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六章 情况不好
    他原本的想法,玉溪毕业了,他也可以退到二线当教官什么,他受过两次伤,已经有了病根,四年后,他身体素质跟不上了,正好退下来当教官,他可以给玉溪一个完整的家。

    年君玟正色了不少,“本打算等你毕业了,再说,既然问了,我也就不瞒了。”

    “特种部队,为了保护人民,会配合公安执行一些行动,也会单独的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说完,一眨不眨的看着玉溪,现在的小姑娘,很多不喜欢当兵的,聚少离多,不能知冷知热,可在他心里,当兵的最好,责任感强,有担当,可比文艺青年强多了。

    他们能保家,能护国,铮铮铁骨有英气,这才是男儿本色。

    可惜,当兵的不再像七八十年代受欢迎,大龄青年不少,好不容易有了对象,没结婚前,这心一直提着,深怕姑娘跑了,结婚的事愁坏了政委。

    玉溪心里有过猜测,只是印证了,心里担忧的很,“那你可要保护好自己,注意安全,我可告诉你,你保护不好自己,我就找下家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.......”

    有感动,更多的是酸爽,特别想教训下吓唬他的姑娘!

    玉溪眼睛一转,“年君玟,你说咱俩成了,我妈会不会高兴的哭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笑着,“一定会,她最惦记的就是咱俩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咱俩是问题男女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绝不承认,他可没问题,“.......对了,我的工资算上补助有一千二。”

    玉溪夹的肉掉了,“咳咳,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千二!”

    年君玟对工资满自豪的,腰杆子更直了。

    玉溪回忆着,记得继母说过,不是两百多吗?随后拍了下额头,那是几年前的津贴的,涨了也是正常,可涨的有点多,“我真被吓到了,你的工资也太高了,我记得,表姐上班高工资了,一个月才八百,还是自家厂子,大姑父给的多,一般的高工资才五百多,你足足两倍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不捉痕迹摸了下右胸口的疤痕,这是他的功勋章,“立了两次功,这次涨的多,下个月才到位,等发了工资,我就汇给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不是滋味了,工资高,也是用命换来的,“别给我,你自己留着吧,咱俩只是男女朋友关系,你都给我了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以结婚为目的交往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愣了,还急眼了,正色道:“停,就算是已结婚为目的,也不能把工资给我,我家里还欠你钱呢,不还清了,我心里不踏实,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,但是,我有自己的坚持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忧伤,钱还送不出去了,钱送出去他才踏实,可这丫头勥的很,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今天心情好,玉溪吃的也多,在加上有年君玟这个主力,饭菜都扫清了,出去的时候,吃撑了。

    这开学一个月了,眼看着十一了,第一吃这么多的肉,肠子里油水本来就少,希望别坏肚子。

    下午请假了,玉溪带着年君玟回了店里。

    年君玟打量着,“你这店里也没多少衣服,衣服架子上空空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租走了,我想着十一放假,去弄些新衣服回来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看着桌子上有笔,拿起来写了地址,电话留了一个,“记得给我写信,我不一定按时回,别瞎想,还有电话,你也记着,我知道你不想麻烦人,可王爷爷一直记着郑姨和叔叔的情,你有事可以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玉溪整理衣服的手顿了下,“我转系,王爷爷帮的忙吧!”

    “恩,他很高兴帮忙,还说吃了叔叔不少饭,可叔叔就是勥,当年没想过来首都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眯眯的,“所以啊,转系的事,我不应该谢你,真正要谢的是王爷爷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咯咯直笑,“当年的事,我小不知道,现在我知道明白了,两个姑姑家发展的顺利,一定有人关照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爸爸,她最了解,帮助人从来不图回报的,村子里不少人说爸爸傻,可爸爸确不这么认为,他大字不识多少,可有着最美的心,哪怕日子过得苦,心里不会有负担。

    而且心善的人,没坏心的人,什么时候都有好报的。

    比如继母,回报在了她身上,对她如己出,比如几位老爷子,多年前关照了姑姑们。

    年君玟忍不住揉着玉溪的头发,“没想到,你看的倒是明白,当年走后,叔叔不接受帮助,几位爷爷的确关照了两位姑姑,只可惜这几年,爷爷们身体大不如前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出了话外的意思,“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恩,当年条件艰苦,本来岁数就不小了,病根就留下了,这几年精神头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年君玟眼底闪着伤痛,他最亲的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玉溪知道几位老爷子在年君玟心里的分量,安慰着,“吉人自有天相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恩了一声,可心里却惦记着年爷爷,想到医生的话,也就这一两年了,忍不住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年君玟,忍不住想上辈子,两个进展的没这么顺利,年君玟很早就归队了,可依照年君玟喜欢她,她退学,不会不管的,还有她家出了事,年君玟怎么会没出现,就算继母没通知,可也说不通,可直到她回去,也没听到吴婶说过年君玟。

    联想到年君玟的危险性,握紧了年君玟的手。

    年君玟感觉到玉溪再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溪死死的盯着年君玟的眼睛,“你要答应我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我说的是真的,你要是出事,我转身就找下家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捏着玉溪的鼻子,“我还没娶到你呢!可舍不得出事,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打心眼里不放心,心里乱糟糟的,想到了很多种可能,反正没有好的,本来高高兴兴的,结果蔫蔫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确定了关系,玉溪又自己吓唬了自己,有些粘着年君玟,直到分开,更是恋恋不舍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也不舍,“等下次放假我多陪你几天,有机会,你可以去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回去的路上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好笑的看着玉溪,担忧的模样,好像他是瓷娃娃一样,解释道:“今晚我不回去,我要去医院陪年爷爷,明天早上走。”

    玉溪愣了下,“年老爷子住院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别惦记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沉重,看来年老爷子真的不大好。

    玉溪目送着年君玟离开,才转身进了寝室楼,大厅里,王甜甜笑着走过来,“吕同学,我能和你聊聊吗?”

    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几个问题!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