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章 隔阂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玉溪捂着耳朵,震惊的看着嚎啕大哭的雷音,两辈子,她第一见到姑娘家这么哭的,嘴巴张的大大的,从嗓子里发出哭声,头发凌乱的很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毫无美感。

    玉溪印象里的哭,都是梨花带雨,无声胜有声的,好吧,她见到的都是演技派,惹人怜爱的哭。

    这么纯粹的哭,她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开始被镇住了,可时间久了,声音非但没降低,哭的更伤心了。

    玉溪也沉默了,她从哭声中,听到了悲,听到了发泄,这是真的伤透了心,不忍再看雷音,视线转移到了窗外。

    其实有时候想想,雷音比她还可怜,她至少只有亲妈对她算计,可雷音呢?

    玉溪抿着嘴,当时她只想发泄心里的怨气,只想让何佳丽不好,真没想过雷音会从中看出问题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感慨,雷音的机敏,还是感慨,雷音心里也曾怀疑过,她的话只是压倒了最后的稻草。

    如果再来一次,她还是会说的。

    这时哭声变成了抽泣,玉溪回头,雷音的眼睛已经肿成了核桃,在配上惨白的小脸,整个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玉溪对雷音,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都是被最亲的人算计,心里的痛,她是了解的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想,上辈子,何佳丽没算计到她,她跑了,最后何佳丽如何了?

    雷音又如何了?

    随后晃了晃头,上辈子已经过去了,想也没用,拿着毛巾在盆里打湿,递给雷音,“擦擦。”

    雷音抽着鼻子,默默的接了过去,擦干净脸,平躺在床上,用毛巾盖上了眼睛上。

    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雷音沙哑的声音响起,“今天谢谢你,谢谢你让我不在那么可笑。”

    玉溪垂着眼睛,“你心里早就有感觉,我没帮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雷音低笑着,笑声透着自嘲,“我外公不止一次说过,我爸不是好人,他对我只是给外公看的,可我骗自己啊,我妈死了,爸爸是爱我的,他那么惯着我,可时间长了,我要是没感觉,那就是傻子,可不愿意承认,我只想抓着最后的父爱,结果自欺欺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突然想通了?”

    雷音的声音有些飘,“你的话啊,居心叵测,我再骗自己,对不起死去的妈。”

    玉溪默了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雷音却打开了话匣子,不是她和玉溪多好,而是长久的孤单,她只想倾诉,“我妈是郁郁而终的,老好人的爸爸有了外室,为了保住爸爸的工作,爸爸又负荆请罪道歉,妈妈就原谅了,可心里的坎过不去,本就身体不好,最后知道爸爸还和外室有牵连,外室还怀孕了,妈妈气火攻心,生了一场大病没熬过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慢慢握紧了拳头,外室就是何佳丽了,玉溪的脸火辣辣的,雷音每说一个字,都像是给她一耳光一样,特别的羞愧,特别的疼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该庆幸,庆幸何佳丽早早的走了,幸好没留下来祸害爸爸,她觉得,上辈子,雷音对她真是客气死了。

    雷音的自语,直到校医进来停止了,校医挺尴尬的,见雷音不哭了,呼出口气,新拿了个体温计,“温度正常就可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雷音坐起身,接过体温计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房子本就不隔音,校医在门外听的真切,叹了口气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雷音眼睛还是很肿,指着地上的钱,百元大钞散落在地上,挺壮观的,“我帮你捡起来。”

    雷音恩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溪捡起来放到柜子里,嘴巴微张,一千五,雷国梁真不是好人,这是真把雷音往坏了养呢!

    雷音没成了五毒俱全的人,真是底子好了。

    玉溪不带有色眼镜了,也是能发现雷音一些优点,要强,不浪费,她记得,雷音第一天带回来的菜,剩下的没丢,第二天都吃了。

    校医进来取了温度计,看了眼,“体温正常了,可以回去休息了,晚上的时候吃些清淡的,明天的训练别在阳光下。”

    校医说完出去了,雷音下了床,玉溪看了眼凌乱的床,雷音僵住了,抿着嘴费劲的弄好了。

    玉溪这才收回了目光,她是没打算上手的,她又不是丫鬟,也不是跟屁虫,才不会伺候呢!

    雷音收了钱,她注意到玉溪没要爸爸给的钱,更高看了玉溪一眼,虚弱的笑着,“今天谢谢你,晚上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玉溪没客气,该得的,“恩。”

    雷音的笑容更灿烂了,玉溪默默的转过了头,雷音长的也就清秀,现在这么惨,真没美感可言,辣眼!

    回到寝室,玉溪没有手表,问了时间,已经快五点了,训练要结束了,她也不过去了,直接换了衣服,去水房擦了下身子,舒服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寝室的几个互相扶着回来的,惨得很,玉溪忙起身,“我去给你们打水先擦擦脸。”

    雷音扶着床,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雷音一开口,袁媛几人愣了,在看雷音的惨样,都是不大的姑娘,没什么可记仇,只是雷音独来独往,一直僵着。

    现在雷音开口了,又可怜兮兮的,几个姑娘互相看了一眼,善意是能感觉到的,袁媛忙摆手,“不用,你身体虚,好好休息,一会吃什么,我们给你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雷音咬着嘴唇,在玉溪的目光中,弯下腰,“前几天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几个姑娘傻了,袁媛脸红了,“我也有错。”

    随后几个,“我们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挺喜欢寝室和睦的,看着还在互相道歉,插了话,“你们要互相对不起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噗呲一声,都笑了,互相看了一眼,隔阂没了。

    玉溪很高兴雷音改变自己,随后有些愁了,要是知道她是何佳丽的儿女,雷音会不会撕了她。

    玉溪先去给寝室的打了水,眼睛忍不住看着雷音,内心特别的纠结!

    这时楼下的阿姨敲门进来,“谁说吕玉溪?有她电话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