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九章 缜密(第一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走上前,凑近一看,也呆住了,我的天,她觉得,她可能真的做了个梦,死劲的掐了自己一把,疼,还好不是梦。

    一箱子的瓷器,整整齐齐的摆放着,有碗,有盘子,有瓶子,不知道哪一年的,但被小心的收藏起来,一定是有大价值的。

    另一个箱子里,都是画和书籍,看着也挺震撼的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钱啊,自从经济飞速发展,乱世的黄金,盛世的古董,古董的价格,直线上升,今年一个价,第二年翻几番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八十年代后,以前不值钱的古董,值钱了,掀起了各家挖宝的热潮,当然也有后悔,悔的肠子都青的。

    九十年代更是疯狂,国内外收藏家多了起来,有钱人都讲究古董,好像收藏了古董不仅能够提高逼格,还能升华出内涵一样。

    玉溪眼前的两箱子,随便拿出去一件,都能卖不少的钱,玉溪捂着心口,这可比上辈子被钱砸刺激多了。

    只有玉清年纪小不懂,“爸妈,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吕满回神,长出一口气,“没事,过来搬东西。”

    玉清,“哎!”

    郑琴怕儿子毛手毛脚的,“小心点,别摔了。”

    摔了一个,她的心都会哆嗦的,会心疼死她的,她小时候没少学,鉴赏能力虽然不强,可也知道皮毛,都是值钱的。

    一家子搬了一个小时,才搬完,吕满带着儿子,把青砖复原了,尽量恢复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家子才推着车子离开,直到都放到地窖里,才放心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地窖,坐在一角,“爸妈,我觉得,鸡蛋不应该放在一个篮子里面。”

    郑琴也发愁,“我也知道,可实在没地方。”

    玉清挠着头,“我知道个地方,我常年在海边转悠,知道个洞穴,洞穴不大,我的秘密基地,可以放些东西,很偏僻。”

    郑琴眼睛亮了,“你能保证安全吗?”

    玉清点头,“只有我和玉枝知道,没有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吕满道:“事不宜迟,挑些东西,我和玉清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蹲下来,“爸,先把几个小箱子开了,看看里面是什么,然后在分。”

    小箱子的锁好开,几斧子就砸开了,玉溪肉疼得很,箱子的木头一定是好木头,可没办法,没钥匙,只能暴力来了。

    四个小箱子,一箱子比较震撼,码的整整齐齐的小黄鱼。

    另外两箱子,珠宝首饰,玉首饰一箱,一箱珍珠和钻石的。

    玉溪是女人,对于小黄鱼,首饰更吸引她的目光,震撼啊。

    最后小箱子,药材,玉竹签在地窖开了就冒出来了,玉溪心里就有数了,箱子里有两个红布裹着,应该是人参了,还空余很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定是被人拿走了,只剩下了两颗。

    玉溪打开看了眼,眨了眨眼睛,没有她发现的好,主要是重量轻了不少,应该是百年左右的,难怪被留下。

    郑琴幽幽的道:“东西是不少,可拿走的更多,还有大件的瓷器和家具没发现过,应该还有地方,只是不知道具体藏在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吕满道:“狡兔都有好几个洞穴呢,何况是人了,不会放在一个地方的,这个地窖,应该是以备不时之需的,还有更大地方。”

    郑琴叹气,“可惜,我找不到,这东西,只会一代代传给家主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时间,“爸妈,已经两点半了,要抓紧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蹲下,拿着装人参的盒子,抓了十根小黄鱼,又拿出了一对镯子锁上,“这些放到家里,东西小,藏起来,不会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,点点头,大不了,当妈妈的嫁妆了,都知道妈妈是地主的闺女,东西有几个也正常,没有才不正常呢!

    玉溪又拿出了一串珍珠项链,见父母都看着她,开口道:“一会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最后郑琴分配着,直接分成了两半,一半留在了地窖里,一半送走。

    吕满带着儿子走了,玉溪拉着要回家的继母道:“妈,还要大扫下车子留下的痕迹,还要用爷家的小推车,用筐装上土,咱们要往村外推,造成是外乡人搬走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郑琴问,“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手表,“快三点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点头,“时间够,等我装上土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那我去清理下爸爸留下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母女二人分工明确,玉溪感叹,幸好冬天,土地冻住了,没留下多少痕迹,玉溪清理完了,郑琴已经装好了土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回到了老房子,故意弄出车轮子的痕迹,推着车子往村外走。

    先是走的正路,然后拐入了去山上的路,等到了山边,还推着车子上去,车子上有土,玉溪示意妈妈把土倒到挖过的山沟里。

    玉溪扯了些干枯的草,做了下掩饰,母女两人才回到了山下。

    玉溪这时拿出珍珠项链,扯断了项链,每隔一个地方,不经意的丢一颗珍珠。

    郑琴还以为闺女喜欢才拿的,现在明白了,这是为了做掩饰的,欣慰闺女的聪明。

    玉溪只丢了几棵,剩下的收了起来,丢多了,太像故意的了,“妈,回去的时候,像来的时候,蹭着鞋走,虽然特意换了大鞋,可还是谨慎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郑琴对闺女佩服的很,难怪闺女能开店,这丫头,心思够缜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车上没了土,可怕车胎压到干枯的草,母女两个人抬着单脚推车走的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可把玉溪给累惨了,就算是单轱辘的推车,也挺沉的,直到上大路,胳膊都麻了。

    到了村口,玉溪见到爸爸,吕满忙走过来,“你们两个也是胆大,留个纸条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吐着舌头,“以后不敢了,爸,你们藏好了。”

    吕满点头,“藏好了,地方隐秘的很。”

    玉溪放心了,“那就好,对了爸,我打扫了车子上的土,怕打扫不干净,爸一会在爷爷家,给车子上放上煮粪吧!”

    吕满摸了摸闺女的头,“闺女,幸好你不会犯罪,这尾巴打扫的利索。”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她原来做事可不这么小心,可自己开店后,又出了何佳丽的事,逼得她不得不谨慎,后来就习惯了,深怕有一个地方遗漏了一样,习惯真的挺可怕的。

    早上,一家人才睡了两个小时,必须起来,为了精神面貌好些,玉溪还给家人简单的画了下黑眼圈,至少精神些,用的就是继母不舍得用的粉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吃着早饭,没听到动静,抓紧时间睡觉,中午精神头好了一些,刚吃过午饭,吴婶是急冲冲的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