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五章 太反常(第一更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玉溪冷着眼,“这话是我说才对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王甜甜脸色不大好看了,不,准确的说,车子里的每个人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孙芊芊脸色惨白,更是不敢是不敢往外再看了,王导则是黑着脸,从首都开车过来,本来是追着老爷子来的。

    自从老爷子住进了大院,他就没见到过,所有的想法都无法实施,好不容易,老爷子出门了,又是大过年的,想来刷刷好感。

    结果年君玟和吕玉溪都在,这么一想,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王甜甜想到了一种可能,“这里是你家?”

    玉溪懒得理王甜甜了,他们来的目的,她太清楚了,王导一家子也够拼的,从首都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溪转身就走,年君玟扫了眼车内,才跟上。

    王甜甜黑了脸,“爸,咱们还进去吗?”

    王导拍着方向盘,“当然要进,来都来了,走,跟上去。”

    可惜,玉溪并不想回家,没往家里走,都要出村子里,车子才停下来,王甜甜只能恨恨的下车去找人问。

    玉溪和年君玟绕了路,先行一步到的家,王老爷子正喝着茶水,看着春晚回放,“你们两个回来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玉溪道:“王爷爷,王导一家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放下茶杯,“这是逼急了,他们愿意来就来,我还怕他们?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话刚落,大门外的车子停了,王导已经推门走了进来,手里拎着补品,“爸,我们特意来和你一起过年的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继续喝茶,等人站了一会,才道:“东西留下,人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导脸色难看,“爸,我才是您亲儿子。”

    结果王老爷子又不吭声了,继续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玉溪的目光看向门外,孙芊芊一直坐在车里,愣是没敢下车,扯了下年君玟。

    年君玟眼底讽刺的很,孙芊芊不是怕见他,而是以为村里,有他的生父,所以才不敢下来。

    客厅很静,只有电视的声音,王导像是罚站似的,王甜甜实在忍不住了,撒娇的上前,“爷爷,爸爸开了一天一夜的车,他有再大错,你看在他的诚意上,原谅了呗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抬起眼,“我没儿子也没孙女,别乱叫了,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随后王老爷子笑着对玉溪道:“小溪,爷爷的药在包里,帮爷爷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的眼神都带毒,恨不得毒死玉溪,尤其是见到老爷子和蔼的对玉溪,心里的更不平衡了,声音尖锐了,“爷爷,我才是您的孙女,我的身体里流着王家的血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淡定的喝了药,“你们真的想回家?”

    王导激动的接话,“我们想回家,爸,这些年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晃着茶杯,“好啊!”

    玉溪疑惑老爷子卖什么药了,只听见老爷子继续道:“你们回家之时,就是我处理家产的时候,我手里有些名贵的古董,我打算好了,捐给博物馆,院子钱财也都处理了,我年纪也大了,累了,我去你们家养老。”

    王导瞪大了眼睛,眼睛都突出来了,“你要捐博物馆?疯了?”

    王甜甜不敢置信,“爷爷,那是我们家的东西,你怎么能捐了?”

    玉溪眼里闪着愤怒,这父女两人一丘之貉,压根没想过回家,只是惦记家产,一个小小的试探,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不生气,“我的条件就是这个,你们回家,我捐东西,你们给我养老,否则免谈。”

    王导到底城府深一些,“爸,你要您回家,我就养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对玉溪道:“小溪,拿纸笔过来,他的话,我可不信,我要写下来,顺便写遗嘱,如果我出现什么意外,所有的家产都捐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忍着笑,老爷子釜底抽薪呢,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,王导在王老爷子眼里不够看啊。

    玉溪也放心了,痛快的取了纸笔回来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拿过笔,刷刷的写着,很快两页纸写好了,往前一推,“签字,我好给律师公证。”

    王导哆嗦的拿着钢笔,一个字都写不下去。

    王甜甜急了,“爸,你不能签,你才是王家的子孙,继承家产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王导本就没想签字,丢了钢笔,“爸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,“我最的后悔,当年生下你,滚吧!”

    王导觉得脸丢大了,尤其是在玉溪二人面前,脸被打的有些肿。

    玉溪眼睁睁看着王甜甜一家住进了隔壁李苗苗家,李苗苗奉承的请人进家门,玉溪嗤笑着,李苗苗倒是挺会抓住机会的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孙芊芊小心翼翼的下车,一直捂着脸,深怕被人认出来似的,更心疼年君玟了。

    玉溪问,“君玟,一直没听你提起过你父亲?他呢?”

    年君玟把玩着玉溪的手,“我也不知道,记忆有些模糊,可能见到真人了,我能记起来,就像见到孙芊芊,我一眼就认出她是谁了,我的印象里,大概只记得,他们两个每天都吵架,印象里,最深刻的是,男人动手打了孙芊芊,砸了屋子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玉溪瞪大眼睛,“所以说,你父母,当年是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她猜错了,以为孙芊芊私自生的,后来丢了孩子,原来不是。

    年君玟摇头,“这些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记得,院子里好多的人一起生活,时间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几岁的孩子,能记住这些已经了不起了,玉溪安慰着,“都过去了,你还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一直竖着耳朵听着,“所以,王八蛋娶的媳妇,君玟的亲妈?”

    玉溪一愣,忘了老爷子也在屋里了,“恩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本来不生气的,这次生气了,手里的杯子拍在了桌子上,“这女人也是心狠的,当年君玟才多大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老爷子,我都不生气了,你还生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又笑了,“好,好,咱们不气,为了他们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中午吃过饭,玉溪收拾完,去后院上厕所,她家和李家一墙之隔,动了动耳朵,听到王甜甜的声音,“妈,你太反常了,你是不是认识年君玟,一定是了,妈,你们什么关系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