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五章 脑子有病(第五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母女二人买了就直接换上了,穿着洋气的新衣服,精神头又好,比城里人都像城里人。

    郑琴拎着袋子,凑近了一看,不认识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人穿着灰布衣服,头发上有着白发,人也拘谨,可能刚才喊出的话,已经是最大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女人拢了下自己的头发,“我是,我是王二花,你初中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郑琴尘封的记忆复苏,想起了王二花是谁了,“是你,当年举报我,让我无法念书的人?”

    玉溪没想到还有故事。

    王二花头低着,只能看到灰白的头发,“当年,我也是糊涂,我不是有意要举报你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?赔礼道歉?不觉得有些晚了?”

    王二花,“那个,我就是来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抿着嘴,“你的道歉,我不接受,当年不管如何,我这个人记仇。”

    说着拉着闺女快步的走了,只留下王二花呆呆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走远了,玉溪问,“妈,你上过初中啊!我一直以为,你识字是外婆教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回忆着,“我老子对我虽然不好,可骨子里是认同文化的,虽然不喜欢我,可依旧送我去念书,当年再困难,也没想过放弃,他认为,知识一定可以改变现状的,所以我也狠下心学习,上了初二了,我被举报了,连累了郑光耀,又正好时局紧迫,也让老头子明白了,他的幻想行不通,他就铤而走险,走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虽然不想承认,可郑老爷子,的确是个人物,说走就走,干净利落,还把继母给算计透了,“也不知道,还会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郑琴冷笑着,“只要没死,一定会回来的,家里一定还有个秘密的地方,他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回忆着,上辈子,她死前是没回来过,也可能回来过,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丝毫没被人破坏兴致,又去给老人买了衣服,最后买了些保养的化妆品,直到双手都拎不动了,才心满意足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,郑琴的只剩下一千了,花了个过瘾,自己还念叨,“换了前几日,我想都不敢想呢!”

    吕满心都在哆嗦,今天花的有些多。

    两口子花的过瘾了,随后也空虚了,整颗心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直到吴婶子上门,两口子才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吴婶子语气里满是羡慕,“小琴,你真的熬出头了,瞧瞧这一打扮,跟城里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嫂子说得对,苦尽甘来了,日后我啊,也能享福了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笑着,“自然是享福的,挖出来的小黄鱼,卖了不少钱吧!”

    玉溪抿着水,这才是目的呢!

    郑琴叹气,“是卖了不少,可你也看到了,花了不少,我们家还欠着老太太做手术的钱,日后还要调养,三个孩子也要上学,在修整修整房子,也没剩下多少钱了。”

    吴婶眼睛看着大彩电,都不够看了,的确花了不少钱,“那也能剩下不少呢!”

    郑琴掰着手指头,“我给您算算啊,小溪四年大学,学费不少呢,眼看着玉清也要上大学了,这都是负担呢!还剩下啥了,就算是剩下了,我们两口子还想养点东西,也不能坐吃山空不是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一算,的确是,又羡慕的道,“你们家孩子都出息,玉清一直都是学年第一,说不定给你考个状元回来呢!”

    郑琴抿嘴笑想着,“承您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很期待,弟弟比她念学好,一定能考上最高学府的。

    玉溪挺喜欢听吴婶子聊天的,吴婶子人情世故特别的通透呢!

    今天有吴婶子帮忙宣传,也能免去一些来借钱的心思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可晚上还是来了两家,郑琴没开这个口,一个都没借,回头还感慨,幸好,吕家不是大家族,没有那么多的亲戚,否则真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玉溪算了一笔账,家里剩下五万,五万块能干太多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玉溪换上衣服,独自去了商场,她手里除去给继母花了八百买衣服,还剩下六千二。

    家里的钱,不用她惦记了,她也不用省着了。

    先是给爷爷奶奶买了电视,也是二十一寸的彩电,三千,又给家里和奶奶家,买了洗衣机,一共花了两千。

    她的兜里仅剩下一千二了,剩下的钱,留着备用!

    吕满捂着心口,看着客厅的电器,这丫头,也是能花钱的,他可一定要多赚钱,这么一想,心里的空虚劲没了,反而满脑门子都在想,怎么多赚钱。

    郑琴就高兴了,“还是闺女心疼我,知道洗衣服冻手。”

    吕满心里酸酸的,晃了晃手腕,“已经四点了,做饭吧!”

    郑琴看都没看一看,吕满,“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偷笑,爸爸想显摆手表呢!

    玉溪家,还没过年呢,就跟过年了似的,每天都喜气洋洋的,尤其是家里的彩电接上了,坐在客厅看彩电,心里特别的满足。

    玉溪家高兴,李家就不怎么高兴了。

    玉溪路过老房子,老房子整个被翻过来了,随着越挖越深,李家的气压就越低。

    村里人都看了笑话,背后嘲笑着李家。

    李苗苗看到玉溪,更是直瞪眼睛。

    玉溪在家帮着继母收拾虾,李苗苗饶了进来,“玉溪,我妈给了你一千块钱,啊,那个,我说错了,小溪没要我妈的钱,没答应帮着卖房子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自导自演说错话,可惜,玉溪和继母头都没抬过。

    李苗苗吹着冷风,觉得更冷了。

    玉溪没听到声音了,这才抬头,“继续演啊,我还没听够呢!继续!”

    李苗苗脸黑了,脑回路在线了,明白了,吕玉溪拿继母的钱,根本就不怕她的挑拨,这一家子都知道的,“你们家,是不是知道里面没东西,所以才卖了,你们坑我们!”

    玉溪放下虾,“饭可以多吃,话可不能乱说,当时的情况都知道,买房子的可是你们家,我们可没上杆子去卖,你健忘?脑子有病,建议你去看看,市脑科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咽不下这口气,吕玉溪自己赚钱,家里又有钱了,她就不明白,她怎么就压不过吕玉溪呢!

    玉溪拍了拍裤子站起来,“你不走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拔腿就跑,玉溪满意了,继续坐下干活。

    郑琴懵了,“她好像很怕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被打怕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她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,闺女好像暴力了!

    这时村里来人,“村里有你们家的打电话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