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七章 利用的彻底(第一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吴婶,“我还没老眼昏花呢,的确是老房子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郑琴放下手里的鱼,随后又拿了起来,“没必要去,一间破房子,能有什么东西,小年轻就是异想天开。”

    吴婶叹气,“可不是咋地,要不是隔壁有地主家翻出银元的,也不会摸到咱们村。”

    郑琴笑着,“那是他们不知道,当年我老子可带走了所有的东西,只留下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吴婶怀疑的心侧地没了,当年郑家的事还历历在目呢!“你也苦尽甘来了,行了,我也回去收拾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送你了,有空来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玉溪等吴婶走了,才小声的问,“妈,怎么回事啊!”

    郑琴撇嘴,“秋天的时候,隔壁村的地主家没人了,房子的地基被村里收回了,村子里一户给买了,挖地基的时候,挖出了坛子,坛子都是银元,这不,知道我家是地主,应该是摸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啊,吴婶刚才的神情,也有怀疑呢!”

    郑琴笑着,“财帛动人心啊,当然怀疑了,一坛子的银元不少钱呢!如果在发现几条小黄鱼,那就发财了,不过我的情况,村里人都知道,我爸不会留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忍不住猜疑,“妈,当年走的匆忙,如果真的带走,也不能带走的这么干净吧!东西太多动静太大,走应该是轻装上阵的,而且也不敢在车上带太多贵重的东西,危险啊!”

    郑琴手中的鱼掉到了盆子里,一下站起身,“我怎么没想到,当年我家,十里八乡的地主中最有钱的,就算瓜分了,只是瓜分房子田地,贵重的早就收拾起来了,当年我一点动静都没听到,带走的东西一定没多少,可能只带走了贵重的首饰和黄金。”

    郑琴一想,心里咚咚直跳,“可能,真的有藏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藏了东西,可能会再看到远走的父亲或是同父异母的弟弟,郑琴的心就不是滋味了,咬着牙,“凭什么等他们回来拿,走,我带你去找找,真的有,都搬回来。”

    玉溪忙拉住,“妈,现在是大白天,吴婶刚来,你就过去了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,老房子真的有东西,日后有的烦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坐下,“你说得对,哎,房子是我的,可也挡不住想法发财的人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琢磨着,“妈,我觉得,东西不会留在老房子的,你一直住着,要发现,早就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笑着摇头,“你小,不知道一些暗室和地窖的隐秘,在外面,你是看不出来的,你不了解老头子的心里,他留下我,可能不止是嫌弃累赘,说不定就是为了守住房子,你想,如果一个人都没有留下,房子早就被村里收回了,说不定被人挖出来了呢,你说,他还回来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玉溪瞪大了眼睛,对继母的爹,真是佩服又无语,“他就没想过,你自己一人日子多难,说不定过不下去了,自杀的又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郑琴心里复杂,“我从来没想过,最了解的人,会是从不亲近的父亲,他知道,我不会自杀,我会活着,因为不甘心,我要好好活着,才能恨他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挺沉痛的,“妈,你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的话,玉溪没说,说白了,还是在利用妈妈,而且利用的彻底。

    郑琴笑着,“妈不伤心,我早就过了伤心的年纪了,跟你说个秘密,当年他们跑了,我是恨过,可更多的是解脱。”

    玉溪发现,她所了解的继母,是继母想给她看的,继母真的性格,更理智,更果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时代限制了继母,继母一定是个人物!

    郑琴继续收拾着鱼,“等你爸回来,半夜咱们过去看看,要是找到了,都弄回来,你爸养鹅的资金就有了,如果资金多,我想把饲料一块做了,人都是跟风的,只要一家养鹅成功了,养鹅的养殖户,一定会多起来。”

    玉溪呆了呆,继母想的比爸爸深,爸爸能娶到继母,八辈子修来的福气,玉溪也说了自己见解,“还可以做猪饲料,鸡饲料什么,如果真的办了饲料厂,会有不少当地政策福利的。”

    郑琴复杂的看着闺女,“我一直觉得,你该是我生的,你都不知道,我明知道是何佳丽生的,可见到你第一眼就特别的亲,如果没有何佳丽插一杠子,应该是我嫁给你爸,说不定,你是我生的呢!”

    郑琴不止一次这么想过,有的时候,觉得自己都魔障了。

    玉溪还是第一次听继母说这事,“妈,当年你真的能嫁给爸啊!”

    郑琴点头,“当时,我想着慢慢来,因为有君玟,还有身份的问题,可没想到,何佳丽好像发现我心思,她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结婚当晚,她还在门口站了好久呢,这事可不能和闺女说,还好,虽然有了何佳丽人生并不完美,可现在完美了,她也没什么可求的。

    玉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能感叹,幸好继母和爸爸的缘分深,日后他们一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。

    郑琴看着突然笑了的闺女,心里高兴。

    昨天丈夫回来,虽然表面没什么,可她多了解丈夫,一下子就猜到说什么了,她是真的心疼孩子。

    下午爸爸回来,玉溪把老房子的事说了,又说了猜想。

    吕满,“先吃饭,晚上再去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除了玉枝睡了,其他人都没睡,直到半夜,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农村的半夜,没有人会出家门的,半夜十二点,都有忌讳的。

    四口人去了老房子,老房子屋顶都没了,风吹雨打的,更是破败的不成样子,像是要塌了似的。

    玉溪借着手电筒,打量着房子,两间屋子,很大的地方,一览无余,今天又有人翻找,刨过,什么异常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郑琴到底是大家族出来的人,从来不看屋子,目标明确,厨房。

    厨房里什么都没有了,全是黄土,唯一算得上完好一些的,土培的灶了。

    郑琴一点点的摸着以前堆放柴火的地方,扒着土,敲了敲,一寸寸的找着。

    玉溪看出门道了,东西一定在厨房,只是不知道在哪里,玉溪环视了一圈,目光停住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