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八章 阴谋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很快到了中午,玉溪去食堂的路上,发现教官们都偷偷的看她,这绝对不是她的错觉。

    叶梅是敏感的姑娘,也发现了,“我怎么举得教官一直偷看小溪?”

    袁媛骄傲的很,“当然是因为小溪漂亮了,军营都是汉子,清秀的都是美女呢!何况是小溪了,一定惊为天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抽了抽嘴角,她的直觉告诉她,绝对不是因为长相,她在这些教官的眼里看到了八卦,一定还有她不知道的原因。

    中午休息一会,继续军训,下午两点多最热的时候,训练是最痛苦的,玉溪额头上的汗滑落眼里,眼睛特别的难受。

    玉溪想到了玉竹签,她记得,玉竹签摸上去冰凉的,她需要降温,浑身的汗水,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刚升起念头,玉竹签跑了出来,惊的玉溪瞪大了眼睛,紧张的滚动着喉咙,见左右没人注意,慢慢的吐出气,她差点忘了,只有她能看到,默默的收回玉竹签在衣服口袋里。

    果然冰冰凉的,头昏的感觉少了不少,她也算是作弊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女生们已经站不稳了,已经有人申请去树荫下乘凉。

    李苗苗几次想举手,见到玉溪,忍了下来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她不比吕玉溪差,这口气一定要争。
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,咚的一声,玉溪顺着声音望过去,愣了,雷音倒在了地上,脸色煞白的,这是中暑昏倒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,依照雷音的性子,早早就去躲阴凉了,没想到,一直坚持着。

    教官先跑过去,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,正着急,看到玉溪,招着手,“吕玉溪出列,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打着转,教官竟然知道她名字?

    可随后懵了,她帮忙?班级里不少女生呢!

    回头看着袁媛几人,默了,都晃晃悠悠的,别说忙帮了,不给添乱就不错了,她就做个弊,事就落她身上了,早知道,她一定不作弊了。

    玉溪跑过去,任命的扶起雷音,中暑的急救知识她是知道的,这多亏了上辈子,她被下绊子中暑,特意问了校医。

    她半扶起雷音,解开脖领的扣子,又解开了袖口,最后掐人中和合谷两位置,掐了一会,雷音醒了。

    玉溪松开手,使劲的扶起雷音,“我扶你到树下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雷音张了张嘴,最后轻轻的点头,可一点力气都没有,没站稳,全压在了玉溪身上。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”

    教官松了口气,瞧着雷音随时能倒的模样,有些担忧,开口道:“吕玉溪送这位同学去医务室,让校医看看!”

    玉溪抽了抽嘴角,“我自己一个人?”

    教官咳嗽了一声,难得脸上有了尴尬,“我是男的,不方便,而且你看看班里的女生,你是想送一个,还是几个?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黑色的幽默一点笑点都没有,只有黑线。

    玉溪认命了,这个年代,陌生的男女距离保持的远,男生扶了女生,可没有浪漫,只有无尽的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而且雷音也不是善茬,男生要是碰了她,还不是闹翻天了,就冲上午怼了教官,怼了同班男生就知道,谁敢碰她,能要了谁的命。

    玉溪咬着牙,连拖带拉的把雷音弄到了医务室,累的她呼哧带喘的,真沉。

    校医看过后,让雷音躺下,回头对玉溪道:“患者朋友,我这里有干净的毛巾,你一会用湿毛巾给她敷头,然后在用湿毛巾擦拭腋下和大腿内侧,最好是用冰块,可没条件,用湿毛巾也行。”

    校医是男的,交代完就出去了,玉溪眨了眨,她怎么不知道,她成了雷音的朋友?

    玉溪郁闷的拿起干净的毛巾,用凉水浸湿,边拧毛巾边安慰自己,也算是偷懒了,不用在阳光下训练,这么一想,心里的那点别扭就没了。

    毛巾放到雷音的头上,冰凉的毛巾刺激的雷音睁开了眼睛,玉溪凶巴巴的,“你可别怼我,要是敢吼我,自己弄。”

    雷音眨了眨眼睛,咬着嘴唇,一声不吭的,大眼睛一直看着玉溪。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她在雷音的眼里,看到了依赖?一定是看错了!

    玉溪来回换了几次毛巾,又擦了几次,觉得温度下来了,出去和校医说了下情况,校医给了温度计,玉溪拿回来给雷音,“量体温。”

    雷音抿着嘴,几次想开口,可对上冷漠脸的玉溪,又咽了回去,老实的躺着。

    玉溪虽然侧对着雷音,可雷音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,脸更紧绷了,最不想和雷音有牵扯,现在好了,牵扯上了,叹了口气,默算着时间,还差十个数,五分钟到了。

    门,突然被推开了,玉溪吓了一跳,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,拍着胸口,缓了会才顺过神。

    只见罪魁祸首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胖胖的,带着一副眼镜,已经冲到了床边嘘寒问暖了。

    玉溪僵住了,这个人,她认识,雷音的爸爸,何佳丽的丈夫。

    上辈子,对她漠视,见到她跟陌生人一样,说过的话,一个巴掌都没有。

    雷国梁七十年代,事业单位的,八十年代中辞掉了前途无量的铁饭碗下海,算是成功的商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,玉溪不了解,没接触过,她更不知道,把她当空气的雷国梁在上辈子算计她中,充当了什么角色。

    但是她至少了解,雷国梁不是好人,物以类聚人与群分,能和何佳丽生活的,绝对不是善人。

    玉溪想的越多,越阴谋论了,她重生后,什么事情都愿意往多了想,往各种可能去想,越想,冷汗直流,明明闷热的房间,她却感觉到了寒意。

    她换位思考,如果是她骂继母,对继母大吼大叫,爸爸早就收拾她,教她做人了。

    何佳丽是主导的话,那雷国梁呢,女儿不教育,一直放纵,真的是愧疚?

    玉溪忍不住打了寒颤,冷,忍不住去看向雷音。

    雷音正一脸不耐烦,赶着雷国栋,雷国栋一直笑眯眯的,打开钱包,拿出一叠的钱。

    “哒哒”高跟鞋的声音,玉溪绷紧了神经,转头看着门口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