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四章 监视(第五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吓了一跳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年君玟拉着玉溪到旁边的电线杆后面,“等我一会。”

    玉溪紧张了,“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天色有些黑,年君玟很快融入到夜色中,玉溪睁大了眼睛,可离的太远,她看不清,只能依稀的听到闷哼的声音,整颗心都提起来了,她又不敢出声,怕影响到年君玟。

    直到年君玟喊着,“小溪,没事了,可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忙跑过去,凑近一看,年君玟脚边躺着个人,穿的厚厚的,捂着的特别的严实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年君玟黑着脸,“你们家一直被人监视着。”

    玉溪明白了,“郑贸然真不死心啊,走了也留人看着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拎着衣服领着,“回去说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玉溪跟在年君玟身后,看着年君玟拎着人,咋舌,年君玟的力气真大,万幸,年君玟回来了,否则,她都不知道,一直被人监视着。

    回到家,吕满夫妇都出来了,郑琴脸色格外的难看,“还有几个人?”

    男人捂着肚子,疼的直流汗,忍不住回头看着穿军装的人,胃里直抽抽,知道任务完不成了,他也不想对上军人。

    这里是内地,虽然是保镖,可身上也是前科的,他可不想吃牢饭。

    “一共两个人轮班,我们擅长跟踪,所以就留下我们两个,随时汇报可疑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郑琴磨牙,郑贸然,“带话回去,他要是再敢派人,我就把郑家的秘密说出去,反正,村子就这么大,他懂。”

    保镖忙应着,“我一定把话带到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拉着人,“郑姨,我送人走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偷偷的跟了出去,可门口没人,等了一会年君玟才回来,“担心我?”

    玉溪好奇的问,“你不会又把人揍了吧!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那倒没有,我怕他办事不用心,深入的聊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玉溪才不信年君玟,年君玟不说,玉溪也不问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玉溪不意外,继母把地窖的事说了,继母是信任年君玟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抽了抽嘴角,“所以东西在海边的山洞里?”

    玉溪,“我们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沉思了一会,“郑姨,放在海边不稳妥,今天监视的人没了,只要郑贸然不放弃,还是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也烦躁,“我也知道,我信得过你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溪也看着年君玟,她只能想办法藏,可运不走,东西太贵重了,没有稳妥的人真不行。

    年君玟,“办法是有,年爷爷是开车来的,东西可以由车送走,没人敢查年爷爷的车,直接运回首都,放在年爷爷的家里,没有比年爷爷家更安全的地方了,谁都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恨不得亲年君玟一口,年君玟来的是时候啊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年君玟回来了,发现了监视的人,也找到了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郑琴有些不好意思,“会不会太麻烦年老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道:“不会麻烦的,只要您信得过年爷爷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年老是我最尊敬的人了,我当然信得过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一辈子未婚,一直为了祖国奉献,最让人佩服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,“剩下的我来安排,郑姨放心不会出错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看年君玟越看越满意,这女婿好啊!

    家里的大事解决了,这一夜睡的格外的香甜。

    早上,玉溪和年君玟早早起来,一起去的市里,他们要在市里等年爷爷二人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玉溪带着钱,拉着年君玟去的商场,一路琢磨着,年君玟手表有了,她也要买个戒指。

    直接拉着年君玟去了金店,好吧,她是俗人,相比较玉器,更喜欢黄金,穷过的孩子,黄金看着安心。

    年君玟郁闷的很,“你猜到我的礼物了啊!”

    玉溪低头看着戒子,边回着,“我又不傻,盒子大小一猜就猜到了,年同志,你还挺新潮的,知道送戒子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我也是做了功课的,现在手表大部分人都买得起,戒指才稳妥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翻白眼了,这人就是变着方法警告其他的男人,她有主了。

    玉溪不理年君玟,指着一款戒子,“您好,帮我拿一下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利落的拿出来,玉溪拿起来,套在年君玟的手指上,大小正好,年君玟,“吕同志,我更喜欢带无名指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那你要等。”

    转过头,对着服务员道:“同志,要我这款了。”

    戒指,九百,年君玟松了口气,还好,他买的大一些。

    出了店门,在预定地方等着,很快车子就来了,两辆车,一辆吉普车,一辆小轿车,两位老爷子坐在吉普车上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王老爷摇下车窗,“你们坐后面的车。”

    车子到了家门口,村里见到年老爷子等人,有的撒丫子就跑了,深怕年老两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凑热闹的人,都散了,当年就算没激进,也没友善,深怕触霉头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家人,缩在家里,门都不敢出了。

    两位老爷子带来了不少的礼物,酒,糕点,吃的。

    吕满有些拘谨了,年老爷子笑着,“这么多年没见面,还外道了,快坐,你们两口子站着,我们坐着也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两口子这才坐下,吕满,“老爷子,身体还好啊!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,“好着呢,看样子,你们也挺好的,我就放心了,这次我回来,君玟说了吧,两个孩子订婚的事。”

    吕满,“说了,我正想和您商量,您老看初二怎么样?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,“好。”

    95年的春节,过的特别的热闹,要不是两位老爷子坚持不住了,能聊到后半夜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每个孩子都得到了红包,每人得到了四份,玉溪和年君玟都有。

    玉溪拆着红包,每个红包一百,“走,去村里的小卖店买炮去,我请你放划炮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加起来都四十多岁了,还特别幼稚的买了不少的划炮,边走边划,玉溪捂着耳朵,笑着“以前特别羡慕别的孩子有划不完的划炮,果然特别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捏着玉溪的手,“日后我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玉溪失笑,“幼稚一次就够了,今天只是完成小时候的梦想,对了,年君玟,你有什么梦想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微微弯下腰,“我的梦想,明天就能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这可比情话动听多了!

    两个人站在路中间,车子滴滴按着喇叭,玉溪转过头,小轿车不认识。

    可车窗摇下来后,没等玉溪开口,王甜甜已经开口了,“吕玉溪,你怎么在这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