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六章 长姐的责任(第一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郑琴问,“没说是谁吗?”

    大队的人摇头,“没说。”

    玉溪猜,“会不会是君玟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应该有可能,咱俩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到了队里,队里的电话是没有来电显示的,最老的电话了,只能接打电话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坐在大队里,干等着,等了半个小时,电话都没在响起来过,大队长挺尴尬的,“我明明接到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不觉得是大队长耍他们家,没必要,“叔,打电话的人,什么都没说吗?”

    大队长,“别的真没说,只说找郑琴。”

    “您听口音是哪里的?是年轻人,还是?”

    大队长歉意的道:“我年纪也大了,耳朵不好使了,咱这个电话又老旧的很,听到的声音不大,分辨不出来!”

    玉溪站起身,“妈,估计不会来了,咱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郑琴起来,笑着,“大哥,谢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大队长摆手,“等再来电话,我具体问问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哎!”

    母女二人回去,郑琴猜测着,“会不会是君玟啊!”

    玉溪摇头,“目前看不是,君玟守时。”

    郑琴更疑惑了,“那能是谁呢?”

    玉溪也是满头的问号!

    吃过午饭,玉溪也没出去,等到了晚上,也没等到电话,脑子里都乱成了线,知道继母名字的很少。

    本来猜测是何佳丽,很快就否定了,何佳丽没那么闲,昨天遇到的女人也否定了。

    玉溪心里有些烦躁,郑琴,“别想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,我们等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吐出口气,缓解了下烦躁,“恩,我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玉清站起身,“姐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玉枝也走了过来,一只手拉着哥哥的衣角,眼里写着渴望。

    吕满高兴孩子们的亲近,“这些日子村子里人杂,你们几个别走远。”

    玉溪围上围脖,“知道了,我们就去外边转一转,天黑前回来。”

    吕满,“去吧!多穿点。”

    玉溪带着两个弟弟出了村子,虽然天气很冷,可空气不错,夕阳下的海边特别的美,玉溪后悔没拿相机回来了。

    玉清凑近姐姐,犹豫了片刻,“姐,我不想考首都大学了,你说,我考你的学校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玉溪放下舒展的手臂,墨色的眸子紧盯着玉清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玉清退后了一步,他觉得姐姐的样子有些可怕,“我,我不想考首都大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?”

    玉清低着头,“我想去姐姐的学校,想保护姐姐。”

    妈妈说,姐姐太漂亮了,是祸事,他要近距离的保护姐姐。

    玉溪气压本来挺低的,可听了这话,死劲的揉着玉清的头发,“你想的太简单了,不是姐姐打击你,外面的世界,不是乡村靠拳头,不是高中靠成绩,大学的校园,社会的缩影,包含了太多,你没有资本,空有头脑和力气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玉清愣了下,还挺呆萌的,玉溪忍不住又揉了下弟弟的头发,意识到,玉清的问题。

    玉清是学霸,可没有多少社交,没有几个朋友,学校也是独来独往的,这也造成了,看事情简单化。

    而父母每天都在为钱去忙碌,教育的孩子,只看品格,有时会忽略了,孩子的社交成长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自卑,哪怕学习再好,在高傲,也掩藏不了,心里的自卑。

    玉溪找了块大石头,海水拍打着岩石,听着海浪的声音,洗刷着灵魂的烦躁。

    玉溪拍着身边的位置,让两个弟弟坐下,她觉得,她要给弟弟们上课,她是长姐,以前没想过长姐的责任。

    现在补回来,她要做个尽职尽责的长姐,“坐好了,我和你们讲讲,我半年都经历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兄弟老实的坐好,玉溪看着海天一线,慢慢的讲着从踏入首都发生的事情,重点在于人际交往,社会的现实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,玉溪的屁股都凉透了,忙站起身,不能再坐着了,太凉了。

    玉清觉得,姐姐讲的,让他提前接触了要面对的社会,一时间迷茫了。

    玉溪拍着大弟瘦弱的肩膀,“所以不是你选择我和同一个学校,就能保护我,你要选择你自己喜爱的,在自己喜爱的领域中获得成功,只有成功了,你才能去保护想保护的人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玉清眼里逐渐清明,“明白了,我要考上最高学府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了,可还是要叮嘱,“人际交往也很重要,你还有半年上大学,这半年,尽量试着与人交往,不仅要交到朋友,还要交到值得交的朋友,好朋友宁缺毋滥,要看人品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玉清点头,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低头看着陷入沉思的玉枝,拉着小弟的手,玉枝的脸,不知道是害羞红的,还是冻红的。

    她和两个弟弟亲近接触没多少,可她也能分辨出两个弟弟的性格。

    玉清性质单纯些,认死理,人际关系不圆滑,但是有好品格,不怕吃苦,有一股子韧劲,性子随了爸爸!

    小弟玉枝,别看对她很害羞,可做事有理有据的,会举一反三,有着对外面世界渴望的心,从一直偷偷的听她讲外面事就知道,这孩子心不小,说的明白些,有野心,骨子里刻着不服输,像继母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性格,她也看明白了,她的掘随了爸爸,可大部分的性格像奶奶。

    天渐渐的黑了,姐弟三人快速的回家了,路过李家的时候,灯火通明的,隐隐还能听到争吵声!

    第二天,玉溪刚起来,郑琴拎着桶回来,“你爸一大早去买的鱼,今天中午吃鱼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鲤鱼,可真不小,“这么大,有十斤吧!”

    郑琴点头,“十一斤,你爸好不容易抢到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妈,留着过年吃吧!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过年再买,正好趁着你在家,好好给你们三个补补,以前是没能力,现在有钱了,嘴上的一定要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着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中午,饭菜都上桌了,爸爸也没回来,正想着,吕满在门外喊着,“快出来帮忙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