你也不怕拖的久了,周家采取极端的手段啊,表姐,主动出击,周垚的抚养权才能占主动权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杯子里的水打翻了,“周光明会要抚养权?”

    玉溪,“真的逼急了,什么事都能干出来,到时候,你们更被动。”

    玉溪觉得,自己的法律没白看,在学校,为了怕合同有陷阱,她没事会翻看翻看的,果然,知识多了,没坏处。

    周玲玲正是考虑到弟弟才畏畏缩缩的,弟弟可是妈妈的命啊,弟弟要是被周家要走了,妈妈一定会崩溃的,“打,打官司,我们怕丢人,周光明更怕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了,“首先,我们要找个厉害的律师,其次,要找到一些证据,最好是铁证,也不知道录音笔算不算,反正能多弄证据,就多弄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,“我明白,还好你过来了,否则,我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玉溪才不信,“陈池啊,我看大姑可相中他了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脸蛋涨红,“我们没确定关系呢,我怎么找人家商量,再说了,人家也不知道愿不愿意帮忙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的清楚啊,“我看他巴不得帮忙呢!对了,表姐快坦白,你们不是朋友吗?怎么以前没对你追求啊!”

    周玲玲,“他是我高中同学,高中毕业就去当兵了,去年才退伍回来,别看他看着没问题,其实左手残疾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愣了,“残疾了?怎么残疾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