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九章 不妥协(第二更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王甜甜娇生惯养的,疼,觉得玉溪的手像钳子,又怕吕玉溪真的打她,一声不敢吭。

    玉溪甩开王甜甜的手,王甜甜握着手腕,恶狠狠的看着吕玉溪,想放狠话,可对上玉溪的眼睛又憋了回去,狠狠的跺着脚,走了。

    雷音上前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玉溪把关系简单说了一遍,雷音瞪大了眼睛,“今天她来王导的意思吧!”

    “恩,没有王导的允许,王甜甜不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导的能量挺大的,你说,他不会想办法对付咱们吧!”

    玉溪沉思着,“我们不是演员,也没出校园,他能怎么对付我们?再说了,他也不敢,不过还是要预防下,我们要做道具服装,让黄亮出面就好。”

    雷音放心了,看了眼手表,“小溪,你也该买块手表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摸着光秃秃的手腕,没有手表的确不方便,“恩,该买一块了,时间不早了,咱们也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雷音坐车回家了,玉溪电话亭打电话给表姐,把道具服装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周玲玲听过后,惊到了,“我才发现,你心里注意不少啊,一次比一次大,不是表姐说你,人要一步一个脚印,刚会走就要跑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出表姐委婉的意思,回着,“表姐,我心里有数,我没有好高骛远,我真的有成算的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,“我就怕你刚成功了,再失败了,打击你的自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失败是成功之母,如果连面对失败的勇气都没有,是不会成功的,表姐,我真的有信心,相信我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就信你一回,不过,我手里没那么多的钱,只有两万,剩下的要从我妈的手里拿,我妈知道没事吧!”

    玉溪把玩着电话线,“没事,反正大姑都知道开店的事了,不过希望大姑继续帮忙瞒着家里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笑着,“知道了,等我明天给你汇过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嘿嘿傻笑着,启动资金有了,“对了,表姐,你认不认识靠谱的布厂,我想定制一些布料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,“认识,我朋友家是开布厂的,你要什么颜色的,跟我说,我帮你订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,等接到了单子,再订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信心满满的,我更期待成功了,加油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玉溪挂了电话,往回走,心里想着,还需要个相机,用相机拍下需要的颜色,才是最准确的,而且还需要刺绣的师傅。

    现在很多的厂子纷纷倒闭,尤其是刺绣厂,自从有了机器替代人工,大批的工人被辞退,她不需要大师,只要秀工就好,休息的时候可以去找一找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想到下岗,玉溪挺唏嘘的,爸妈的年代,能成为厂子里的职工,那是被羡慕的对象,可现在,大部分的工人都下岗了。

    下午上课点,雷音才回来,有些闷闷不乐的,坐下后小声道:“我外公想见见你,才给我钱,他不信任你,也不信任我。”

    玉溪没生气,她看的明白,“因为你外公爱你啊,所以才想见我,不是不信任你,只是想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雷音趴在桌子上,“外公顾忌何佳丽,到时候真说什么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眨着眼睛,“放心好了,我心大着呢,就是有些紧张啊!”

    雷音轻笑了一声,“我外公长得不吓人的,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点头,“好了,先上课。”

    晚上放学,店不开了,雷音带着玉溪去了定好的饭店,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饭店,很家常的一种。

    玉溪心里的压力少了许多,对雷音的外公好感更多了,不是奢华的饭店,没给她下马威,这是真心的想见见她。

    简单的包厢,老人家先到的,列宁装一丝不苟的,可见是个严谨的老人。

    雷音见只有外公一人,放心了,“外公,你先到了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笑着,“我没事,就先过来了,你们走累了,快坐下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雷音拉着玉溪,“外公,这就是我好朋友,吕玉溪,玉溪,我外公。”

    玉溪乖巧的喊着,“赵爷爷您好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点了下头,“坐吧,别拘谨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玉溪坐在了雷音身边,赵老爷子抿着茶水,对着服务员道:“先上菜。”

    饭菜上的很快,等菜上齐了,老爷子,“吃吧,别客气,咱们边吃边聊,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玉溪想说,她真的不紧张,“恩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给雷音夹了爱吃的菜,对着玉溪道:“我听音音说了你的事,真没想到有这层关系在。”

    玉溪放下筷子,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话锋一转,“你就不恨吗?何佳丽抛弃你,见面又不认你,你就没想过报复吗?”

    玉溪直视着老爷子,“说不恨就虚了,可为了报复人渣,让自己陷入进去,我觉得不值得,而且我认为,我只要过得比她好,就是最大的报复,您好的意思我明白,您放心,我和雷音做朋友,不是为了利用雷音去报复。”

    赵老愣了下,“你倒是快人快语,你既然说了,我也没绕了,我的确不放心你,开始和雷音开店,没多少钱,我不计较,只要雷音开心就好,她从小没朋友,哪怕你别有用心,也没关系,可这次拿五万,让我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语气没变过,“您不放心是对的,我不会做保证,赔了我担着,让您放心,做买卖有赚有陪很正常,我不想多解释,我继母告诉过我,做人对得起心就好,我是真心把雷音当朋友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表情挺严肃的,雷音忍不住拉了下外公的衣服,玉溪没想妥协过,她连坚持都没有,何谈让雷音的外公信任她。

    赵老先笑了,“你挺有意思的,与何佳丽不是一样的人,今天见到人了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一喜,知道过关了,雷音高兴的跳起来,“谢谢外公。”

    赵老乐呵呵的,也对玉溪做了邀请,“有时间和雷音回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玉溪应着,心里也明白,老爷子还是不放心她呢,这是在眼皮子地下才放心呢!反正她问心无愧,她不怕。

    晚上饭后,雷音顺利的拿到存折,回去的路上一直说着,叽叽喳喳的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周六,年君玟拆线的日子,玉溪早早的过去了,年老爷子递给玉溪包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玉溪摇头,“我不能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