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五章 好蠢
    年君玟坐回椅子上,心里可惜,见玉溪偷偷的看着他,指尖摩擦着,大方的承认,“是,我以为记忆模糊了,可相见才发现,一点都没有忘记过。”

    玉溪瞪大了眼睛,“还真是啊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是怎么来到我们村子的,你是自己走丢了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注视着面前的水杯,看着水波晃动,指尖弹了下,水波荡漾,心里有些涩然,“算是走丢的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算是?我听妈说,当年你才五岁,不对,你明明记得名字,怎么没找公安?”

    年君玟见玉溪一直皱着眉头,认真思索的模样,担心他的模样,心里暖洋洋的,指尖弹了下玉溪额头,“好了,都过去了,我都忘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在想也没有意义了,都有自己的人生,你看我过得不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捂着额头,有些疼,她才不信年君玟的话,如果真的不在意,今天就不会讽刺,捉弄,她亲眼看见了,当时的眼神有报复的快意。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出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能丢下五岁的孩子,能让记得父母名字的孩子不去找公安。

    年君玟刮了下玉溪的鼻尖,“别皱眉头了,在皱都成小老太太了,好了不想了,往好了想,一切都是注定的,否则我怎么能遇到几个爷爷,遇到郑姨和叔叔,让我遇到你!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她发现,几日不见,年君玟的话,重重的敲在了她心上。

    “你,你在部队也这么说话?”

    “.......没有,我只对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就差捂着心脏了,随后瞪着眼睛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“我记得妈说,小溪啊,君玟为人稳重,有责任,虽然不愿意说话,可心里有数。可我接触了你,怎么觉得,出入有些大呢,你这嘴,可比表演系的学哥会说多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紧张了,额头上都是汗了,他就不该听混小子们的话,还什么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,都喜欢被追求的感觉,他还傻乎乎的请吃了肉包子。

    现在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,深怕小溪误会,那就坏了,“那个,我没和别的女孩说过,我只和你说过,真的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想这么直接,也是没办法,他时间急迫。

    本来他已经申请了,还能多待一个多月慢慢来,可紧急通知下来了,他要归队,再次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还有李肖这个危机在,别管是不是混小子们添油加醋,反正危机感足足的,他的危机意识很强的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假的订婚关系,太不牢靠了,他急于走前落实了,否则不安心,不是自家的墙角,心里不踏实。

    年君玟太急切了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玉溪,玉溪心里不难受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只能听到心跳声,上辈子的经历,她面上不显,虽然没草木皆兵,可打心眼里防备男生的。

    她和李肖聊得来,可一直保持着距离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年君玟,第一次牵手就不反感,年君玟近距离接触不设防,今天更是主动牵人,一次次心动很难忽略,在装下去就没意思了,睫毛轻轻的颤抖,“所以,你喜欢我?”

    本觉得挺难开口的问话,竟然出奇的顺,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年君玟,心里一点点的提起来,等待着答案。

    年君玟面对危险没紧张过,受伤没紧张过,玉溪激烈抗拒时没紧张过,可现在没出息的紧张了,额头上的汗,顺着脸颊滑落脖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女生才是害羞紧张的,可看年君玟比她紧张,玉溪心里的小紧张没了,反而慢慢淡定了,有滋有味的看着年君玟。

    年君玟倒了两杯水,大口的灌着,没起到降温的作用,反而更热了,心里暗骂,爷们就别怂,上啊!

    “对,我喜欢你,很小的时候,我就喜欢你,郑姨邮寄来的照片我一直都留着,你可以不接受,但是不能阻止我喜欢你,爷爷说过,有了目标就要努力,你就是我的目标,没有打不赢的战役,只有不对的战术,你,我早晚拿下了,我说完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傻了,直到餐馆里都起哄,脸爆红,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,“你,你也不用这么大声啊!”

    年君玟反倒不紧张了,吼出来,神清气爽的,脸都不会红的,只是语气格外的认真,“七十年代恋爱,看上就共同进步,八十年代,看看电影,牵牵小手,写写情书,这都九十年代了,讲究表白,你看我们,我看着你出生,守着你长大,青梅竹马都没法比,你看,给我转个正,别假的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气,又呛到了,漂亮的眼睛都瞪圆了,她绝对,认识的是假年君玟,现在的年君玟怎么痞里痞气的,活脱脱的痞子兵啊!

    “你,你在妈面前都是装的吧,装的真乖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双手撑着桌子,“别转移话题,我算过,今个日子不错,好日子,适合嫁娶增进感情,给个痛快话,我当你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玉溪磨着牙,年君玟一直在带节奏啊,“我要是说不呢?”

    “可你眼睛已经答应了,说谎遭雷劈!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呵呵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笑眯眯的站起身,对着看热闹的众人抱拳,“成了,大家都散了,谢谢大家祝福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磨牙了,“厚脸皮!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飞扬,这是认了他的话,古人诚不欺我,什么事都要一鼓作气,别墨迹。

    回想起以前磨磨唧唧,什么温水煮青蛙,各种策略,好蠢!

    饭菜上来了,玉溪瞪眼,“我吃不了这么多肉,别给我夹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嘴上应着,动作没停过,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甜蜜蜜,这就是恋爱的感觉?不像朦胧时的痒在心尖,像是喝了糖水,甜在心尖。

    以前没发现,现在发现,怎么看,年君玟都是最好的,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?

    “对了,我的后勃颈子还疼呢!日后,你不会对我再动手吧!”

    年君玟呛了,脸红脖子粗的,“不会,绝对不会。”

    一次就够后悔的,再来一次?未来的媳妇真跑了!

    玉溪这才放心,“你回去训练了,我能给你写信吧!”

    “能,就是信件会查阅。”

    玉溪放下筷子,“我觉得,我们应该坦诚些,你的兵种是什么?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