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四章 占便宜
    ..,

    玉溪除了隐瞒玉竹签,其他的都没说谎,全交待了,“经过就是这样,我擦柜子的时候,碰到了机关,掉出来的,本来想给奶奶补身子,今天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复杂的很,想到玉溪送的表救了他,忍不住给玉溪找借口,有的人天生运气好。

    但还是要叮嘱,“日后万不可不谨慎,今天不是孙老,你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眨着眼睛,“但今天有你在啊!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翻滚着岩浆,像是要融化了他一般,握紧了玉溪的手,这是玉溪对他的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玉溪手被握的有些疼了,“快松手,手要断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忙松开手,想到人参的价值,抿着嘴,“药丸的钱,我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气的鼓着眼睛,“你一定要和我分得这么清楚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幽幽的道:“当初是谁先跟我分的这么清楚的?恩?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当初是她!一定要还五千块钱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眼里带笑的揉着玉溪的头发,“一次性给你是不可能了,我和爷爷的钱连半个药丸都买不起,所以我打算分批还,每个月工资都交给你,交一辈子偿还如何?”

    玉溪心脏咚咚直跳,这告白挺另类的。

    可眼睛一转,“你用一辈子的工资还药丸钱,那你拿什么养我和孩子?”

    年君玟嘴角的弧度更大了,嘴边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抢了先。

    年老爷子睁开眼睛,“咳,我的退休金和君玟的工资还药丸的钱,结婚前应该能还清了,君玟婚后的工资都拿来养家。”

    玉溪的耳根子滚烫滚烫的,刚才的谈话,老爷子都听见了,手脚都不知道要放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见爷爷醒了,高兴的扶着爷爷起来,拿水杯,“喝点水润润嗓子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很虚弱,低头喝了两口水,嗓子好受了不少,含笑的对孙子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年君玟知道爷爷有救了,心里松快,回眨了两下,爷孙两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玉溪,害羞的没敢回头,羞死了,她刚才说了孩子,没结婚呢,她怎么说出口的,还被老爷子听到了,她以后怎么见人。

    年君玟拉着玉溪的手,“爷爷,玉溪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笑着,“好,好,都长这么大了,我听君玟说在上大学,好丫头,有本事,早就想见你,可我这身子骨不行,见不了人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着老爷子瘦的只剩骨头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,一个上过战场的人,愣是不能下床,太煎熬了,“你会好起来的,等身子好了,我和君玟一起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笑容更深了,自家的小子,自己知道,多年的惦记,终于成了,“那我就多活两年,看着你们结婚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见孙子身上的病服,心疼的不得了,“我有时候想,如果当年没顺着我得意考军校,顺着你雷爷爷的安排,你平平稳稳的,一定另有一番作为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知道,他三次受伤,爷爷的感触是最深的,“爷爷,我热爱我的职业,它是神圣的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眼里闪动光亮,是啊,神圣的,目光转向玉溪,见玉溪眼底清明,这也是好孩子。

    年君玟见爷爷累了,开口道:“我去找孙老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摆手,“好,去吧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走了,玉溪扶着,年君玟摇头,“有吴叔在门外呢,你陪爷爷聊聊郑姨和吕叔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找了个椅子坐下,讲着家里的事:“我爸妈都挺好的,现在家乡变了不少,没以前穷了,还出了个万元户呢.......”

    一直都是玉溪再讲,年老爷子身子骨太虚了,刚才说的几句话都断断续续的,等玉溪讲了一会,好不容易费劲回了一句,“也不知道,有没有机会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能的,孙老爷子有信心的。”

    门开了,孙老爷子进来就听到这句,笑着道:“只要你日后听我的做康复,在多活五年是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示意吴大林出去,直到室内只剩下自家人,续命五年,多大的诱惑,刚才醒了只听到一嘴,知道有药丸能救他,可没想到效果这么好,“这事烂在肚子里,老孙。”

    孙老爷子,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我的为人放心好了,再说,今天也就你不行了,我才拿出药方,这药方是家中的宝贝,没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了这话更放心了,怀璧其罪,不仅仅是她,孙老也是。

    年老爷子放心了,咳嗽了一声,孙老爷子拿出药,“吃了,缓解缓解,两天后药就能配出来。”

    孙老爷子看着药吃进去,转过头,和玉溪道:“小姑娘,咱俩聊聊价钱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我不懂,听您老的。”

    孙老爷子笑着,“配方的其他药也是难得的,年份都不低,想再找到很难,配方的药,我就当救老年的,但是没有你的人参,我的东西也是废的,而且你的最难得,这样一颗药丸,五万,算我占了你便宜。”

    玉溪被五万块惊倒了,忙道:“真正占便宜的我,我光拿人参也没用,价钱太贵了,你看这样,一万成吗?”

    孙老爷子摆手,“小丫头,你这颗人参两百年了,按照克卖,我的钱能买五克不错了,我已经白得了一颗药了,你不占我便宜,五万说定了,等你来取药,我把钱给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还想开口,年君玟捏了下,玉溪只能接受了。

    孙老爷子急着回去配药了,年君玟才道:“孙老说得对,他占了你便宜,他依靠着你的人参,还了爷爷救命的人情,还平白得了一颗,你心安的拿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年老爷子吃了药好多了,接话道:“你的是半颗人参,要是整棵更贵,老小子占了不小的便宜,可也有好处,丫头,眼看着吃亏了,可日后求到他,他不会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转了几圈,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:“年爷爷,我要不是君玟的对象,要不是有您,我也就能卖个人参钱,别说搭上关系了,国手的人情比身外之物值钱多了,何况我还能帮到您,更是得了三颗药呢,我不觉得吃亏,我觉得赚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玉溪还财迷得很,五万块啊,她心里的想法不用搁置了,有启动资金了。

    年老爷子哈哈笑着,心里更满意玉溪了,这丫头脑子也好使,心思够用,更满意了,“难得你想的透彻,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上午,因为老爷子知道年君玟受伤了,所以直接转院了,中午,玉溪趁着年君玟休息,回了店里一趟。

    雷音道:“你回来太巧了,黄亮来了找你,说是有事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