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四章 铁拳教育
    ..九零妙时光

    女人叫周大妞,四十多岁,论关系,玉溪的二舅妈,何家人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!

    十几年前,外公外婆是造纸厂的,一个是车间工人,一个搬运工,都是基层工人,却生了五个孩子。

    三十平方的房子,住着七个人,紧紧巴巴的,后来大儿子结婚了,顶替了工作,地方更挤了。

    正好上山下乡支持建设,外婆也是狠人,她只留下小儿子,中间的三个都送走下乡。

    何佳丽排行老三,下面还有个妹妹,上面有个二哥,就是她二舅。

    二舅除了长的好点,嘴甜点,干啥啥不行,吃啥吃没够,为了不劳动,娶了村里最能干活的姑娘,就是二舅妈。

    可惜,二舅没何佳丽狠,回城也没甩掉,反而被二舅妈捏在手里,死死的,都说男人打女人是常事。

    在二舅家,反了过来,女人打男人是常事。

    玉溪再见到二舅妈有些魁梧的体格子,想到二舅敢怒不敢言的模样,脸上的笑容更大了。

    整个何家,好人的就是二舅妈了,三观正,在二舅妈铁拳的教导下,二舅算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至少,多次提醒过她,虽然很隐晦,二舅妈就没顾忌了,不止一次和她说,何佳丽心肠坏透了,让她小心,有一次被何佳丽听到了,她就再也没见过二舅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周大妞晃着裙子,“小姑娘,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玉溪回神,“您等下,我把另外两家的钱收了。”

    周大妞抓紧了衣服,小闺女来年考大学了,现在是穿不了裙子了,来年穿正好,衣服料子好,七成新的,太难得了,虽然贵一点,可穿着体面。

    玉溪收了钱,围着的人一看没衣服了,都散了,摊位前只剩下周大妞,伸出两个手指头,“二十。”

    周大妞愣了,刚才一条裙子四十呢,突然便宜了半,也没多想,痛快的掏了钱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周大妞兜里的毛票,一毛,一块的,最大的票十块,上辈子何佳丽看不上二舅一家,除了嫌弃二舅被二舅妈捏着,最嫌弃的,二舅一家没钱。

    玉溪整理着包,她要去公交站,周大妞也同路,能言善谈的周大妞,好奇的道:“姑娘,你是倒腾服装的吗?”

    玉溪笑着,“算是倒腾服装的,我做租衣服的,定期会淘汰一些过时的。”

    周大妞竖着大拇指,“看你不大,自己干买卖,真厉害,不过,大娘要劝你,你年纪不大,钱是赚不完的,还是要多学习,考考夜校,知识才是财富,大娘,我最羡慕读书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记得,二舅家四个孩子,最差的也是高中生,这都是二舅妈铁拳的教导,挺佩服二舅妈的,解释道:“我在上大学,农村来的,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所以做点小买卖。”

    周大妞咧嘴笑着,“你是个好孩子,给咱农村人长脸,我家有大专生和中专生,希望明年能出个大学生,我这辈子就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记得,最小的女孩,考上了大学,传媒大学。

    谁都大愿意听喜庆的话,周大妞对大学生执着的很,听了玉溪的话,高兴,“成你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到了公交站,坐的不是一路公交车,玉溪的公交车先来的,正要上车,周大妞追上来,递过来一个头绳,“我知道你给我便宜了,这个是我做的头绳,有些残次,但是用着没问题,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着接了过来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周大妞笑了,“快上车吧!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上了车,玉溪摸着头绳,头绳上的花没缝好,可依旧很漂亮。

    随着市场发展,g市的商品,国外的商品,容入国内市场,国内的各种小商品,小装饰品,也在创新中。

    她记得,周大妞就是个手工工人,计件赚工资的,一个头绳三分钱,一天缝两百个顶天,一个月平均1多块钱,低工资人群了。

    二舅在厂子里做工人,两口子一个月几百块,供着四个学生,还要租房子,挺吃紧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明年后,大学学费涨了,家里有大专,中专,传媒,三个孩子的学费,压的周大妞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玉溪收起了头绳,她没想到,这么快见到何家人,她除了周大妞,其他的何家人,没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自嘲的笑了下,她在何家人的眼里,农村人,累赘。

    回到店里,雷音送走了客户,问着,“卖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一直算着,“每件四十,三十件,一千一百八。”

    雷音愣了,“应该一千二啊!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件便宜卖的,二十。”

    雷音也没多问,喜滋滋的,“手里的钱,够买秋装了,小溪,多买些西服吧,西服的生意真的好,刚送回来的,又都租走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摇头,“六套够了,我想买一些鞋,从上到下都配齐了,生意会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雷音眼睛亮了,“对,对,鞋也配齐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问,“你有没有高跟鞋,你不想穿的,我买。”

    雷音瞪眼,“这个店也有我一份,我光照照片,已经不好意思了,鞋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你成天帮我忙活,这都是人力,我觉得一成给少了呢!”

    最后谁都没说服谁,还是雷音退让了一步,“那就每双二十,要是不同意,我就免费拿。”

    玉溪抽了抽嘴角,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心里打定了主意,过年分红多分给雷音一些。

    雷音行动派,周日上午回家,中午就弄来了十双鞋,春秋的都有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摆满一地的高跟鞋,无语的很,“这些鞋都拿回去,我不能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买?鞋都是好的啊!”

    玉溪拿起一双,“正因为太好了,你看看,这双鞋也就穿了一两回,完全就是新的,其他基本都八成新,你想帮店里,也不能拿新鞋啊!”

    雷音,“你收就得了,这些鞋都不是我的,我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玉溪多看了鞋子两眼,有些熟悉感,“.......何佳丽的?”

    “我聪明吧,拿的都是好的,我和你说,今天我扫荡了她所有的鞋,她就眼睁睁的看着,气的脸都扭曲了,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她就说,雷音怎么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,合着是何佳丽的鞋。

    好吧,她也觉得解气,何佳丽特别的宝贵鞋的。

    玉溪瞄着鞋,这些鞋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,随后晃了下头,“她的鞋更不能要了,何佳丽不是善茬,一定会找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怕她。”

    这时房东走了进来,“小溪啊,我有事和你说!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