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八章 诅咒(第三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心里警惕,男人西装革履的,手腕上更是带着名表,“请问,你是谁?为什么找郑琴?”

    男人审视着玉溪,猜测着,“你是郑琴的继女,叫,吕玉溪对吧!”

    玉溪面无表情的,眼神冷了,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调查我们家?”

    男人从口袋里掏出名片,“别误会,我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玉溪才不信,接过名片,名片上写着,“郑氏集团,董事长特别助理。”

    玉溪愣住了,郑氏,g市,答案呼之欲出了,继母的父亲,上辈子郑家人没出现过啊!

    她重生,好像改变了太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玉溪还回名片,“所以前几天,你给村里打的电话?”

    男人没接名片,赞许的看了眼玉溪,“不错,是我打的,只是临时有事情,等结束已经很晚了,就没在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玉溪捏着名片,眯着眼睛,“只有你自己回来?”

    男人笑着:“小姑娘,你可以叫我冉特助,直呼你,有些不礼貌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你也不用直呼我小姑娘,可以称呼我为吕同学,我更喜欢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勾了下嘴角,“ok,现在可以带我去找郑琴了吗?我觉得,这里并不是谈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周围好信的人,点头,“好,我前头带路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开车门得手顿了下,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在前头快步的走,车子不紧不慢的跟着,好几个要和玉溪搭话的,玉溪都躲过去,她觉得,她要先见到继母,希望继母有个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玉溪后面跑了起来,郑琴正晾衣服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溪掏出兜里的名片,“郑家来人了,妈,你心里有些准备。”

    郑琴手中的衣服掉在了地上,“你说,郑家?”

    “恩,人就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郑琴已经看到小轿车了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幻想了半辈子的事,竟然成了?

    冉特助下了轿车,拎着公文包走进来,“郑小姐,我是郑董事长的特助,初次见面,幸会!”

    郑琴恩了一声,弯腰捡起衣服,经过激动后的心,格外的平静,一点波澜都没有,“先进去坐着吧,我晾好了衣服就进去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推了推眼镜,眼前的女人,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,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没跟进去,她很担心继母,“妈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郑琴抖了抖衣服,“能有啥事,该来的早晚会来,正好,我也想问问。”

    玉溪佩服继母了,她见了都有些慌神,继母反而平静,她的道行还是浅。

    玉溪陪着继母,见村民站在不远处看热闹,玉溪走过去,“叔叔婶婶,家里来客人了,今天就不招待了,各位都散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玉溪就关上了大门!

    郑琴也晾好衣服了,擦着手,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冉特助已经打量了一圈了,这个家与调查的,信息是一样的,目光更多的落在彩电上。

    郑琴坐下,“家里没什么茶,只有白开水,喝吗?”

    冉特助谢绝,“不了,郑小姐,我是替郑董事长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眼底讽刺,“跑了二十几年,能想起还有个女儿,真不容易,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!”

    冉特助眨了眨眼睛,和他想的出入太大了,知道董事长的消息,不应该抓紧问,哭诉着自己过的多苦吗?

    这还诅咒上了,咳嗽一声,“董事长每年都会检查身体,身体状况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忍不住要偷笑了,继母噎人也挺厉害的。

    郑琴看了眼挂钟,“说吧,他让你回来干什么,别耽误时间了,我还有活,直奔主题就行,不用铺垫了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认真的打量起传说中的郑小姐了,眼底没有贪婪,只有冷漠,不耐烦的模样,跟董事长真的很像!

    “这是董事长给你的,可以在任何银行中取到!”

    玉溪扫了一眼,大手笔啊,一百万。

    郑琴接过支票,眼底的嘲讽更浓了,“给个甜枣,打一巴掌,这是他惯用的伎俩,他一定还有别的话吧!”

    冉特助第一次,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期,如果是贪婪的也就罢了,可眼前的,好像看穿了一样,他说话的底气都不足了,“董事长说,地窖的东西,在你手里也守不住,钱,你拿着,东西我带走。”

    玉溪虎了一跳,她做的隐秘了,难道被发现了?

    郑琴讽刺的抬起头,双手拿着支票,微微用力,撕成了两半,平静的对折,将支票撕的粉碎,“所以,这么多年,能从g市回来人后,他就一直派人盯着地窖,这是出事了,才忍不住露面了,他真不该叫郑贸然,应该叫道貌岸然!”

    冉特助不发表意见,老板的确笑面虎,心思多,恩,也冷血,还了解自己的女儿,“他知道您会撕了支票,这个给您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果真是了解继母,支票也准备了多份!

    郑琴觉得自己幼稚了,再撕就没意思了,“支票拿回去吧,告诉他,地窖的东西丢了,我从来就不知道地窖的事,你们既然查了,就该知道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握着继母的手,她从继母语气中听出了疲惫。

    郑琴拍了下闺女的手,继续道:“当年,他没想过带我走,把我利用个彻底,父女缘分早就尽了,这么多年,我留下来受苦,还了他的生恩,现在他多发达,我也不会找过去,让他放心好了,都留给他儿子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来的时候,准备了一肚子里的话,毫无用处,第一次感觉到无力,他的印象里,内地的农村人,该是贪婪的,好骗的,哪怕是老板的闺女,只要没接受过良好的教育,都不会有多大的见识。

    现在却打脸了,对面的女人,真的不想认老板,巴不得老板早点死了好,这个认知,让他沉默。

    玉溪站起身,“请吧,冉特助。”

    冉特助深深的看了眼母女二人,今天的印象深刻了,“打扰了,今天的谈话,我会原封不动的复述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甩了下支票,“这个也带走,我不会花他一分钱,这会让我觉得对不起我母亲,既然你原话复述,我再说一句,我会留着郑的姓氏,不是为了别的,只是为了恶心他,告诉他,他有个女儿,时时刻刻诅咒他早点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