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八章 别惦记
    玉溪刷新了底线,“还有比这个更畜生的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讽刺的笑着,“有,王爷爷的妻子,知道儿子干的事,气的晕了过去,可等待的不是儿子的忏悔,而是儿子疯了一样,拉着亲生母亲去剃头,这彻底击倒了王奶奶,王奶奶夺了剪子自杀了,尸体被草草的葬了,连件得体的衣服都没穿上。”

    玉溪颠覆了三观,她知道当年乱,可王爷爷儿子干的,让人毛孔悚然,“我的天,在电视上看王导,温文尔雅的,真没想到,竟干过这么畜生的事,不,说是畜生都侮辱畜生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嗤笑着,“你说,孙芊芊知不知道这些事,是我蠢了,一定是知道的,物以类聚,人与群分,真理。”

    玉溪想问年君玟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最后忍住了,她不能伤口上撒盐,握着年君玟的手,“我们幸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笑着,“对,我们幸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接着道:“我看王爷爷是不会原谅的,刚才对王甜甜的态度好冷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爷也当过官的,城府深的很,王导的伎俩,看的清清楚楚的,也正是看得清楚,所以才更心寒,有时候我觉得,命运挺作弄人的,我想远离,可偏偏推到你面前,挺讽刺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有同样的感慨,“躲不掉,那我们就直面面对,我们问心无愧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问心无愧,该心虚的是她们。”

    玉溪扶着年君玟躺下,年君玟伤还没好,也挺累的,盖着被子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玉溪坐在一旁,削着苹果,边想着,上辈子,年君玟死了,打击的并不仅仅是年老爷子,还有王老爷子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有些印象,王甜甜的衣服越穿越好,好像就是开学几个月后,戴的首饰,更是名贵,所以王老爷子上辈子也出事了。

    她间接的救了年君玟,又影响了年爷爷,现在都没出事,王爷爷也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她发现,她的重生,改变了很多,她也更有信心,她的未来会更好,咬着削好的苹果,真甜。

    下午,年爷爷才醒,孙老来看过,恭喜没事了,让回去修养,免得在医院起疑。

    年爷爷最后决定,等年君玟拆线了,他也跟着出院。

    药效很好,一直躺着的年爷爷,下午能简单的挪动脚步了,晚上的胃口更是好的很,要不是怕胃承受不不住,都想吃红烧肉了。

    今天玉溪没等到晚上回去,五点吃过饭就回去了,下午的时候,还办了件大事,开了一张存折,把钱存了进去。

    玉溪到店里,雷音正忙着呢,放下包,两个人忙了一个多小时,才闲了下来。

    玉溪拿出存折,“我有五万块钱,等明天给表姐打电话,就可以提前准备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雷音拿着存折,“五万,这么多,昨天没来得急问你,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玉溪药的事不能说,早就想好了托词,“我从君玟手里借的。”

    雷音合上存折,“你还没结婚就管他借钱,他的家会不会对你有不好的想法啊,你把钱还回去吧,借我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暖暖的,雷音是真心为她考虑的,“放心好了,不会有不好的想法的,我们两家的关系挺复杂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多想?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,放心好了,我都想好了,前期十五万,我们一人五万,这个产业和店里是分开的,分成平均分。”

    雷音心里火热火热的,才十八岁就能干这么大的事,“那我明天去找外公拿钱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拿出本子,记录着要招聘的人,她还要在租个房子,隔壁,她觉得老天都要帮她,隔壁要去住楼房了,四合院不舍得卖,整栋出租的。

    她明天就可以把院子租下来,就是招聘人员了。

    咚咚敲门的声音,王甜甜拎着小包,站在门口,“吕同学,你回来了啊,我还想着能不能碰到你呢!”

    玉溪自从听了王爷爷的故事,对王甜甜更反感的,知道王甜甜不是来租衣服的,故意道:“王同学,来租衣服啊!”

    王甜甜扫了眼挂着的衣服,嫌弃的很,笑容僵了下,“对,我来租两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玉溪站起身,“这边来看看,这边是刚清洗过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攥紧了包,笑着走过来,指尖摆弄着衣服,随意的问,“真没想到,你未婚夫就是爷爷认的孙子,原来我们还有这层关系呢!真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玉溪浅笑着,“我以为作为王爷爷的孙女,你早就知道了呢!”

    王甜甜眼角下搭了几分,“我们和爷爷有些误会,这些年,爷爷都过不去心里的坎,所以一直知道爷爷有个没血缘的孙子,可没机会见,今天第一次见到。”

    玉溪没回话,王甜甜继续道:“老人家早晚要原谅的爸爸,吕同学,你也知道,血浓于水不是,血脉里的亲情是替代不了的,我相信爷爷会原谅我们的,到时候请你去爷爷家里玩。”

    玉溪从王甜甜说没有血缘,就知道来的目的了,“你想通过我的嘴,告诉君玟,你没有血缘,别惦记不该惦记的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习惯了绕着弯说话,第一次被这么直白的说出心思,挺尴尬的,“既然说开了,我也不藏着掖着,我们很感谢年君玟在农村时候的照顾,可以给他钱作为补偿,但是不该惦记的还是不要惦记的好,他只是一个外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玉溪知道年君玟的为人,年君玟从始自终都没想过要王爷爷的财产,这么多年,他没多花过几个爷爷一分钱,都是靠自己赚来的,王甜甜的意思,说的君玟好像只惦记财产的小人一样。

    玉溪生气了,攥紧了王甜甜的手腕,逼着王甜甜靠近,“内心肮脏的人,想所有人都是肮脏的,你们想方设法要的,我们不稀罕,口口声声的说着血浓于水,可干的事,我说了都觉得脏嘴,你给我记住了,我脾气不好,想要脸上留印子,你大可继续说,现在离开店里,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