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章 周大妞 (第三更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年爷爷塞到玉溪的怀里,“当天说好的,我可不能让君玟结婚后还还钱,他可是要养家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觉得手里的钱特别的沉,“当天是开玩笑的,药能够救您,我特别高兴,钱真的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正好进来,“你不要,爷爷心里会一直惦记着。”

    年爷爷接话,“就是,就是,你不要,我心里一直想着,可养不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玉溪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,“这也太多了,给我一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年爷爷虎着脸,“看不起爷爷吗?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拍了下玉溪肩膀,“拿着吧,这也是爷爷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拆线就能够出院了,年爷爷一起办理的出院。

    玉溪跟着回了家,年爷爷住的是干休所配的房子,独栋的小院,如果年爷爷去世,房子是要收回的。

    年爷爷身体好了不少,在院子里溜达,嫌弃年君玟一直看着他,“我不用你看着,你们小年轻,该约会约会,别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见爷爷走的平稳,气息均匀,“你也别太累了,溜达一会就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玉溪二人出了大院,玉溪才自在些,院子里太严肃了,几步一站岗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拎着包,“走吧,先把钱存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到了银行,才知道,有小两万。

    年君玟开口道:“五千块钱不用还我,也算是药的钱,日后我的工资也给你,直到还清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瞪大了眼睛,“你真的要还啊,爷爷给的两万已经够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捏着玉溪的鼻子,“孙老多少钱,我就多少钱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没吭声,心里有了别的想法,年爷爷和年君玟的钱,她是一定不会要的,就当放她这里存着,日后都存在新折上。

    眼看着中午了,找了家饭店,年君玟看着玉溪,心里痒痒的,“咱们去看电影吧!听说g市的警匪片,武打蛮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该看过的,上辈子都看过了,她都记得,玉溪的迟疑,年君玟看在眼里,“不看电影也行,你有什么要忙的吗?”

    玉溪蛮不好意思的,“我的确有些事,计划好的,你看,明天我在陪你看电影怎么样?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不是非要看电影,能陪着你就行。”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“年同志,老实交代,你回去是不是没少学经验?”

    年君玟咳嗽一声,“我就是听听,臭小子们说,电影院的气氛好。”

    他是不会说,黑漆漆的,能够拉拉手什么的!

    玉溪好奇了,“你在的队特别保密的一种吧,有家属院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训练的地方是保密的,进出人员都是要提前申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属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在军区大院,为了方便,一般都在附近的大院,我们队,就在首都郊区的大院,我没去过,等咱俩结婚了,应该会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玉溪无语了,“我就是问问,你倒好,上来就结婚,我发现,年同志,你怎么动不动就提结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女朋友长得漂亮,娶不到家里,我这颗心,一直不落地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呵呵,你想娶也不行,法律规定,二十周岁,而且我还在上大学,怎么都要等到毕业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弯着眼睛,“那可说好了,毕业就结婚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我发现你的套路挺深的,这才是你的目的吧!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笑着吃完了午饭,下午玉溪去了周边的刺绣厂,如她意料的一般,大部分都倒闭了,大门紧锁着,院子里荒废了许久,长满了干枯的野草。

    还有的,厂子被收购了,卖了厂房,改成了别的厂子。

    玉溪感慨着,“人力成本高,效率低,已经被经济淘汰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也挺沉重的,“日后的工作不好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没有文化的,找工作的难,机械会慢慢的取代人力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忧心的很,像他们有军功,有文凭的,哪怕真的受伤专业了,也是有单位接收的,可大部分服兵役的,没有那么多岗位可接收,哪怕有转业费,可没工作,养家都是难题。

    玉溪在厂子边转了一圈,连个看大门的人都没有,这让她上哪里找下岗的师傅,有些不甘心,难道她白跑一趟?

    可最后一家厂子也走完了,大门依旧紧锁着。

    年君玟看了眼周边,“厂子的工人家属区应该都不远,咱们到附近打听打听,看看能不能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玉溪实在想不出好办法了,“好,到处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边要出首都了,很少有楼房,都是平房,和市里完全是两个世界,市里楼房林立的,可这边,街道窄,到处自建的棚子,每家每户地方都不大,一个院子里,住着五六户人家。

    最值钱的自行车,用两把铁锁锁着,电线,有限电视线杂乱的交叉着,眼看着快到做饭点了,有的人家已经升起了炉子。

    已经进入十一月份了,天气冷的很,真没几个人出来,连孩子都挺难看见的。

    玉溪和年君玟穿过一条街,只遇到几个不大的孩子,也没问出什么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条街,才看到小卖店,玉溪推门买了一把糖果,顺势问着,“大姐,您是老住户吧!”

    店主找这钱,“对,老住户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忙问,“那您知不知道,谁家有绣工?”

    店主把钱递给玉溪,“我们这边厂子多了,自从大部分厂子倒闭后,好些人为了出路都搬走了,现在住的大部分,都是从外省来打工的,我认识的几个,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也明白,厂子倒闭很长时间了,该走的都走了,只是想碰碰运气,失落的道:“谢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小卖店,玉溪看了眼天色,“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找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地方太大了,咱们两个没头苍蝇似的找,不是办法,我想回去印些招聘广告贴过来,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不错。”

    玉溪两人走出了巷子,往公交车站走,迎面周大妞走过来,仔细看了玉溪好几眼,“姑娘,挺有缘分的,是你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