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九章 欠打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抬手敲了门,可里面一点回应都没有,仔细回忆着,她真不认识里面的女人,女人靓丽,穿的偏职业些,她真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刘敏,你好了没?”

    玉溪僵了表情,回过头,“大姑父?”

    周光明脸色变了又变,本就闷热的车厢,额头上的汗,不要钱的往外冒,干巴巴的,“呀,小溪,你怎么在车上?”

    玉溪在反应不过来就蠢了,里面的女人惊恐的不是她,害怕的是她的长相,吕家人长得好,她也像两个姑姑,虽然和大姑不是十分像,可相似的地方也很多的。

    再回忆刚才大姑父略显亲密的语气,脸色特别的难看,表姐的变化,因为大姑父外面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大姑父说得是里面的女人?”

    周光明觉得自己一直走背字,两次遇到小溪,上一次他先走了,躲了过去,这次抓了个正着,抹了把汗,“是啊,我等半天了,刘敏都没出来,所以过来看看,刘敏,我秘书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呵呵了,她要是信了,可以当白痴了,抬手敲着厕所的门,“别躲了,里面味道不好,会熏晕的,还是出来吧!”

    玉溪阴阳怪气的语气,周光明愣了下,脑子转的也快,他没过来,一定发生了什么,只有一个想法,坏了,“小溪,你也去s?你放假了?我正好也去s市,带你到处转转,喜欢表吗?姑父给你买块表怎么样?进口的如何?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堵的慌,这是想收买她呢,间接的认了里面的人,大姑父在她心里,一直好丈夫的,虽然心里有过怀疑,可没有亲自抓到,她有些不愿意信的,,可现在,“呵呵!”

    周光明面上挂不住了,脸色涨红着,“小溪,你大姑不容易,你也不希望,她难过是吧!”

    玉溪真的很失望,周光明不是愧疚,反而是威胁她,心里怒火燃烧。

    周光明的话,厕所内的女人听得真切,开了门,大方的走了出来,斜视了玉溪一眼,娇笑着,“等久了吧!”

    玉溪笑了,气笑的,一个不要脸的女人,凭什么得意,一把抓着女人的头发,接力撞着过道的铁墙,女人尖叫了一声,额头肿了,双手捂着额头,喊着,“救命。”

    周光明想上前,玉溪面无表情的,“呀,我的好姑父,你也不想大姑知道伤心的,对吗?”

    周光明僵住了,玉溪逮到了机会,死劲的抓着女人的头发,逼迫女人低头,玉溪的活不是白干的,手劲大的很,没理会挣扎的女人,望着大姑父,表情有些冷。

    周光明心里直跳,他的印象里,这个外甥女文文静静的,可现在这股子狠劲,把他镇住了。

    女人疼的要死,叫嚣着,“报警,打人了,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着都笑了,鄙夷的很,“闭上嘴巴,他可不敢报警,我可不介意事情搞大,可有人怕大姑伤心呢!我说的对吧,我的好姑父。”

    周光明头皮发麻,他是怕妻子知道,所以才想收买玉溪,想到妻子手里的东西,“小溪,有话好好说,你看大学生动手多难看,咱松手哈。”

    玉溪这边的动静,两个车厢的人都过来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雷音和薛雅傻了,“小溪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溪不想让朋友知道怎么回事,这是大姑的家事,她没有权利去宣扬,“没事,就是教训心肠坏了的人。”

    玉溪懒得再看周光明,松开了头发,转过身,可女人不干了,吃了大亏,一定要找回来,“死丫头。”

    玉溪一直防着呢,反应快得很,让开位置,女人趴在了地上,狼狈的很。

    车厢里传来哄笑声,玉溪眯着眼睛,抬脚踩在了女人的手背上,“别让我再看到你,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玉溪回到了车厢,周光明灰溜溜的带着人走了,热闹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薛雅几次想开口,都被雷音给挡了,玉溪不想谈,趴在桌子上,她是替大姑和表姐出了口气,可心里烦躁的很。

    大姑和表姐是知道的,没揭穿大姑父,一定是有考量的,一想到大姑的隐忍,她觉得,刚才打轻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姑父的事,本来愉快的旅程没了,接下来的旅程,玉溪想笑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s市,终于从狭小的空间出来,呼吸着新鲜空气,玉溪心里才轻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雷音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,感慨着,“s市的火车站好大,小溪,我们往那边走啊!”

    玉溪道,“我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个姑娘出了火车站,这几年楼房拔地而起,可s市明显比首都发达的多,放眼望去,高耸的楼房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玉溪来时,做了准备的,班级有男生是s市的,她问了不少,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火车站有些偏,玉溪看了眼记录的本子道:“公车站距离我们的目的地太远了,我们要做公交过去,在附近找旅店。”

    雷音背着包,“我没意见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收起本子,“那好,先坐公交,找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玉溪来到服装市场附近,这边往来人口多,小旅馆很多,玉溪没为了省钱找小旅馆,三个姑娘家不安全,选个条件好的,人不杂,能保证安全才是主要的。

    一间双人床房,五十一天,真的很贵,三天就要一百五,玉溪摸着心口,心疼。

    雷音和薛雅娇姑娘,火车上累了,躺在床上不愿意动了。

    玉溪出去一趟,她要给表姐打电话,已经六点了,这个点,在家里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了,表姐接的,“喂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表姐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溪啊,好久没打电话了,店里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姐,大姑在家吗?”

    周玲玲笑着,“带着小弟出去散步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呼出口气,大姑不在家也好,“姐,我在火车上看到大姑父了.......”

    周玲玲解恨的道:“做得好,下次见到,再帮我揍她,我爸以为我们不知道呢,我们都知道,他和那女的就没断过,还威胁上你了,没事,死劲揍,我爸不敢说什么的,他怕我们知道没断。”

    玉溪不傻,听表姐的语气,心里明白了,大姑手里有周光明忌惮的东西,放心了不少,她就怕大姑和表姐被欺负。

    回去旅店,玉溪的心里轻快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,玉溪三人去服装市场找衣服,一圈下来,失望了,服装市场的衣服不少,可都是很普通的,盗版的倒是不少,可质量太差了,至于进口的,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玉溪很失落,“再去别的市场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是你啊,你们要买什么?”

    玉溪看着绑着腰包的女人,觉得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,“你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