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四章 是你妈妈吗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年君玟轻笑了一声,看似随意的笑声,可玉溪确觉得心疼,笑声中透着自嘲,透着冷意,忍不住回握着年君玟的手。

    年君玟低头看了一眼,眼底的冷意退去了少许,眼睛动了动,心里打了好几个转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开口的**,拉着玉溪转身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愣了,有些摸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可孙芊芊却瞪大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年君玟的背影,身子踉跄的退后了一步,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冲到了玉溪和年君玟面前。

    孙芊芊直愣愣的看着年君玟的模样,这孩子长的俊俏,可眉宇间,还是能够看到父母的影子,瞳孔紧缩着,指尖颤抖,指着年君玟。

    王甜甜傻了,喊着,“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孙芊芊这才回神,收回手指,指尖扣着掌心。

    年君玟的语气满满的恶意,“您是不是认识我?”

    孙芊芊紧张的咽了下口水,“不,不认识,只是觉得,你和我认识的人有些像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哦了一声,音拉的长长的,“可惜啊,我以为你认识我,你认识的是和我像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孙芊芊汗毛都立起来了,脸色难看,惨白的很,“不认识,可能是我看错了,对,看错了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眸子闪了闪,“你不好奇,我知道你姓什么吗?”

    孙芊芊抬起的脚差点没站稳,僵硬着脖子,眼睛死死的盯着年君玟,满满的恶意,她能感觉到,心脏咚咚直跳,深怕说出不好的话,紧张的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年君玟笑了,笑的很开心,“别紧张,我也认错了,你只是长得像而已,那个女人,可不是好人,违背了妇德,您这么有高贵端庄,一定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瞳孔缩紧,由不肯定到了肯定,脸色越发的惨白,因为激动,人都在抖着,咬着嘴角,“你,你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恩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脏都揪在一起,她见过年君玟冷漠的样子,见过年君玟无奈的样子,可从未见过年君玟明明在笑,眼底只有伤。

    虽然年君玟语气是愉悦的,可玉溪却觉得心脏疼,她心疼年君玟,心疼年君玟的故事。

    小小的男孩,独自一人,记得自己的名字,自然也记得过去。

    玉溪眼睛冷漠的看着王甜甜的妈妈,她要记住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玉溪握紧了年君玟的手,她不想年君玟再继续下去,回忆只会揭开疤痕,血淋淋的,“走吧,我请你吃饭,我赚钱了,请你去校外吃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侧着头,看到了心疼他的眼神,痛快的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雷音是不敏感,可也能感觉到剑拔弩张,现在平静了,开口道:“吃的给我吧,我给你带回寝室。”

    玉溪道了谢,随后道:“那个再帮我请一下午的假。”

    雷音,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对了,吃的,你帮我分一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吴大峰看着玉溪走了,不甘心啊,孙芊芊见年君玟走了,呼出口气,喊着吴大峰,“别追了。”

    吴大峰急的满头是汗,“她真的很适合。”

    孙芊芊沉着目光,“我又看了下,她不适合,老王要的形象和她不符合,再说了,人家不愿意,你强求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吴大峰心疼的很,到手的前程没了。

    王甜甜压着疑惑,“妈,你认识刚才的男人?”

    孙芊芊揉着额头,“看错了,像老相识,咱们在门外待挺长时间了,你爸也该结束了,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王甜甜,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想跟,可王甜甜没搭理她,再去看吴大峰,吴大峰也没看她。

    她讨好了半天,结果人家理都不理,回想着刚才追着吕玉溪的模样,嫉妒的火焰都要冒出心口了。

    凭什么都是农村出来的,她们两个人的待遇差这么多,不公平,不公平。

    玉溪和年君玟往学校外走,玉溪觉得年君玟需要平静,所以一直没说话,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难怪上辈子,王甜甜的样貌专业并不突出,可戏约不断,虽然都不是主角,可女配也演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都是讨喜的角色,原来王甜甜的父亲是王导,又想到,李苗苗上辈子死扒着王甜甜,看来是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玉溪小心的看了眼年君玟,王甜甜的妈是年君玟的妈?那王导不会是爸爸?

    随后被推翻了,年君玟的话里的意思,爸爸另有其人的。

    本来身世就够了可怜的年君玟,玉溪更心疼年君玟了,他们两人一比较,她真的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二人到了饭店,玉溪才惊觉,他们牵了一路,松开了手,手心都出汗了,可没人牵着了,这心还不得劲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坐在对面,好笑的道:“怎么,一直看着我的手?”

    玉溪咳嗽了一声,有些发虚的看着别处,她能说,她发现,年君玟的手给她安全感吗?

    年君玟勾着嘴角,把菜单递给玉溪,“你来点。”

    玉溪哦了一声,快速的点了肉菜,年君玟笑着,“看来是真的赚钱了,大方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玉溪骄傲了,“是啊,我和你说......”

    年君玟竖着大拇指,“厉害,叔叔和阿姨知道,更欣慰。”

    玉溪摆手,“你可保守好秘密,我想过年给他们惊喜呢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跳快了一拍,转移了话题,“今天不是假期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年君玟将倒好的水杯递给玉溪,“我要归队了,所以来看看你,日后见面不会这么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很失落,喝了口水,“那什么时候放假?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跳了跳,怎么也忍不住愉悦,脱口而出,“你会想我吗?”

    玉溪水杯差点丢出去,脸蛋爆红,“我,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年君玟凑近了一些,“我会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张大了嘴巴,“我,你,那个。”

    支支吾吾的,脸更红了,她的心理是愉悦的,她否认不了的,可一想到当初为了拒绝年君玟干的事,五味杂陈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,刚才的女人是你母亲吧!”

    玉溪一说出口,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,多好的气氛,她怎么就说出这句话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