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章 担忧
    孙芊芊拎着包,打量着女孩,她从闺女的口中打探过了,农村来的,开了个小店,除了长相好点,没什么能入眼的。

    玉溪无语了,她没看错,真的看到了挑剔,毛病!

    孙芊芊见玉溪不理她了,转头进了院子,更加不满了,没礼貌,“我和你说话,没听见吗?”

    玉溪踩着台阶,转过头,“听见了,可我不明白,我和你不认识,你挑剔的眼神看谁?”

    孙芊芊脱口而出,“我”字刚冒头惊了,她没资格挑剔,“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好奇孙芊芊来做什么,见摆清了位置,才道:“你找我问什么?”

    孙芊芊转了下眼睛,“前些天,你也在,我回去想了想,你朋友的确和我旧识像,好些年没见了,所以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玉溪纠正了道:“那是我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僵了下,“是,你未婚夫像我旧识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继续道:“我的旧识姓赵,你未婚夫姓什么?”

    玉溪愣了下,见到孙芊芊闪动的眸子,这是在和她耍心眼呢,“看来你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对上玉溪看透一切的眼睛,干笑了一声,“时间太久了,瞧我这记性,姓年对吗?”

    “这回对了,看来真是旧识,说来也怪,我看你也有些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,啊,对,你的脸型和君玟有些神似呢!”

    孙芊芊从得到肯定,冷汗就出来了,真的是姓年,再听后面的话,心里发颤,“普通人长的都有相似的,不奇怪,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玉溪的音调上扬,浓浓的怀疑味道,孙芊芊忙转移话题,“你年纪轻轻就订婚了,你们是家长见证的吗?”

    玉溪没回话,反而问着,“既然找到旧识了,你不问问去哪里找旧识吗?”

    孙芊芊压在心底的不堪蠢蠢欲动,她不想回忆,也怕回忆,惊觉来错了,她不能被发现,毁了她的生活,稳了情绪,“我们没什么关系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着孙芊芊逃似的背影,心疼年君玟了,他们两人真是同病相怜,都有着不想相认的亲妈。

    回想着年君玟的态度,只字片语中能听到关于亲妈的消息,可爸爸呢?

    她才发现,年君玟一个字都没提过,好像不存在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一对比,她要比年君玟更幸福了。

    回到店里,撕开年君玟的信,眼底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雷音回头,“从进门你的脸色就不好,现在更是忧心忡忡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溪折上信封,“年君玟出任务去了,这段时间不用写信给他,说任务结束放假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担心了,年君玟没娶到你,可舍不得受伤。”

    玉溪浅笑了下,可还是忍不住担心,上次年君玟就受过伤,虽然没明说,她也能猜到,伤的很重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玉溪就做恶梦了,梦到年君玟躺在血泊中,她就站在一旁,可怎么都触碰不到年君玟的身体,心要撕裂了一样,惊醒时,睡衣湿透了。

    心脏跟擂鼓一样,咚咚的直跳,缓和了半天,才好一些,窗外漆黑,她没了睡意,脑子控制不住的想,上辈子,年君玟没在出现过,是不是和这次任务有关?

    她觉得接近了真相,可又怕接近真相,双手环着膝盖坐着,将头顶着膝盖,蜷着身子,她极度担心。

    晚上没休息好,早上还来了月事,脸色惨白惨白的。

    雷音担忧得道:“你在寝室休息吧!”

    玉溪摇着头,“我没事,而且我也想找点事做。”

    雷音也怕玉溪瞎想,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日是店里最忙的一天,忙碌是有好处的,能够摒除猜想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白天上课,晚上看会店,夜里做噩梦,噩梦的形势不同,可结果都是年君玟出事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,可以认为日有所思,可时间久了,玉溪这颗心,每天都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期间打过两个电话,一个给继母,保平安,听到家人的声音,情绪平静了几天,然后给表姐。

    可玉溪精神头不好,才短短十天,就瘦了下来。

    雷音急坏了,“你这样不行,要不请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玉溪眼里有了光亮,可有黯然了,“他在执行任务,见不到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问啊!说不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幽幽的道:“打过了,执行任务中。”

    雷音,“.......要不,请假过去等着?”

    玉溪摆手,“早就想过了,年君玟不在,他不打报告,我地方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雷音抓着头发,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溪,“别担心我了,我没事,过一阵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雷音,“咱俩请假,我带你去附近转转吧,你不是要考察剧组的服装吗?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想给自己找更多的事,“可上哪里去找剧组?”

    “问袁媛啊!”

    回了寝室,袁媛还真知道,“在彭县有个剧组拍摄。”

    彭县就在首都边,距离近,玉溪对雷音道:“周六去。”

    袁媛凑热闹,“我也去,我还没见过剧组拍戏呢!”

    玉溪,“那就都去。”

    袁媛欢喜的去准备了,玉溪没什么准备的,就住一晚上,带一套衣服就好,主要带身份证和钱。

    袁媛几人可不这么想,带了一袋子的吃的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,转眼到了周六,八个姑娘早早走了,到彭县是中午,剧组正在午休,拍的民国剧。

    彭县的大院保存的完好,为了拍戏,街道也装扮了,远远的看过去,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。

    玉溪的精气神强了不少,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一直盯着道具和服装,看的远处工作人员频频回头。

    雷音拉走了玉溪,“下午在看,先去找旅店。”

    旅店不好找,旅店大部分被剧组人包了,剩下的,都是慕名而来的,走了两条街也没一个空房间。

    最后找了个老乡家,只有祖孙三人,这也是观察好久的,临近派出所的,安全。

    下午休息一会,去了剧组,剧组已经开拍了,玉溪拿着本子,一点点的记录着衣服和头饰,各种道具都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玉溪几个姑娘站在外面好久了,工作人员老是回头看,李苗苗听到了,回头一看,黑了脸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