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三章 肌肉记忆
    玉溪轻笑了一声,关于李苗苗的流言可不少,从开学回来,不管是食堂,还是图书馆,身边有表演系的,都会传李苗苗的流言。

    李苗苗得了个角色,大一新生除了王甜甜就是她了,王甜甜明眼人一看,就是有关系,有背景的,大家不会明面上嫉妒。

    李苗苗就不同了,农村娃,长的不是最好的,专业也不是最好的,凭什么拔了头筹?

    其实李苗苗不得瑟,大家也就嫉妒嫉妒,真不会乱传谣言。

    可李苗苗缺乏自信,不从专业上找自信,反而宣扬,洋洋得意的样子,招人恨了。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李苗苗,自己一个人在吃饭,这是被孤立了。

    李苗苗被孤立,纯自己作的,撇撇嘴,看着李苗苗转动的眼睛,这是特意拉食堂等她呢!

    玉溪嘲讽的笑着,“你这人真奇怪,有流言不拿证据证明自己,你找我瞎咬什么?其实流言是真的吧,你想咬住我,只是为了搅浑留言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抿着嘴,吕玉溪猜对了,昨天,她从剧组回来,王甜甜不在寝室,拍戏去了,寝室里的人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的,都懒得指桑骂槐了,当面侮辱她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晚上,才想到了这个办法,吕玉溪挺出名的,拉吕玉溪下水,一定能转变流言的方向,察觉怀疑的目光转向她,怒视着,“你做了还不敢承认,我知道,你嫉妒我,我们都是农村出来的,我得了角色,你不甘心,可我们是朋友啊,你真的要伤害我们的友谊吗?”

    玉溪做了个呕吐的模样,“请你别侮辱友谊一词,谢谢,放过友谊吧,它挺无辜的,还有,编瞎话也用用脑子,我嫉妒你什么?我不是表演系的谢谢,脑子是好东西,请出门记得带上”

    李苗苗脸白了,她忘了,玉溪不是表演系的,见议论声大了,有嘲笑的声音,心里发慌,咬死了话,“你就是嫉妒我,看到我和黄学长吃饭,就传流言诬陷我。”

    玉溪嗤笑了一声,她真是高看李苗苗了,这么久了,路子就没变过。

    同时心里越发的恼火了,逼近了李苗苗,厉色的道:“你始终把我当做软柿子捏,被人欺负了,就找我撒气,想洗白,也找我,李苗苗,让你长记性,一次打是不行的,想让肌肉记住,要多你揍几次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一耳光打了过去,玉溪也没出气,几次三番的,不给李苗苗教训,这人就属狗的,撂爪就忘。

    李苗苗捂着一边的脸,“你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玉溪揉了下掌心,“你都敢捏我呢,我怎么不敢打你,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是记吃不记打,我就不信了,还打不服你。”

    随手玉溪又给了两耳光,打的李苗苗都懵了,剧烈的疼痛,李苗苗气急,她明天还要去试镜,完全忘了计划,怒视着玉溪,自己抖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玉溪漏着白牙,指着周围,“喂,别骂了,看看周围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的国语戛然而止,双手捂着脸跑了。

    玉溪打的痛快,拉着呆掉的雷音去买早饭。

    玉溪在学校出名,因为出租店,在大家的眼里,励志的学妹,长的又漂亮,大家挺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,哎呦,姑娘家也可以帅的,瞧瞧打耳光的动作多洒脱,还肌肉记忆,够狠的。

    男生们吹口哨了,女生们忍不住多看了玉溪几眼,有些忧伤,怎么就不是男孩子呢!

    玉溪买了早饭,雷音揉着玉溪的脸,“我发现你越来越暴力了,开学的时候,还嘴巴毒的怼人,现在不听了,直接动手。”

    玉溪喝着粥,“我的时间宝贵,为了不必要的人太浪费了,你看动手解决多快,自己就暴露了,省了掰扯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雷音连连点头,眼神崇拜,“你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喂,我要是揍了你亲妈,你不会揍我吧!”

    玉溪翻着白眼,“不会,放心好了,说不定,我还带你去吃顿好的。”

    雷音,“得咧,有你的圣旨,我就有了尚方宝剑,我跟你说,我早就想揍她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眨了眨眼睛,“我觉得,我们应该学些防身术,不说防坏人,打架什么,我觉得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雷音喝汤呛到了,“咳咳,咳,伙计,你要走专业打架路线啊!”

    玉溪抿嘴轻笑,“是啊,你说碰到了个硬茬,打架没打赢,反被揍了,多忧伤。”

    雷音傻傻的,“你,你,你还打上瘾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哈哈大笑,“逗你的,但是防身术是要学的。”

    雷音也笑了,“我也学。”

    玉溪没想到,她食堂大发神威,还给她带来了不少的生意,尤其是表演系看不惯李苗苗的。

    玉溪有些同情李苗苗了,李苗苗知道,一定吐血的。

    数着一天的进账,玉溪摸着下巴,她好像发现了一条不得了的发财路。

    随后几天,李苗苗的流言更多了,玉溪的人缘反而更好了,不止一次有女同学送她吃的了。

    玉溪,“??”

    时间在流言中快速的流逝,转眼到了周六,上午,玉溪坐着公交车,到处转悠,二手市场的衣服太便宜了,卖不上价格。

    她转到了衣服市场,衣服市场有好几个,最后选了离学校最近的一个。

    下午,玉溪带着衣服过去,交了摆摊费,找了人流量最大的桥附近,刚掏出衣服,就有人上来询问了。

    她对手上的衣服很自信,表姐给她的,都是挑好的来的,出租了几次,也有七成新。

    哪怕价格定的高,摊位上也挤满了人,常年来市场买衣服的人,都不傻,好坏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包的衣服,很快就卖了大半,半个小时后,仅剩三套,买家更是抢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人群后,挤进来个妇女,身材魁梧,一把抢过一条裙子,掐着腰,“这条裙子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买家忌惮着身材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玉溪眯着眼睛,大首都真是神奇,这也能遇到!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