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七章 荆棘
    玉溪放下项链,合上盒子,“什么大消息?”

    袁媛,“这周六有投资人组织的编剧畅谈,不限制门槛,学生,初学者,行业人员都可以去,你们去不去?”

    玉溪是做着小买卖,可也没忘了专业,“真的?”

    袁媛道:“真的,我听学姐说的,要不是关系不错,她都不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这次的机会难得,即使学不到东西,长长见识也好,玉溪问,“规定人数了吗?”

    袁媛没卖关子,“人满为止,一共两百人的名额,先到先进,怎么样,你们去不去?”

    玉溪,“去,当然去。”

    雷音迟疑的道:“我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店面关一天没关系的,晚上在处理就好。”

    雷音摇头,“不是店面的事,我没才华,对编剧也不感兴趣,所以才不想去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才想起来,雷音选专业,她外公选的,上课也能感觉出来,雷音真的不喜欢。

    雷音笑着,“你和袁媛几人去吧,店面有我呢!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,玉溪不会强求雷音的,她只能希望,雷音能找到喜爱的行业。

    既然说定了,玉溪几人开始准备了,她们是刚步入校门的初学者,在经验上没有优势,可有着没被禁锢的大脑,思想活跃,思维创新,这是她们的优势。

    虽然弄不到畅谈的内容,可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,她们只要把学到的知识记号,在多看看一些电影周刊,多了解电影和电视剧,坐好准备工作就好。

    时间在忙碌中瞧瞧溜走,而玉溪的小店,虽然换了地方,生意反而更好了,五天赚的,比以前一个星期都要多。

    周六,玉溪和袁媛几人,天不亮就起来了,坐最早的一班公交走的,抱有统一想法的人不少,第一班车,一个空位置都没有。

    主要是大三大四的学哥学姐,这次机会难得,万一构思入了投资人的眼,幸运的拍成电视剧或是电影,一步登天有些夸张,可平步青云是真的。

    这次机会太难得,玉溪几个是唯一几个大一的了,一路同行,万幸眼神杀不死人,否则,她们一定死的不能再死了,眼神都带刀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的路程,公交车内格外的压抑。

    玉溪再次感觉到了竞争激烈,也认识到了,无论什么职业,行业的竞争都是惨烈的,只有真本事的人,才能走过钢丝,到达彼岸。

    下了车,袁媛拍着胸口,“刚才吓死我了,幸亏脸皮够厚,否则心态早就蹦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摸了下不存在的细汗,“走吧,既然来了,一定要去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玉溪并没有被吓到,反而激起了挑战的心,奶奶说,她像小姑姑,她一直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可今天,她觉得奶奶说得对,她像小姑姑,内心是热血的,她无比的走过钢丝,想站在对岸的塔上,看更多的风景。

    几个姑娘到了,门口已经来了不少人,还好都有素质,为了公平,排起了队伍,排到两百的后,抱歉,你不够努力。

    成功的人,努力占比最高,你不努力,再好的运气也是白搭,当然也有几个开外挂的存在,超出太多了,没有可比性,还是做好自己的好。

    玉溪以为够早了,却排到了一百五,差一点就排除了两百名。

    队伍一直排到了早上八点,工作人员才来,依次领取牌子进去,只有两百个牌子,没走的不甘心,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见到有人领了牌子,拿着钱,直接买。

    玉溪算是开了眼界了,明明一分不要的牌子,愣是炒到了两百一张,还有上涨的趋势,她也心动过,可心里有杆秤,目前的都是蝇头小利,她是不会因小失大的。

    进入会场,会场并不是象礼堂一排排的座位,而是分桌子的,认识的几个人坐一桌,一桌十个人。

    桌子上有本子,也有笔,都是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九点钟,投资人到了,身边还跟着一个女编剧,女人大概二十三四,像是刚出学校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再介绍的时候,才知道,女人,朱晴,二十五,近两年编剧过两部电影。

    这次畅谈的目的,就是为朱晴选助理,简单一些,就是帮着朱晴完成剧本的。

    其实在说的白话些,帮着朱晴写剧本,大部分你来写,最后挂的名字是朱晴。

    袁媛瞪大了眼睛,咬着牙,“太过分了,这分明是摘果实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发沉,她早该猜到,你没名,有才华,想出名,道路长满了荆棘,心里很失望,可也快速的认清了行业的现实,提前摆正了心态,没什么不好的。

    今天要是没来,没长见识,等毕业了再见到,更措手不及打击心态。

    玉溪扫了一圈,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,大部分没出过校园的学生,第一次见识到了社会的残酷,一脸的愤然。

    而且学编剧的,搞文艺的,大部分都有股子清高,太打击幻想了,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玉溪在袁媛耳边道:“你都气成这样了,买牌子进来,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。”

    袁媛没忍住,噗呲一声笑了,有了对比,心里好受了不少,“哎,今天是我想的太简单了,世上怎么会有平白的好事,爸妈的话才是真理啊,一切的行为都是有目的性的,可叹自己太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在心里默念了一遍,一切的行为都是有目的性的,感悟太多了,这句话太精辟了,涵盖了所有行为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能总结出这句话,太佩服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袁媛拆台,“这是我爷爷传给他们的,是老祖宗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感慨,一个家族的传承是有道理的,都有最珍贵的东西,有的是祖训,有的是一代一代总结的经验,这些才是最无价的。

    玉溪忍不住想,等她老了,一定告诉孙子辈的,她一辈子的经验,也要总结出道理,一代代传下去。

    想到了孙子,忍不住想到了年君玟,脸蛋发红,唾弃了自己一口,这才刚确认关系,就想到了孙子辈,心口在燃烧,血液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,学校的学生愤怒,可出了社会的,反而异常的淡定,更是认真记下给的标题,已经起笔写思路了,他们早就过做梦的阶段,学编辑的何其多,有几个能成为名编辑!

    玉溪在的桌子,都是小姑娘,长的都不错,朱晴想拦都没拦住投资人的脚步,暗恨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