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六章 意外的人
    李苗苗围着围脖,这还没冬天呢,显得特意的另类。

    玉溪无语了,伪装的也太不走心了,装作没看出来,绕过了李苗苗。

    李苗苗只露着眼睛,瞪大了眼睛看着玉溪从她面前走过,心里恨得要死,可想到黄亮的话,咬着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溪,我正要去找你,有好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一个眼神,玉溪结合黄亮的来意,就知道李苗苗来干什么了,“没兴趣,别跟着我,再跟着我,揍你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吓得后退了一步,可不甘心,她不能让玉溪答应了黄亮,小心的跟在身后,“黄亮来找你了吧,我看在一个村的,告诉你,黄亮没安好心,他抽成多不说,还别有目的,像你这么漂亮,很多人惦记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停下脚步,“左边右转,别让我看见你,三个数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停下了脚步,再听到二的时候,撒腿就跑了,反正该说的已经说了,深怕玉溪追着她打一样。

    玉溪弯着眼睛,她就知道,对付李苗苗这样的狗皮膏药,没有打不服的,一次不行,那就两次,动手就是比动嘴爽。

    现在多好,耳朵清净了,心情也好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就买了鸡回来,还买了一些枸杞,玉溪利落的炖上,等汤开了用小火慢炖,然后就回医院了,晚上的时候在回来取汤就好了。

    回到医院,年君玟已经醒了,正靠坐在床边看是报纸。

    病房是年老爷子的,年君玟的床是后加进来的,也能方便的照顾年老爷子。

    年君玟见到玉溪,脸上欢喜,语气里又有些小委屈,“说好陪我的,我一醒人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炖了鸡汤,等晚上给你和年爷爷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饭店的也挺好的,你来回折腾,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边倒水,边道:“饭店是方便,可熬的时间不够,而且料给的也少,我正好有地方能做,累点不算什么,来,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接了过来,眼睛尖,一眼看到了手掌上的刀痕,放下杯子,抓着玉溪的手,“怎么伤到了,走,我带你处理下。”

    玉溪毫不在意,“这点小伤不算上,小时候刚会做饭,伤的多了,没事的,你看一点都不深,明天就好了,我肉皮合。”

    可惜年君玟不听,“在你眼里是小伤,在我眼里就是大伤,你流一滴血我都心疼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看来你的伤真是没大碍了,这才好点,嘴上就不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不傻,好不容易相聚了,又受伤弱势中,绝佳的机会,再不攻城略地,更待何时,“我说的是真的,看我真诚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玉溪还真的凑近了两份,认真的看了,“我只看到了瞳孔和眼白,别的什么都没看见,真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被将军了,指尖忍住去挠玉溪的掌心,玉溪的手掌不干农活了,白了嫩了,年君玟摸着手感特别的好。

    玉溪对年君玟的攻城有防备,可这直接上手,丝毫没准备,羞红了脸,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,想一直牵着。”

    玉溪怕被人看到,更怕年爷爷再醒了,不敢大声说话,只能挣扎着,可她力气小,她脸憋得红了,年君玟纹丝不动的。

    玉溪瞪圆了眼睛,嫉妒了,眼睛转了下,“给你握着也行,但是你答应我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没昏头,笑着,“你说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学些擒拿,你有没有认识的人,能够教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正色了,拉着玉溪坐下,“你不提,我也要说的,最近的危险分子有些多,你们小姑娘不要自己一个人出门,没事就在学校里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玉溪知道不是开玩笑吓唬她的,点头,“我哪里也不去,不过我认为,还是要自身强大一些的好,你认不认识能教擒拿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忍不住捏着玉溪的鼻子,“当然认识,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玉溪几个呼吸,就高兴了,“对啊,我怎么忘了你休假,可是你的伤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要拆线就能出院了,我能修养一阵子,正好教教你防身术和擒拿,基本的交给你,在留一套锻炼的,你自己坚持练就行,等我在放假,在亲自教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放心了,又和年君玟说了学校的事,还问道:“今年要一起回去过年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摇头,“虽然修养的假期不算正常放假,可我也不能确定能否休息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挺失落的,但是自我调节的快,很快就压下了小失落,“那我等你放假了,在一起回去,哼,你不和我一起回去,我才不告诉爸妈,咱俩处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.......”

    看来,他要努力的攒假期了,等下次去,直接订婚才好,心里的算盘打的响着呢!

    见玉溪得意的笑模样,心里偷笑,先让她得意一时。

    热恋期,最宝贵的就是时间,总觉得时间走的有些快,玉溪取了鸡汤回来,天色就不早了,等鸡汤喝完了,年老爷子不放心,硬是让吴叔送玉溪回去的。

    而且送到了楼下,玉溪说在门口下,可吴叔不变通,命令就是命令。

    最后玉溪等吴叔走了,才去店里找雷音。

    两天的时间,很快过去了,第三天,玉溪请了假,早早的去了医院,她很期待药丸的效果。

    孙老爷子是八点多来的,神采奕奕的,好像年轻了好几岁似的,走路都带风,拿着三个药瓶递给玉溪,“还剩下三颗,小溪啊,你可收好了,万不可丢了,还有没事不要打开药瓶,会流失药效的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玉溪小心的拿着,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孙老又掏出个包,“这里是五万块钱,里面还有半块玉,日后找我,拿着它来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咚咚直跳,这是信物,“谢谢孙老。”

    孙老摆手,“行了,你和君玟先出去,我要给老年喂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和年君玟出来,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眼睛时不时的看着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吕玉溪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玉溪回头,愣住了,王甜甜,但是她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王甜甜身边的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