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三章 后悔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第一反应,李苗苗骗她的,谁给她送信啊,动都没动。

    李苗苗捏着信,心口起伏着,她在门口站了半天,可寝室门紧闭着,走过路过的望着她,脸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撕了信,可她有求于玉溪,她虽然嫉妒玉溪,可也要承认,吕玉溪的确有本事。

    以往在学校汇演,很多的点子都是吕玉溪想的,她想不出来,转了下眼睛,“小溪,我真的是来送信的,教官让我捎过来的,你真的不要吗?那我还给教官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脱鞋的动作停了,能让教官送信,一定是年君玟了。

    袁媛却生气了,站起身,“她是什么意思,抻着脖子喊,也不说明白,好像小溪和教官有什么似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重新穿上鞋,“她故意的,这是逼我出去呢!”

    她要是不出去解释下,不用等到明天,一晚上整个寝室楼都知道她和教官不清不楚了,抿着嘴,李苗苗还真是欠教训。

    李苗苗这回也不急了,见玉溪开了门,扬了扬手中的信,“小溪,你未婚夫拖教官捎来的信,他们是一个队的啊,真是巧的很呢!”

    玉溪憋了口气,卡在嗓子特别的难受,李苗苗澄清了,让她有火难发,伸出手拿信,语气有些讽刺,“你刚才的话,可真容易让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委委屈屈的,“你也知道我这个人,不善于言辞,现在想想的确欠妥当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玉溪抓着信的一角,可李苗苗死抓着,“道歉就不用了,我们又不是朋友,谢谢同学帮我捎信,可以把信给我了吗?”

    李苗苗啊了一声,忙松开信,随后失落的低着头,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真的不管我了吗?真的要这么绝情吗?”

    玉溪扶着门把手,“同学,好走不送,要飙戏请回表演系谢谢!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玉溪利落的关了门,她怕忍不住揍了李苗苗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苗苗懵了,看着紧闭房门,脸色变了又变,她刚才直奔主题好了。

    本来看戏的姑娘们,听到玉溪最后的好,差点没笑出声,见到李苗苗变脸后,议论声大了。

    “变脸了啊,我就说,真是朋友,怎么不开门,挺能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假模假样的人了,可惜啊,男生喜欢得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气的要死,没达到目的,还丢了人,跑了。

    一直观察的袁媛笑着,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李苗苗跑了,真闹不懂,她来干什么?专门送信?”

    玉溪没急着看信,先上了床,冷笑着,“她想参加汇演,可惜和我一样,没有才艺,这不是来找我这个冤大头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太了解李苗苗了,没有本事,还想着拔尖,贪心的很,早晚死在贪心上。

    袁媛的眼睛亮了,“小溪,你是不是有什么好想法啊,帮帮忙!”

    玉溪有现成的,上辈子的拿来用就好了,迟疑的道:“只剩下两天了,时间怕不够。”

    袁媛,“没事,抓紧练习就好了,反正也不指望得奖,面子上过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上辈子的班级争强好胜的,这辈子的班级,老师是假的,连带学生的要求都低的可以。

    玉溪,“那好,明天早上给你。”

    袁媛高兴坏了,“好,我不打扰你看情书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觉得信有些烫手了,背过身,拿起信,空白的信封粘的紧紧的,一瞬间,有种想笑的冲动。

    年君玟这是怕被人偷看呢!

    玉溪小心的撕开信纸,只有薄薄的一张,年君玟的字很好看,都说人如其字,年君玟的字,圆润的很,不会给人视觉的侵略感,字很漂亮,看着舒服,让玉溪诧异了很久,她一直以为,冷冷的年君玟,字应该是棱角鲜明的。

    一张信纸没写多少,玉溪总结了重点,“我会劳逸结合,军训结束去看你,注意身体!”

    玉溪心口乱蹦,她带的劳逸结合,怎么有种邀约的感觉,而且年君玟还回了。

    她有种,计划偏离了初衷的感觉,她不止一次想,年君玟也不错。

    玉溪摸上了脖颈,摇了摇头,还没处对象就能对自己下手呢,这以后打架了怎么办?狠狠的压下刚起来的苗头,合上信,拿起本子写小品。

    幸好,年君玟听不到玉溪的想法,否则肠子悔的更青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写好的小品给了袁媛,“这个小品一共八个人,四男四女,首先声明,我不参加。”

    袁媛,“这是你写的,你一定要参加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摆手,“你们排练,我看着,也能及时调整哪里不对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袁媛见玉溪是真的不想参加,只能作罢,心里琢磨着由谁来演。

    玉溪相对于台前,她真的更喜欢在幕后策划,这比她演更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不得不演,这辈子有选择,她当然随着本心来。

    军训结束后,袁媛已经敲定了人员,而玉溪在第四次碰到总教官后,忍不住开口了,“教官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总教官小声的道,“嫂子,你没有什么信,让我捎走的吗?”

    玉溪微不可见的抽了下眉角,队的汉子都这么热心肠吗?还是八卦更多?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总教官看着跑走了的玉溪,小眉头紧锁着,哎,福利没了,还想着年队一高兴,回去能再免一些训练呢!

    晚上,玉溪是小品的制作人,在班级看着袁媛几人排练,有上辈子的经验,走位表情,拿的很准,帮了不少的忙。

    才一晚,初步完成了,回寝室的路上,袁媛激动的很,“小溪,你好厉害,我觉得,我们能够得奖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着,“你早上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班主任带的没信心了,现在有信心啊,要是压下表演系,那可长脸了,想想就兴奋。”

    玉溪无语了,“你对压下表演戏,可真执着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表演系端着架子,看不起人的样子,看着就来气,就要压过她们才痛快。”

    玉溪想到上辈子,她也是表演系的一员,咳嗽了一声,“好了,快走吧,天色黑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八点钟了,学校格外的静,听着风声,还挺渗人的,五个姑娘,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昏暗的路灯下,蹲着个人影,姑娘家本就胆小,叶梅第一个看到的,颤抖着音,“你们看前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