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七章 恨
    因为年君玟比较激动,站起身却没上前一步,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玉溪没回王甜甜的话,起身站在年君玟身边,轻轻的扯了年君玟的衣服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皱着眉头,“君玟,见到王爷爷不高兴?怎么板着脸?恩?”

    年君玟看了眼王甜甜,“王爷爷,您来了,孙老在病房里面,现在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忧心忡忡的,“前几日看着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受伤的事,爷爷知道了,一时激动,没事的,有孙老在呢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瞪大了眼睛,拄着拐棍快速的走过来,干枯的双手摸着年君玟,“伤哪里了?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情挺复杂的,“我没事,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呼出口气,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心里一肚子的疑问,乖巧的走过来,“爷爷,这位就谁啊?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看了眼孙女,脸上的亲昵没了,板着脸,“行了,你也回去吧,告诉你爸,别动小心思了,当年的事,我这辈子不会忘,说过的话也不会改变的,他不是我儿子,你日后也不用再来了,走吧!”

    王甜甜到底年轻,当着认识人的面,亲爷爷撕她脸皮,脸皮挂不住了,涨红着,委屈的眼睛含着泪痕,“可您就是我爷爷啊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摆手,“走吧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心里气愤,哄了这么多年,老头的心肠石头做的,可想到爸爸的话,吸着鼻子,继续装可怜,“那好,我先回去,您腿脚不好,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明白了,也终于想起王老爷子是谁了,年君玟认下的几个爷爷之一啊!也是帮她转系的人。

    竟然是王甜甜的亲爷爷,瞄了眼年君玟,难怪年君玟脸色难看,他怎么都没想到,竟然和亲妈有这层关系,也幸亏年君玟绷得住表情,换了她,心态早就蹦了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看着玉溪,笑着,“你就是小溪吧,让君玟带你来见我,这小子说时机不对,没想到,先带来见年老头了,我这个爷爷啊,一直排在最后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语气酸酸的呢!

    玉溪解释着,“是我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更乐了,“这就护上了,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玉溪脸红了,反应过来,老爷子在逗她呢!

    年君玟扶着老爷子,“王爷爷先坐下,要等一会呢!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放下拐棍,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坐在一旁,顺口问着,“刚才的就是您孙女?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叹着气,“是啊,我那儿子的大女儿,这些年,没事就来,可我一次没让进过门,他们也有办法,我的行踪比我都清楚呢!怎么都能碰上,今天在医院门口等着呢!”

    玉溪咂舌,这才是机关算尽啊!

    年君玟,“难怪我在家里没见到过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摆手,“我的家,他们别想进来,一想起当年,我就恨呢!再看看我的腿,这些年,念在骨血上没报复,已经是最大的容忍了,他倒好,利用我名头,我懒得计较,可看我没两年活头了,这是想榨干我给他铺路,还想得家产呢!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触动挺大的,老爷子语气平稳,好像说的别人的事,可藏不住心死的悲伤。

    年君玟抿着嘴,“你一定长命百岁的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眨着眼睛,“对,我要长命百岁,我还没见到你生娃娃呢!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到时候,接您过来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乐了,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脸红红的,这还没结婚呢!孩子就出来了,唯一有些遗憾,只能生一个,哎,她想什么呢!不害臊!

    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,期间年君玟扶着王老爷子走了走,活活血,又等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孙老满头是汗的出来,精神头有些不济,“我先休息下,醒了来叫我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忙进了病房,年老毫无血色的脸上,红润了许多,呼吸平稳,一直紧锁的眉头舒展,睡的很沉稳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围着病床转了两圈,“老孙的本事神了,我上次来,老年的脸色还灰沉沉的,现在,好像年轻了几岁似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孙老是国手,医术了得,今天有了突破,没成想效果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点头,“当年老年真是走了狗屎运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王爷爷,您等了这么久也累了,先回去休息吧,等爷爷醒了,我打电话过去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叹气,“那行,我先回去了,你也不用给我打电话了,瞧着老小子的模样,一定没事了,我明天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扶着,“好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王老爷子摆手,“你送我到楼下就好,司机在下面等着呢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玉溪跟着下去送的人,回到病房,玉溪道:“这药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所以,一定要保存好了,谁都不能告诉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对了,王老爷子和他儿子有什么矛盾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掀开被子躺上床,调整了身子,陷入了回忆,“你也知道,当年三位爷爷被下放到村子,年爷爷和雷爷爷没受伤,可王爷爷来的时候是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王爷爷的腿是当时受伤的?”

    年君玟点头,“恩,腿被打断了,后来接了回来,可缺营养,又要劳作,当年要不是年爷爷和雷爷爷干活照顾他,说不定王爷爷已经没了,虽然好了,可住的环境不好,受了凉,腿上留下了病根,这些年,一直住着拐棍,刮风下雨天钻心的疼。”

    玉溪聪慧的很,惊呼着,“王爷爷的腿伤是他儿子干的?”

    年君玟点头,“恩,王爷爷只有一个儿子,开始并没有被波及到,他为人小心谨慎,其实能够平安度过的,可他儿子,爱幻想,爱浪漫,学的又是电影方面的,藏了不少的书,被抓到了,牵连到了王爷爷,为了摆脱嫌疑,诬陷自己的父亲,为了断绝关系,还打断了王爷爷的腿。”

    玉溪瞳孔紧缩,“畜生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点头,“的确畜生,这并不是王爷爷最恨的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