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章 形象(第一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丢子锅铲子,她的暴脾气,要气炸了,多么温馨的时刻,愣是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愣了下,他第一次见到,玉溪气的撸袖子,一副要干架的模样,手里拎着菜刀,气冲冲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玉溪冲出了院子,大门外,孙芊芊扒着大门,哭丧着脸,一声声的喊着。

    玉溪一刀劈在了大门木头上,吓的孙芊芊啊了一声,一下子跌倒在雪地里,洁白的羽绒服,瞬间染上了泥土。

    孙芊芊还在喊,“杀人了,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拔了下刀,一下子没拔出来,尴尬了,刚才用力过猛,劈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可虎了年君玟一跳,一下子夺走了刀,心有余悸的看着玉溪,他才知道,玉溪也是能动刀子的,咽了下口水,这股子泼辣劲,他怎么越看越喜欢呢!

    玉溪被孙芊芊尖叫的耳膜疼,“闭嘴,在张嘴,砍你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忙捂住了嘴巴,一声不敢在吭,玉溪耳根子这才清静,厌恶的看着孙芊芊,王甜甜和孙芊芊都是她讨厌的类型,做作,假,总是一副我没错,我无辜的模样,让她看着就恶心,倒胃口。

    孙芊芊看着年君玟,“君玟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本来挺生气的,可看着孙芊芊狼狈的模样,觉得浑身舒服,嘴巴也没打算放过孙芊芊,“你看看你现在的形象,坐在地上抹泪,撒泼,我想王导更后悔娶你了吧!”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“我觉得可以拍两张照片,照片卖给报社,一定能换不少的钱,新闻标题我都替报社想好了,八一八,名导妻子不为人知的一面,泼妇骂街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默默决定,一定不惹玉溪,这嘴巴,比他毒多了。

    孙芊芊傻了,很显然,没有人这么操作过,慌忙的站起身,真的拍了照片,她就彻底完了,哆嗦的指着玉溪,“你恶毒。”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看着孙芊芊黑了的羽绒服,顺眼不少,这才符合形象,露出标准笑容八颗大白牙,“谢谢称赞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年君玟搂着玉溪,冷冷的对孙芊芊道:“你如果想离婚,你大可继续来作,我们随时欢迎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咬着嘴唇,她不能离婚,一定不能离婚,她喜欢了灯光下的生活,希望了被人奉承。

    可想到丈夫的话,想开口,又不敢,最后灰溜溜的回了隔壁。

    玉溪撇撇嘴,“一点战斗力都没有,丝毫没有成就感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下午,吕奶奶知道孙女的战功,笑的脸上褶子多了好几条,“果然是我孙女,像我,小溪,奶奶告诉你,对付这样的女人,讲道理没用,能用拳头用拳头,不能用拳头,就踩痛处,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瞄了眼年君玟,拍了拍年君玟的肩膀,他可以预见到未来了,孙子绝对不是一家之主的地位。

    吕老爷子一个劲的咳嗽,这老婆子,还有外人在呢!

    吕奶奶斜了一眼,“你咳嗽出去咳嗽,听着就心烦。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,“.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噗呲一声,笑了,奶奶明明知道爷爷是什么意思,可就装糊涂,老太太与其说是教她,不如说是警告年君玟呢!

    晚上,吕奶奶赞许的看着年君玟忙前忙后的,格外嫌弃自己的老头,“也就是当年没办法,否则,我一定能找个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磨牙,“给你能耐呢!真以为自己是天上的仙女呢!”

    吕奶奶,“呀,被你发现了,我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日子没法过了,怼怼不过,比脸皮,也比不过。

    郑琴偷笑了下,吕满同情的看着父亲。

    玉溪和年君玟送二老回去的,回来睡到了半夜,除了两位老人都醒了。

    一直忙活了两个多小时,才把东西都装到了车里,两台车,后备箱满满的,后车座都没位置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不放心,又回海边去打扫了痕迹,可刚走到一半,天空下雪了。

    玉溪仰头看着漆黑的天空,感受着雪落在脸上,对着停下脚步的年君玟道:“我说出来,你可能不信,我觉得,我们家超级好运,每次搬东西,都下雪,所有痕迹全掩盖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看着逐渐下大的雪花,“好人有好报,老天都厚爱,走吧,不用担心痕迹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着,“恩。”

    车子里都用布盖子,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又是年爷爷的车,真没人敢看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玉溪起来要送年君玟走。

    年老爷子和王老爷子也起来了,两人知道搬完了,年老爷子道:“我们也准备回去了,东西放回大院最安全。”

    玉溪有些不舍,“爷爷,你们多待几天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笑着,“日后有机会,这次一定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又对着郑琴道:“东西放我这里,放心没人会动,绝对安全,你们什么时候用,什么时候来拿就行。”

    郑琴感激着,“年老谢谢您了,没有您,我都不知道该放哪里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摆手,“都是一家子,不用谢,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们也直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吕满知道留不住,“我送您两位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,“那敢情好。”

    两位老爷子想做告别,下午才走。

    玉溪和年君玟先走了,两个人踩着雪,谁都没有说话,洁白的雪路,好像看不到头似的,有种走到老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半个小时的路,很快到了市里,火车票是提前买好的,到了候车室,没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玉溪低头踢着脚,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看着时间转动,“未婚妻,不说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玉溪抬起头,“该说的都说了,心里空落落的,早就知道就不提前说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那就说点高兴的,我没有假期,你有假期的时候,我这边可以申请你来看我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玉溪眼睛亮晶晶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年君玟笑着,“真的,你的资料没问题,能申请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高兴了,“假期,我一定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亲吻了下玉溪的手,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广播喇叭喊了,年君玟进去检票,玉溪心里有期待,不那么难受了,挥动着手臂,直到火车走了,才出了火车站。

    出了火车站,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玉溪,“你们怎么在火车站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