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章 凄惨 (第二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一家子还有心思吃午饭,昨天我就说去看看,非不去,现在好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玉清年纪小,心里素质不大好,吓了一跳,手里的碗差点掉在了地上,玉溪忙扶了一把。

    郑琴微不可见的攥紧了筷子,配合着表演,急着问,“吴嫂子,出什么事了,瞧给我们家吓到。”

    吴婶急的直转圈,“大事,你们家老房子被人扒了,翻出了地窖,里面的东西都没了,哎呦喂,我就说,让你去看看,现在好了,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东西,一件都没落下。”

    郑琴微不可见的看了眼闺女,见闺女镇定的吃饭,莫名的心里有了底气,可戏还是要演的,惊慌的打翻了饭碗,“哎呦,杀千刀的,这是犯罪,房子还是有主的呢!”

    说着,急忙的跑了出去,鞋还甩丢了一只。

    玉溪在桌子下踢了爸爸一脚。

    吕满回神也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吴婶拍了下大腿,“哎呦,你们等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玉清都惊呆了,“刚才的是咱妈?”

    玉溪夹了口菜,“恩。”

    玉清继续道:“吴婶的腿脚好了?跑的好利索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错。”

    玉清,“.......”

    他姐真淡定,还有心思回他的话!

    玉枝最懵的,啥都不知道,“姐,发生了啥事了?咱家的东西丢了?”

    玉溪扒着饭,“恩,丢了,等爸妈回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玉清抽搐着嘴角,犹豫的道:“姐,咱们不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,我们都去了,好像知道里面有东西似的,再说了,家里也要人守着,赶紧吃饭。”

    玉清,“哦。”

    姐弟三人吃过饭,玉溪把留出的饭菜放到了锅里热着,又添了些柴火。

    她站在院子里,左邻右舍一个人都没有,都闻风赶过去了,老房子一定都是人。

    玉溪想去爷爷房子看看,最后忍住了,她现在不能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玉溪老远就听到继母的哭声,“哎呀,原来真的有东西啊,我当闺女的都不知道,爸,你好狠的心啊,现在好了,都没了,都被人摸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绷着表情,原来妈还有演戏的天赋,这一声声的悲鸣,听的让人心酸。

    玉溪怕了下脸,配上惊慌的表情快步的跑出去,忙扶着继母,“妈,妈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趴在闺女的肩膀上,头发挡着脸,微微换口气,这一路哭回来,差点喘不过气,真累,吸着鼻子,“闺女,都没有了,什么都没了,我心里难受啊,当年丢下我一人,不管我死活,要不是我命硬,说不定早就没了,我心里恨啊,留下了东西,一点都没告诉我,让我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,你奶奶的手术费都是借的,你们姐弟也没过过好日子,我恨啊!”

    玉溪拍着继母的后背,眼睛红红的,“妈,以前不知道照样过日子,你别难受了,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好。”

    吕满嘴笨,一直没坑过声,听着媳妇的悲鸣,心里特别的难受,“闺女说得对,别哭了,就当不知道,咱的日子照样过,走,回家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抬起头,头发凌乱的很,泪眼婆娑的,“回家,回家。”

    吕满扶着妻子,对着跟过来的乡亲们,“谢谢大家报信了,我妻子情绪不好,都回吧!”

    大家挺尴尬的,本来想着,吕家人一定知道地窖的,东西丢了,他们即幸灾乐祸,又兴奋。

    可跟了一路了,郑琴是真不知道,哭的他们心里酸酸的,郑琴多要强的女人啊,就没见哭过,瞧瞧今天哭的。

    玉溪环视了一周,看到了几个陌生人,万幸,严打过,这几年的力度也大,大家不敢真干伤人的事,否则,真挡不住人。

    玉溪低着头,老宅是个烫手的地方,要快些处理掉才行。

    玉溪一家子回了屋子,吕满扶着妻子回去躺着,玉溪坐在客厅,手指拨弄着茶缸子,心里琢磨着。

    直到门外的人都散了,吕满和郑琴才出来,郑琴小声的道:“累人啊,这些人都疯了似的,早就忘了,房子是我的了,我过去的时候,房子都刨没了,院子里都是泥土,钱财,让人疯狂。”

    吕满也心揪,“今天应该骗过去了吧!”

    玉溪摇头,“没有,这些人,一时半会不会散的,说不定还会摸进来,妈,昨天带回来的箱子,把小金鱼给我。”

    吕满觉得闺女胆子越来越大了,昨天敢干扫尾,今天更是一脸淡定,现在要小金鱼,“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玉溪指着门外,“我要转移注意力,扫尾是扫了,咱家老实一些日子,风波的确能过去,可我想更保险一些,断了所有人的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用不到小黄鱼啊?”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“小黄鱼大有用处,一会,咱们也去挖,让人更相信,我们真不知道里面有东西,不仅要挖,还要挖出东西来,小黄鱼是最好的,拿个小的坛子,里面放上小黄鱼,也能把小黄鱼名正言顺了,咱家日后用钱,也不用再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郑琴接话,“你故意这么做,还想卖了老房子是吗?”

    玉溪眼睛亮晶晶的点头,“对,老房子一天在咱家手上,这事就没完,现在只看到地窖,没看到的财富,村里人会凭空想象的,想象的空间太大了,也越危险,所以,老房子必须卖了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郑琴弯着眼睛,“只要再挖出东西,一定会有人上门的。”

    吕满听明白了,骄傲的很,“我闺女就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“时间不早了,咱们现在就去,在家里没进贼之前。”

    吕满站起身,“好。”

    郑琴接话道:“一家人都去,等一下,我去把东西再藏藏。”

    随后玉溪眼睁睁的看着继母,把人参放到了鲤鱼肚子里,又把玉镯子塞进了酸菜缸,最后的箱子狠了狠心,直接劈开送进了灶坑!

    玉溪看心都哆嗦,箱子也是钱啊!

    吕满不解了,“还藏着干什么,昨天不是商量好了,有些嫁妆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翻着白眼,“刚才哭的有些过了,哭的自己是比小白菜都凄惨,所以这些东西,要藏着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玉清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吕满半天才吭声,“时间不早了,走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