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章 要见面(第一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刚走近,只听到,冉特助说:“董事长离开家乡多年,十分思念家乡,特此,为村里修水泥路,动工的时候,董事长会亲自前来。”

    村长是懵的状态,反应过来,一个劲的谢谢,嘴里夸赞的话不要钱似的冒,大善人,好人。

    玉溪听着特别的讽刺,心里琢磨着,这是闹的哪一出。

    玉溪回家,已经有人先和继母报喜了,说继母苦尽甘来,要做有钱人了,奉承的话,变着花样的说。

    郑琴将脸盆里的水泼了出去,“行了,都别扒关系了,前几日我就说清楚了,我们父女缘分尽了,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!”

    报喜的人,差点被水泼到,互看了一眼,觉得不像是假话,纷纷用看傻子似的看着。

    玉溪进来,“我刚才听说,要在村子里招工,各位婶婶快去看看,别一会抢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大伙听了这话,拔腿就跑,现在打工难啊,修路工程大,能小赚一笔呢!

    郑琴抱着盆,“见到人了?”

    玉溪点头,“见到了,市领导陪着来的呢!我觉得,市领导能陪着,一定不止是修路,有可能是在市里投资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赞同,“郑贸然无利不起早的人,一定有他看上的商机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要骂死郑贸然了,投资的事,一定不是临时决定的,上次,冉助理说办的事,应该就是投资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上辈子,郑贸然也回来投资过,知道村子里发生的所有事,不仅袖手旁观,还一直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真是渣爹,渣出了新境界,何佳丽都拼不过。

    郑琴拍了下闺女的肩膀,“别想了,他愿意回来,就回来,我巴不得见面怼他呢!”

    玉溪搂着继母的胳膊,“妈,你要答应我,一定不要伤心,你不是一个人,还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郑琴弯着眼睛,“我一定不伤心,我高兴着呢,郑贸然回来,可见地窖里有他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玉溪想到了另一种可能,“妈,你说是不是地窖被发现了,所以不放心别的地方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也有这种可能,好了,不管他了,走,去买年货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郑琴走的时候,撵两个儿子去奶奶家,利落的锁了大门。

    冉特助来的时候,死死的盯着大门锁。

    村长尴尬了,“出去办事了吧!”

    人群里喊着,“不能啊,刚才在家呢!”

    冉特助,“.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真不想再见到他呢!

    母女二人可没管村里的事,去了大市场,玉溪看到羊肉,走不动了,“妈,买些羊肉吧,今年过年不吃炒菜了,学学首都,吃羊肉火锅好不好?”

    郑琴,“那就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着羊肉放光,一口气买了十斤,肉有了,还要买锅,买了最大的,加上买的其他的年货,真沉!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母女二人换着背,玉溪累的直流汗,“妈,咱家应该买个自行车了,对,还要在扯个电话线。”

    郑琴计算着家里的钱,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最后母女二人实在走不动了,玉溪没形象的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“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郑琴放下东西,活动着肩膀,“回来的时候,找你爸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她忘了爸爸也在市里了,失策了。

    小轿车喇叭的声音,滴滴的按着。

    玉溪看过去,她有印象,冉特助的车子,冉特助下了车,“还有挺远,我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郑琴摆手,“不用,我们穷人坐不起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习惯碰刺了,“我是来传话的,董事长就在市里,他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郑琴气笑了,“他想见我就见我,他以为他是谁?越来越不要脸了,告诉他,我是不会去见他,不是我怕了他,想见面,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郑琴哼了一声,拎着背篓背上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玉溪忙跟了上去,“妈,给我背着吧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我现在有力气,走吧!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气的。

    冉特助沉默了一会,直到看不到人影了,才重新上车调头,他跟了董事长十年了,这几天,董事长发的火,比几年都多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回到家,郑琴心里的气早就散了,母女二人累坏了,没形象的躺着。

    吴婶子来,还在床上躺着呢!

    吴婶子无语的很,“这么大的事,小琴,你还有心思躺着?”

    郑琴扶着床边起身,“嫂子,能有啥大事,郑贸然跟我没关系,你还不信我?”

    吴婶子有些不信,“真没关系?你不动心?你不想过有钱人的日子?”

    郑琴,“我想过,但不是花郑贸然的钱,嫂子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心里骂郑琴傻,又聊了一会,回家了。

    玉溪起身,帮着收拾年货,“妈,我想,开学提前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怎么还提前走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大姑家一趟,我要和表姐谈下店里的事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这样啊,的确该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还有,玉清和玉枝的教育,他们两个想的事情太单纯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叹气,“以前的日子紧巴巴的,也没重视过,现在日子好了,妈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年货太多,一直收拾到了晚上,门外的两个大缸里面满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郑琴心满意足得道:“我不求大富大贵,这样的生活就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想起往年,能有小半缸的年货就不错了,父母别看有钱了,可依旧很容易满足,因为苦过!

    晚上,玉溪家的大门早早的落了锁,凑热闹的人进不来,只能站在大门口干瞪眼。

    玉溪盘坐在床上,翻看着日历,还有五天就过年了,也不知道年君玟,今年有没有年假。

    半夜时候,玉溪一家子都醒了,偷偷去了奶奶家,连夜将地窖的东西送到了海边,分批次去的,没用车子,用手搬的,每一次拿的不多,不会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等都搬完的时候,玉溪觉得老天都在帮她家,天空飘起了雪花,从零星的小雪,逐渐变成了中雪。

    等玉溪早上起来的时候,漫天的飞雪,地面十厘米厚的雪。

    大雪掩盖了所有的痕迹,玉溪高兴,她选的日子大吉。

    玉溪以为,大雪天,郑贸然一定不会来了,没想到,八点钟,人到了,大张旗鼓的,开来了两辆小轿车不说,后面还跟着一辆货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