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五章 计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何佳丽打量着玉溪,这是她女儿,那个想要遗忘的女儿,当初要是没有这孩子,她也不会被逼着生下孩子,说不定能早回来一年,她打心眼里厌恶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几些日子也没闲着,托朋友查了玉溪学校的资料,父亲一栏写着吕满,那个没用的男人。

    最让她心里堵得慌的,郑琴在母亲一栏上。

    当初她知道郑琴对吕满有意思,故意抢在郑琴前表白的,当初吕满很抢手,长的也好,又能干活,她嫁给吕满时是得意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郑琴伤心的样子,心里就痛快,一个成分不好的人,凭什么长的比她好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成分之说了,可她压在郑琴身上习惯了,只有压住了郑琴,她才觉得自己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郑琴成了吕满的妻子,她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初她是被吕满的长相骗了,可也是她的丈夫,郑琴怎么敢嫁给吕满!

    玉溪站了一分钟,光看着何佳丽变脸了,嫉妒扭曲的嘴脸,真是丑陋,沉默的越过了何佳丽,日后躲着些的好。

    何佳丽一把抓住玉溪的衣服,随后像是碰了瘟疫一样松开,背过手,擦了擦,干笑着,“你这衣服质量挺差的,摸着磨手。”

    玉溪火了,这件衣服是继母省吃俭用给她买的礼物,怒视着,“你有什么责任评判我的穿着?你以为你谁?”

    何佳丽黑了脸,虽然不想认闺女,可女儿对妈妈这么说话,气的她直接抬起手,上来就要给一耳光。

    玉溪可不会傻着被打,常年干活的手可比何佳丽有力气,钳住何佳丽的手腕,“打我?你有什么资格打我?你碰我衣服嫌磨手,我碰你还嫌弃脏了我的手呢。”

    玉溪说完,甩开了何佳丽的手,死劲的擦了下手掌,冷哼了一声,要不是理智,她真相揍一顿何佳丽。

    她也回味过来了,何佳丽摆明来找她,一定知道她是谁了,没有利用价值的她,上来也不演愧疚了,恼羞成怒就动手。

    幸好她死过一次,看清了嘴脸不伤心。

    玉溪咬着牙,转身大步离开,越走越急,发泄着心里的气愤,她觉得,何佳丽真是让人可笑。

    何佳丽傻傻的看着闺女甩她走了,狠狠的甩了两下包,胸口气的直喘,亲女儿对妈这么没礼貌,一定是吕老太说了什么,还有郑琴,一定是郑琴教的。

    何佳丽完全没想过,她从未表露过身份,她鄙夷的态度,换了谁都发火。

    何佳丽扭过身不想在理玉溪,可想到计划,只能咬牙等着。

    玉溪快走了一会,肌肉的酸疼,出了不少的汗,心里的火气散了,深呼吸几次放松,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玉溪没去邮局打电话,主要是人多太杂,她在街道尾找了公用电话亭,黄帽子的公用电话亭,才引进两年,还是崭新的。

    这是新鲜事物,首都的风景线,上辈子,玉溪来过很多次,想给家里打电话,可惜站在里面,没有一次拿起电话过。

    玉溪掏出本子,上面记录着表姐办公室的电话号,投入换来的钱币。

    上辈子没用过,这辈子摸到了,操作很简单,顺利的拨通了号码,等待通话,电话接起来,玉溪道,“您好,我找周玲玲,我是她表妹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笑着,“小溪,我就是你表姐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我还以为别人接的呢!”

    周玲玲咯咯笑着,“我自己一个办公室,你忘了,我是老板的闺女啊!”

    玉溪愣了,“表姐,大姑不是说你,学的会计,去的政府部门吗?”

    周玲玲手指搅动着电话线,“我辞职了,小弟太小了,我来厂子当会计,正好帮他守着。”

    玉溪动了动耳朵,表姐是中专生,没考上大学,学习的会计,表姐喜欢安逸的生活,铁饭碗。

    可几次通话,表姐变了很多,在结合今天的话,她发现,大姑家一定有变故。

    回想爸爸的话,抿着嘴,一定是和大姑父有关。

    周玲玲不想和表妹提这些糟心事,妈妈也说了,不想让家里知道,笑着道:“这是军训结束了,要和我谈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玉溪压下猜想,一只手翻动着本子,“表姐,你知道,我考的首影,学校的女生很多,不是谁都能买得起好衣服试镜和参加活动的,所以我想开家店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也不是在机关单位的小白了,回厂子接触不少经商的技巧,“所以,你要卖二手衣服?”

    玉溪摇头,“不是,我不卖衣服,我打算开一家租衣服的衣服店,从我这里租衣服,表姐,你也知道,都是学生,好的衣服好几百,随便进口时尚点的也要一百多,学生没这么多的钱,又想穿的好些上镜博关注,我觉得开一家这样的店,一定有客源的。”

    上辈子,玉溪没少听学姐们讨论,出去跑个龙套,赚的钱还不够买一身好行头的。

    而且买了一身也只能穿一次,第二次也能穿,可攀比的心,也不好意思穿,花了好几百的钱,只穿一次,太冤大头了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学生,可没有签约经纪公司,所以靠的还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玉溪结合了上辈子听到的,听到表姐有旧衣服,她就想到了租衣服,越琢磨,越觉得可行。

    而且她到底多活了三年,三年时装变化,她是知道的,这就是她的财富,她可以利用新颖的搭配,让衣服重复利用。

    玉溪说道想法,激动的时候还会笔画。

    周玲玲听的目瞪口呆的,她听过卖二手衣服的,可第一次听说租衣服的,皱着眉头,“可客源呢?你也不能光靠首影的吧,不是谁都能出去跑龙套,参加活动的,一个月几单,还不够费用呢!”

    玉溪眼睛亮晶晶的,“我想到了啊,首影附近有舞蹈院校,还有一些别的戏曲学校,客源是够的,日后,我也琢磨了,如果这个成功了,我打算做一些戏服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周玲玲听了这些话放心了,“我这里有很多旧衣服,等我回去给你打包邮寄过去,都是进口的,还有一些正装,我在找朋友弄一些不穿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谢谢表姐了,可我不能白要衣服,我的店,你出衣服,我负责管理,这家店,我们一人占一半。”

    玉溪正等着表姐回话呢,咚咚瞧电话亭的声音,吓了她一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