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一章 搜(第二更)
    ..,

    绿皮的货车,最吸引人,后车厢满满当当的东西,哪怕有风雪,也让人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郑琴手里握着扫雪的扫帚,眼睛不眨的看着头一辆小轿车。

    玉溪默算着时间,足足两分钟,小轿车才开门,冉特助先下的车,撑着伞,车子里下来一位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保养的很好,头发上白发都很少,带着金边的眼镜,个子很高,可背脊挺拔,一点都没有佝偻的痕迹。

    老人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,手上带着皮手套,抿着薄凉的嘴唇,目光冷冽的扫视着院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玉溪无语,这个形象和她现象的一点都不一样,她的想象力,应该是道貌岸然,狼心狗肺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人迈步走进来,好像是自己家一样,理都没理院子里的主人,径直的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她发现,继母和郑贸然长的好像,父女两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长相也太像了。

    至于性格,继母的气场也不小,手里握着扫帚,随后跟了进去,有种要干架的感觉。

    玉溪和两个弟弟对视一样,拉着爸爸赶紧进屋,至少打起来能帮忙。

    可进了屋子,继母和郑贸然相对而坐,谁也没先开口,大有一种,谁先开口,谁就输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玉溪更多的目光在继母的身上,继母的气势丝毫不输人。

    上辈子,继母带着两个弟弟走了,她相信,继母一定会成功的。

    郑琴斗了气,突然觉得没意义了,“说吧,大驾光临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郑贸然脱了手套,冷着眼,“是你要见我。”

    郑琴嗤笑着,“这话就不对了,明明是你要见我,我不去,你只能过来了,真是稀奇,恨不得一辈子不见面,竟然会出现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打算一辈子不想再见的,可事情发展的超出预计,还没等他拿走地窖的东西,东西就没了。

    玉溪一直注意着郑贸然的神色,她看到了,郑贸然眼底的厌恶,愣住了。

    父母在重男轻女,也不会有厌恶,顶天是冷漠,无视,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可郑贸然的眼神是厌恶的,玉溪在继母的脸上看了一圈,两个人长的这么像,不会不是父女的,疑惑了,那为什么厌恶,难道仅仅是地窖的东西丢了?

    郑贸然,“我的确没想再见你,我还是一句话,地窖的东西给我,我给你钱,算是尽了父女缘分。”

    郑琴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“你我还有父女缘分?郑贸然,你不觉得可笑?从我记事起,你就没给我过好脸色,妈妈去世了,葬礼,你连面都没露过,你跟我说父女缘分,我呸。”

    玉溪瞪大了眼睛,还有这事,目光看向郑贸然。

    郑贸然脸色都没变过,抬起眼皮,“我在冷漠你,至少给你衣服穿,给你吃喝,没亏待过你,怎么,还成仇了?”

    郑琴气笑了,“你的吃的,就是继母克扣我的粮食?穿就是母亲衣服改的?你好意思跟我讲没亏待我,我还真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皱着眉头,随后舒展,“我至少,保证你活着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那我的确要谢谢你,你没任由继母弄死我,别提父女缘分了,你丢我看家,你我就是陌生人,不对,是我单方面诅咒你早死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攥着皮手套,眼底闪过怒气,被女儿诅咒,他不生气就怪了,“当年留下你,的确是我的决定,你愿意恨就恨,我只要地窖的东西,金条首饰都留给你,一箱子书给我,我只要书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继续道:“而且,我会给你一百万现金,送你们的三个子女出国留学,所有的费用由我来承担。”

    玉溪脑子飞快的转动着,一箱子书里面有秘密,疑惑当初为什么不带走。

    随后想通了,当年跑路,不知道有没有危险,万一被抓,东西被没收了,或是销毁了,想找都找不回来,所以只能留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出了岔子,她重生,改变了轨迹,书成了他们家的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又觉得替继母解气。

    郑琴笑了,笑的畅快,笑出了郁结于心的怨恨,“看来地窖里的书和家族的藏宝地有关啊!”

    郑贸然眯着眼,他在厌恶女儿,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孩子,性子像他,脑袋灵活也像他,骨子里有股不服输和叛逆的劲,这也是他想也没想留下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郑琴话锋一转,“可是让你失望了,地窖的东西,我真不知道,我只挖了一些金条和银元,我相信,你的本事,一定买了回来,都把我调查清楚了,还来问我,你是真的老了,脑子也不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垂着眼睛,“你敢让我搜吗?”

    郑琴推了桌子,“郑贸然,你别给脸不要脸,你有什么资格搜我家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,“不让我搜,东西就在你这里,既然知道,东西对我很重要,那么该知道,不找到,不会罢休。”

    玉溪暗幸,幸好,昨天见到冉特助的时候,她就怕来这一出,所以和父母商量转移的,就连家中的几样都藏起来了,连她手里的珍珠都藏了。

    郑琴抬眼,“无缘无故的搜可不行,郑贸然,你想搜,可以,不能白搜,五万搜一次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嗤笑,“我以为,你会开口要百万,才五万,果然没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郑琴怼回去,“我可不像你没脑子,钱多了,会要命,五万对我们家刚刚好,给钱就让搜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掏出支票,写了五万。

    郑琴拿了过来,“搜吧,但是东西弄坏了,要陪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对着冉特助道:“这家不用搜了,搜老太太家。”

    郑琴怒视着,“你要搜我婆婆家?”

    郑贸然冷笑,“我说搜一家,没说搜哪家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着继母气呼呼的模样,为继母点了赞,演技棒棒的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去搜的人,很快就回来了,冉特助脸色不大好,难看的摇着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也绷不住了,“没有?”

    冉特助,“里里外外搜了三遍,什么都没又发现。”

    郑贸然心渐渐沉了,他不信女儿会这么谨慎,女儿,他是了解的,精明有,可谨慎欠缺,能一点痕迹都没有,难道真的丢了?

    郑贸然的目光打量着屋子里的人,目光落在玉溪身上,停顿了一会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