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二章 直觉(第三更)
    ..,

    玉溪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,她觉得,成功人的直觉,有时候准得要死。

    还好,重生都经历过了,她心理素质过硬,表情绷的住,直到目光离开,玉溪的心才慢慢的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郑贸然烦躁的很,狠狠的踢了一脚椅子,抓着手套站起身,“派人去查,我倒要看看,谁盗走了地窖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,“是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抬脚就走,可走到门口,回过头,“郑琴,别让我知道是你,要是让我知道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您就对我没客气过,别吓唬我了,说句不好听的,郑先生,请您注意,老房子的户主是我,房子的归属是我,你真是健忘,哦,对,现在让我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发现,他错了,他真没想到,他跑了,户主会换人,“你。”

    郑琴心情格外的爽,“大雪天的好走不送,祝您雪天出车祸,再见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哼了一声,甩手套走了。

    大门外的车也走了,货车上的东西,怎么拉来的,怎么拉走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都炸了,这回彻底信了,吕家真的不认亲,有人骂傻的,有人却觉得有骨气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外面看热闹的,幸好锁了大门。

    郑琴美滋滋的摆弄着支票,“上次都没好好看,这回看仔细了,支票是这样啊,就在上面写个数,就能取钱?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吕满腿都发软,“还是闺女想的周到,否则,东西真被搜走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也心揪,“是啊,幸好有闺女。”

    玉溪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我也就想的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想得多是福气,有多少人,翻船在小纰漏上。”

    吕满骄傲了,“咱闺女一定是干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点头,随后喜滋滋的,“我要开的饲料店资金有了。”

    吕满,“这几天,我要去问问养鹅的事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爸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次日,吕满心里有团火,吃过饭,带着玉溪就去隔壁村了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风风火火的爸爸,知道爸爸心里憋着气,昨天郑贸然的鄙视,爸爸心里不好受,心里的火烧的特别旺,一定要发家致富的。

    玉溪从来没去过隔壁村,这还是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两个村子一对比,差距出来了,本村砖房都没有多少,这个村,好几家起来了二层楼,粉刷着洁白的墙,在雪天里,特别的耀眼。

    吕满指着一座二层楼,“闺女,养鹅是赚钱的,这是用养鹅的钱盖的,等爸赚钱了,爸也盖二层楼。”

    玉溪问,“这家养了几年鹅?”

    吕满伸出手指,“两年,只用了两年就盖起了二层房。”

    玉溪估算着房子的价钱,也被震到了,二层房没个十万是下不来了,的确,赚钱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报了名,孙家人热情的请了进去,孙家的当家人,笑呵呵的,“我以为你不会来呢!”

    吕满,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孙当家,“周围村里都传遍了,你家挖到了小黄鱼,还有个有钱的老丈人,我以为,你看不上养鹅了呢!”

    吕满摆手,“我们家不会变的,这不,今天特意来请教了。”

    孙当家心思活,想到另一个传言,看来传言是真的,吕家真的和老丈人断关系的,不过,他也不想得罪,本来六分的真心想告,变成了十成十。

    玉溪手里拿着本子,记录着重点,她以为,养殖只要进回来鹅雏,喂饲料养大就可以,才发现,鹅雏特别的娇贵。

    刚到的鹅雏不能下地,还要保证温度,更要把鹅雏分开,免得挤压在一起取暖,压死鹅雏。

    还要定期消毒,打疫苗,一样都不能少,大鹅能不能养好,鹅雏期间很重要,事关存活率。

    孙当家一点都没藏私,玉溪记了满满两页的纸。

    最后重点来了,孙当家卖了关子,“你们猜,我一年养一万只鹅,我能赚多少?”

    吕满回头看着闺女,他的算数不好。

    玉溪快速的心里计算,一只鹅雏的成本二十块,能卖四十,“一年二十万?”

    孙当家的笑着,“差不多,我一年进一万二的鹅雏,损耗两千,剩一万,一年十七万。”

    玉溪飞快的算着,他们家没有那么大的成本,又是第一年养,能养五千只就不错了,除去损耗,剩下三千只,本钱差不多要六万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,继母的食料店是开不成了。

    吕满谢过孙家,父女二人告辞了。

    玉溪回去的路上问,“爸,你打算养多少?”

    吕满,“我打算养一千五,第一次养,五百只的损耗,剩一千,两万的成本就够了,家里要留下钱给你妈开店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恩,第一次的确不适合养多,爸,养鹅也需要地方的。”

    吕满笑着,“今天不种地了,我打算在咱家地上,用网圈起来,先在地里养,慢慢找合适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恩,一步步来。”

    吕满好笑的揉着闺女的脑袋,“你别操心了,快些走,眼看着又要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哎!”

    父女两个脚程快,回到家,郑琴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玉溪回到屋子,把今天记录的,仔细的在整理出来,确认了两遍没遗漏才拿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郑琴也回来了,“明天来按电话线,我还去市里房子看过了,房子进人了,炕都被砸了,白搭了,郑贸然真是不死心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还好有小弟发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郑琴点头,“可也不是长久之计,等有钱,的确该买保险箱,等郑贸然走了,把东西运出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琢磨着,什么地方可靠。

    郑琴笑着,“好了,别想了,走,帮我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年前的几天都不消停,郑贸然不死心,几个村子都找了遍。

    直到腊月二十九,才彻底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玉溪搬着小板凳,坐在屋檐下,看着远方,看来年君玟是真的没有假期了,心里没有遗憾是假的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正要回屋子,拍大门的声音,玉溪有感飞快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