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四章 杀杀锐气 (第二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递给年君玟,“王导要请你吃饭,找不到你,送我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快速的浏览着,嗤笑着,“终于不隐藏在身后了,的确是鸿门宴啊!”

    玉溪好奇的很,“那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,当然去,躲着不如早解决,免得继续纠缠。”

    玉溪赞同,“对,越躲着,好像越心虚似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笑着,“明天和我一起去吧,该说清楚的都说清楚,免得给你下绊子,日后麻烦。”

    玉溪想了想,“恩,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年君玟来接玉溪放学,两人坐车去的饭店,玉溪对首都的饭店不了解,可眼前,十几层高的楼房,门前停着的都是小轿车,也知道是高档的饭店了。

    玉溪笑着,“这是下马威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告诉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,让我们知难而退呢!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对王导一家子都没有好感,不真心对王爷爷忏悔,反而把心思都放在了我们身上,觉得挺可笑的,我要是王爷爷,宁愿把家产都捐了,积德行善,也不交给冷血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捏了下玉溪鼓鼓的脸蛋,“为了这些人生气不值得,走吧!”

    玉溪深吸了口气,才压下火气,“恩。”

    饭店里,只有玉溪二人穿的另类了,玉溪怕冷,第一场雪后,她就套路羽绒服了,能多暖和就多暖和,在满是高档呢子大衣的大厅,显得格格不入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穿的便服,虽然穿的不厚,不畏惧严寒,可穿的太随意,在看看大厅西装革履的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都在对玉溪二人行注目礼了!

    保安让他们进来也是难得了,可大厅的接待,语气就不是很好了,“这里消费高,不是学生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玉溪一点都不气愤,她才不傻,气坏了身子也是自己,冷着脸,“你们开门营业,是面对所有客人的,谁规定吃饭就要西装革履的,小同志,看穿着下菜碟,让我很怀疑你们饭店啊,员工素质这么低,直接反应饭店的形象,真让我怀疑,对不对得起,你们饭店的名字,浩然饭店!”

    接待的服务生,显然没遇到过玉溪这样的客人,以往碰到穿着不好的,只要一开口,就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,让他害怕了,在看两人丝毫没漏过怯,已经偏向于,惹不起的人,很快怂了,“是我的问题,我道歉,两位请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玉溪记得包厢,“不用了,订好了,三号包厢。”

    接待生语气更加小心了,包厢都是有头有脸人订的,微微弯了腰,“这边上楼。”

    三号包厢在三楼,玉溪顺着门牌很好找,门微微的嵌开了缝隙,能够听到里面的谈话。

    王甜甜的声音,“爸,你太厉害了,让他们连门都进不来,好好杀杀他们的锐气,每次看到他们傲气的模样,就想教训。”

    王导语气里得意,“你啊,日后有的学,这里面的门道多了,别以为学了些皮毛就觉得自己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,“知道了,日后我一定认真学,爸,爷爷到底有多少财产啊!”

    王导语气里有着激动,“我们家书香世家,当年没收了一些,但是你爷爷多谨慎的人,一定藏了不少,就算没藏,还回来的卖了也够一辈子花的了,何况还有两进的四合院,位置又好,老头又舍得钱休整,现在增值两百万了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惊呼着,“两百万,这么多钱,我目前拍的电影,成本才八十万,就这都算上大制作了。”

    王导哼了哼,“别大惊小怪的,你什么都好,就是眼界不够,小家子气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都是王导说教的声音,玉溪开了眼界,无耻小人,王导完美诠释了。

    随后听到,王甜甜的话,“妈,你来了就没坑过声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溪还想听,可服务员过来了,“两位是找不到包厢了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指着三号包厢,“找到了,正要进去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年君玟就推开了门,玉溪扫了眼包厢,王导的脸色黑了,王甜甜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显然,年君玟说的话,清楚的传到了包厢内,王导的脸色变了又变,猜疑的目光看着玉溪两人,想知道,玉溪二人在门外站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王导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最擅长的就是虚伪,脸上功夫,变脸快的很,笑着道:“我还想着要下去接你们,你们就到了,快,快入座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是扶着椅子,让玉溪先坐下,随后边拉着椅子,边讽刺着,“您不是想杀杀我们锐气吗?”

    王导脸都绿了,眼前的二人,全听到了,一时间,包厢内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玉溪渴了,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,瓷器碰撞的声音,打破了安静。

    王甜甜心里挺恼火的,她觉得在吕玉溪眼里,她暴露了真实的自己,可父亲使了眼色,只能她开口,“吕同学,你一定饿了吧,别客气,多吃些。”

    王导这才接话,“都动筷子,咱们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和玉溪可没客气,鸿门宴,他们来了,就不会亏待自己的,拿起筷子,专门挑自己喜欢的来,大饭店的厨艺就是好,小吃部是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玉溪二人认真地吃,几次王导想开口,都没张开,憋在嗓子里,特别的难受,灌了好几口酒。

    餐桌上各怀心思的,半个小时后,玉溪和年君玟吃饱了,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王导稳不住了,“你们要走?”

    年君玟擦着嘴角,“您不是写的明白,请我们吃饭,吃饱了,自然要走了,哦,对了,忘了和您说,谢谢款待。”

    王导,“.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差点没笑出声,年君玟装傻的能力,厉害啊!

    王导算是看明白了,他要是在绕弯子,今天就是纯请人吃饭,还不落好的一种,手中的酒杯用力的放到了桌子上,“既然来了,就别急着走,把话聊明白了,再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可不是吓大的,“我要是不想聊呢?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