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七章 谎言(第三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王导一家子进了屋子,孙芊芊面容憔悴,脸色惨白,反观,王导就精神气爽的。

    玉溪怀疑,王甜甜不扶着,孙芊芊一定会倒下,不知道,受了什么刺激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彻底黑脸了,大喜的日子,来捣乱,“来了就是客,不该说的就别说,给我闭嘴站着。”

    王导笑着,“爸,我是来贺喜的,不是来捣乱的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深深的看了眼这个儿子,到底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年君玟余光都没给孙芊芊,第一个开了口,“奶奶,爷爷。”

    吕奶奶含笑的应着,从口袋里拿出红包,顺手抽走了老头子手里的,“来,红包拿着,日后也算是一家人了,奶奶说话直,日后,你可要对小溪好,否则,奶奶的拳头不饶人。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盯着空空荡荡的手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年君玟接了红包,“我一定不会辜负奶奶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吕奶奶笑着,“好,好,小溪去叫人吧!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个字都没说呢喂!埋怨的看着老婆子,可惜吕奶奶没看到。

    玉溪喊着,“爷爷,王爷爷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最高兴了,因为姓氏一样,所以年君玟的户口上在了他的名下,他是正经八百的爷爷,少一个,多一层亲昵呢!

    王老爷子白了眼老伙计,笑眯眯的拿出红包递给玉溪,“这是爷爷给的,拿着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也忙递给去红包,“好孩子,拿着。”

    玉溪接了,“谢谢爷爷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,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继续喊人,年君玟直接跳过了叔,张口就喊,“爸,妈。”

    吕满抽了抽嘴角,“你喊我啥?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爸,我一直想喊爸了,小时候就想喊了,可一直没有机会,今天愿望终于实现了,爸。”

    吕满想说,还没结婚呢,不能喊爸,可年君玟的话,勾起了他的回忆,小小的人,每次见到他,都要站好久,本来想难为下的心就软了,罢了,早晚都要叫,拿出红包,该警告的,还是要警告的,“小子,你日后对我闺女不好,就是你躲到了天边,我也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利落的抽过红包,“爸,放心,您看着我长大,我是什么人,您最清楚了,谢谢爸!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年君玟厉害啊,还有这个操作,还学会装可怜了!

    年君玟继续喊着,这一声更真情流露了,“妈。”

    郑琴的眼眶子直接红了,这么多年了,这孩子一直叫郑姨,其实在她的心里,一直把年君玟当成儿子的,最艰难的日子,他们两个人一起度过的,“哎,好,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泪就落了下来,忙用手擦了下,递过红包,“今天是高兴的日子,瞧我,喜极而泣了,好孩子,拿着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他是缺少了父母的爱,可得到了更多的爱,“谢谢,妈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喊的妈,带着感情,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,不少感动的,纷纷感慨着,“小琴啊,当年心善,换来了好女婿啊,日后,你有福气呢!”

    更有人偷偷的看了眼坐在上面的两位老爷子,都后悔了,谁能想到。

    孙芊芊在人群里,也听得真切,心里跟被刀扎了一样,明明是她的儿子,却叫一个农村妇女妈。

    孙芊芊忍了又忍,看着人家一家子相亲相爱的,心里更是在滴血,“君玟。”

    突然的哭腔,在喜庆的语气中,格外的突出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孙芊芊,孙芊芊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年君玟,又唤了一声,“君玟,我是妈妈。”

    屋子安静了,一点声响都没有,村里的人,都傻眼了,今天还有认亲的大戏吗?

    王导斜视了眼妻子,眼底的厌恶一直在翻滚着,本以为,他是头婚,娶的是黄花大闺女,结婚当天喝多了,他看到床单上的血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,娶的二手的,还是生过孩子的,昨天心里的火气,差点没烧没了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王甜甜也觉得丢人,可想到和爸爸的计划,扯了扯爸爸的衣服。

    王导压下恶心,笑着上前一步,看着年君玟,“我也是昨天才知道,原来还有这层关系,君玟啊,咱们是一家人,以前是叔不对,你别往心里去,听说你订婚,我也没做什么准备,只准备了红包,拿着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想过各种可能发生的事,唯独没想过认亲,脸上的笑容渐渐没了,他不想和眼前的女人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的记忆是模糊,可该记得的,他每每夜深人静了,都会默念几遍,深怕自己忘了,他不说出来,只是不想小溪担心,何况,见到孙芊芊后,又记起了一些,没有一样是好的。

    最讽刺的是,在首都,他没想认过,眼前的女人更是没想过认他。

    玉溪越是对年君玟了解,越心疼年君玟,年君玟是隐忍的人,很多的坏的事情都压在心里,上前一步,挡在了年君玟的面前,冷着眼睛,看着孙芊芊。

    孙芊芊没得到儿子的回忆,心里更难受了,当年她跑了,这也不能怪她啊,君玟成了孤儿,应该怪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玉溪看懂了孙芊芊的想法,更觉得恶心了,她算清楚了,孙芊芊就是一个推卸责任的人,从来不会在自身找原因,反正所有的错,都是别人的。

    玉溪在看着王导和王甜甜,终于知道,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,这是想认下年君玟,得到王老爷子的承认。

    只是想要利用年君玟而已,而且利用的彻底。

    玉溪眼里闪着怒火,“大婶,别乱认亲,在首都你可不是这么说的,你当时说,年君玟,你不认识的,现在来认儿子,不觉得可笑吗?你到底按的什么居心?”

    孙芊芊一时失语中,她也没想到,丈夫会想认下儿子,有些委屈,“当时,我只是害怕,所以才没认的,我不是不想认的,我也煎熬,一直惦记着。”

    玉溪发现,何佳丽是机关算尽型的,可不白莲花,一脸的算计写在脸上,表明在行动上。

    而孙芊芊,她被恶心到了,“别说惦记,你只是担心,担心,年君玟的出现,破坏你的谎言,你可是当黄花大闺女嫁给王导的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抖了,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