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三章 鸿门宴(第一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何佳丽身边跟着一个小姑娘,梳着马尾辫,背着双肩包,与何佳丽长的十分相像,另一个男孩,仰着头,眼角看人,一副被惯坏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,玉溪都认识,同母异父的弟妹,小姑娘十七岁,只比玉溪小一岁,雷笑,性格懦弱,一直不被重视,又是婚外怀的私生子,一直被指指点点的,再有雷音在上面,胆子更小了。

    上辈子唯一干过最大胆的事,就是帮她开门,让她顺利逃跑了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这么早碰到雷笑,看着雷笑唯唯诺诺的跟在何佳丽的身后,充当着丫鬟的角色,玉溪心里的火气特别的大。

    何佳丽的眼里,孩子对于她,只有价值和没有价值两种,她和雷笑就是没有价值的,不,现在的她,比雷笑还没有价值。

    至于男孩,玉溪印象深刻,雷洛娇生惯养,唯一的男孩,再有个重男轻女的雷老太太,小小年纪,不学好,没五毒俱全,但打架斗殴,欺负人,拿手的很。

    玉溪觉得,这样的家庭,雷音性格没扭曲了,太感谢雷音外公了,唯一心疼雷笑,可她没有权利去管,想去帮忙,说不定吓到性格懦弱的雷笑。

    何佳丽一直哄着儿子,玉溪挡路了,才发现玉溪,自从吃了瘪,晚上做梦都是掐死死丫头的情节,“让开,好狗不挡路。”

    玉溪不紧不慢的回着,“这话还给你,好狗不挡路!”

    何佳丽黑着脸,心口抽痛,气的,“你骂我?”

    “这话有意思了,不是您先开口的,是你骂了你自己,我只是在学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何佳丽气的伸手要去推玉溪,可年君玟挡着,她一个女人,力气可没男人大。

    雷洛早就不耐烦了,“还在这里磨蹭,我要回去打游戏呢,赶紧走,丢人显眼。”

    何佳丽僵了表情,忙小心的赔笑,“妈妈的错,妈妈的错,我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雷洛哼了一声,快速的下楼,何佳丽也没心思在玉溪身上了,忙跟了上去,小心翼翼的,“慢点,慢点,别撞到自己。”

    雷笑一直瞪大了眼睛,忍不住多看了玉溪几眼,见玉溪看着她,忙低头跑了。

    玉溪直到看不见何佳丽的身影了,讽刺的很,“我倒要看看,何佳丽眼里有价值的孩子,日后能给她什么!”

    年君玟皱着眉头,“孩子从小看到大,十几岁了,再管已经晚了,日后有她受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高兴的很,“自己种的因,日后的果,自己尝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好了,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生气,我高兴着呢!”

    年君玟看着把自己保护很好的女孩,内心是心疼的,只有伤过,外壳才会坚硬。

    两人上楼,玉溪的目标明确,她没太多的资金,可相机是必需品,日后拍成品也要相机的,彩色的相机,再便宜,也要小两千,心疼死她了,都能买彩电了,心边哆嗦边咬牙,还是买了。

    最后转到了卖表的柜台,她需要一块表,年君玟尴尬了,他的工资在部队,他没带多少钱出来,满兜只有两百块。

    他想送玉溪表,以前,送表,就是认定这个人了,也是警告其他的男人,别惦记了。

    玉溪瞪着眼睛,“你拉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年君玟在玉溪耳边道:“表,等我回去送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忙摆手,“你送我很贵重的项链了,我不能再要你的表,你赚钱也不容易,我自己买就行了,我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这是标签,告诉其他男人,你是我媳妇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玉溪傻了眼,“啥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那是你年纪小,我听队里的老人说的,以前男生送女生表意义是不同的,这事没商量,等我回去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一把撸起年君玟的袖子,年君玟的表,不知道带了多久了,有的地方都掉漆了,“走,我给你买一块,今天我先送你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懵了,“给我买?”

    “对,给你买,送你的怀表,没多少钱,以前没赚多少,买不了贵的,今天给你换个表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怀表意义不同,救了我的命,不用再买了,我的还能带。”

    玉溪瞪着眼睛,犯了倔,“你要给我买,我就给你买,你说的话,我也还给你,哼哼,我也给你盖个章,你要天天带着,听见了没?”

    玉溪是真的心疼年君玟了,攒了五千块,眼睛没眨的给了她家,也没想过给自己换块表,省吃俭用的,她心疼。

    玉溪低头看着柜台里的表,嘴里一直念叨着,“表是男人的脸面,这回,你要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温柔的看着玉溪,说这么多,还是心疼他啊!心里滚烫滚烫的。

    玉溪狠了狠心,买了一块五百的,给年君玟带上,展开笑颜,“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摸着表链,“我会一直带着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觉得比自己买表都开心,完了,中毒越发的深了!

    下午回去,雷音凑在玉溪身边,“小溪,你未婚夫怎么了?干劲十足的,这一趟趟的,好像用不完的力气似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嘴角甜笑着,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稀罕知道呢!”

    玉溪一直傻笑着,雷音摇头,“恋爱中的女人啊!”

    玉溪翻着白眼,“你有功夫八卦我,给表姐打电话了没?”

    聊正事了,雷音正经了,“打了,表姐说,布料已经和她朋友联系过了,只要把颜色邮寄过去就行。“

    玉溪盘算着时间,”下个星期绣工就来了,拍了照片邮寄过去,时间太长了,先在本地买几块,你看呢!“

    ”行,就这么说定了。“

    下午,没多少事,年君玟拉着玉溪教防身术,幸好玉溪的身体素质不错,虽然酸疼的,可第二天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雷音就惨了,腿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年君玟休假的期间,一直在帮玉溪忙活着,承包了所有的体力活,隔壁的架子,都是他弄回来了,每次去看,玉溪感慨,家里有男人和没男人就是不一样!

    可相处的日子是短暂的,年君玟伤势彻底好了,他也要走了,习惯是可怕的,分离的时候,玉溪满是不舍,被打的措手不及!

    ”后天就走吗?“

    年君玟坐在玉溪身边,轻声的道:”恩。“

    玉溪头靠着年君玟的肩膀,”后天我送你。“

    年君玟侧头吻着了下玉溪的额头,”恩。“

    雷音的脚都不知道该不该进来了,没等纠结完,玉溪已经看到了,”你手里拿的什么?“

    雷音咳嗽一声,”请帖,王甜甜给的,你看看!“

    玉溪接了过来,只有一个反应,鸿门宴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