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七章 偷鸡不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大姑父,你怎么在首都?”

    周光明吓了一跳,第一反应不是看玉溪,而是回头看了一眼,随后愣住了,很快笑呵呵的转过头,“小溪啊,你不在学校,怎么来商业街了?”

    玉溪总觉得和蔼的大姑父哪里怪怪的,惊慌的神色,她一定没看错,压下疑惑道:“我出来给家里打电话,还有时间就到处转转,大姑父,大姑和你一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周光明夹着包,西装有些厚,额头上已经出了汗,虚笑着,“没有,她在家里带孩子,现在你表弟可是她全部呢!”

    玉溪觉得大姑父说的对,大姑特别的在意表弟,这辈子能亲自回老家,已经大大出乎她意料了。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证券所,心里一动,大姑父第一批下海的,这些年厂子效益很好,眼光是有的,“大姑父,你懂股票啊!”

    周光明皱着眉头,脸上严肃了,“小孩子家家的,想什么股票,好好上学才是主要的,别动心思,股票瞬息万变的,可不是能做发财梦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缩了下脖子,刚冒头的心思掐灭了。

    周光明打开包,掏出钱,也没数,直接塞给了玉溪,“你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,别为钱的事发愁,你就好好学习,行了,我还有事,你一个姑娘家家的,早点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玉溪懵了,她不是来要钱的,“我有钱,这钱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可惜周光明已经拦了出租车走了,玉溪的两条腿,跑不过四个轮子,手里捏着钱,发愁了,这一叠钱可不少,有五百呢!

    这钱她不能要,打电话给大姑,大姑一定让她收着,最后无法,只能再跑一趟邮局,把钱汇回去,接收人写表姐周玲玲的名字,再拍了电报搞定。

    最后也没什么可逛的了,玉溪舍不得在外面吃饭,回学校吃了晚饭才回寝室。

    寝室里没人,玉溪呼出一口气,她今天跑了,一定得罪雷音了,想想就头疼。

    直到寝室要锁门了,雷音才回来,进来丢下手里的袋子,瞪了眼玉溪,玉溪装作没看见,翻个身睡觉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军训第一天,首影没去训练基地,学校地方够大,在学校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班主任分配了衣服,回寝室换好,就到操场上集合了,说是操场,其实就是一片大空地,简陋的很。

    但也很自豪了,好些首都的大学还没有呢!

    队伍按照大小个排的,玉溪挨着雷音,默了,这运气,简直了。

    从站好开始,雷音的白眼就没停过,玉溪忍不住想,雷音要是知道,何佳丽是她亲妈,在看她就不是白眼了,估计眼神能带刀子了。

    玉溪发愁了,她可是要和雷音相处四年的,处理不好,别想消停了,幽幽的叹了口气,默哀自己。

    学校的新生除了表演系的都到操场了,等了一会,表演系才姗姗来迟,姑娘们多一些,很享受关注的目光,脖子都扬着,要是有两个翅膀,都以为自己是白天鹅呢!

    一直低着头的玉溪,听到身后男生的骚动,抬起头,无语望天,她都转系了,竟然还能挨上本科表演班,她上辈子的班级。

    老天爷,真是厚爱她,这是嫌弃她过的太顺了。

    果然重生了,不是一帆风顺的!

    李苗苗也注意到了玉溪,眼底的嫉妒都要实质了,军装,吕玉溪穿的真漂亮,转了下眼睛,小声的道:“小溪,军装真适合你,没人比你穿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想骂人了,李苗苗矮一些,正好挨着她,她都想呵呵了,这都不在同一个系了,竟然还能说出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李苗苗也是厉害的了,上辈子这句话,可害她吃了不少的绊子。

    还没等玉溪开口,她身后的男生赞同的点头,一脸荣焉的,“玉溪同学的确最漂亮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生,“太给我们系长脸了,实在抱歉,压过了表演系,同学也别伤心,虽然矮了些,穿着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着李苗苗龟裂的表情,差点没笑出声。

    在看表演班的姑娘,已经对玉溪收起了敌意,玉溪轻笑一声,李苗苗的算盘打错了,她不是表演系的,表演系没什么好提防她的,她要是舞蹈系的,她们还能提防一些,可她学编剧导演的,一看就是走幕后的,说不定,她能成大编剧能,未来都是有可能合作。

    还不如搞好关系呢,经过上辈子,玉溪知道,谁也不傻,看看,表演班的姑娘怒视着李苗苗,刚才男生的话,这是都听到了,把账都算在了李苗苗的身上。

    玉溪心情格外的好,偷鸡不成蚀把米,说的就是李苗苗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教官入场了,一水的正步,都有一颗爱国心,看着军人都安静了,这是对军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介绍过后,分配教官,玉溪班,教官很年轻,个子很高,寸头格外的精神,叫王兵。

    玉溪的关注点都在表演班的教官上,依旧是上辈子的铁面教官,忍不住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这辈子,没有她帮衬李苗苗,她要看看,李苗苗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玉溪是受过军训的,动作都知道,练几次就标准了,到没受多大的罪。

    唯一让玉溪煎熬的,雷音脾气暴,竟然是个运动白痴,平衡感差的要死,踢个腿没几秒准倒!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她是丢了李苗苗这个累赘,多了个雷音,还真是公平!

    班级里八个女生,除了两个北方的个子快一米七,站在最后一排,她们这排,只有她和雷音两个女生,雷音到底是女生,不能倒男生身上,只能往玉溪身上倒!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从一开始玉溪无语,然后是整个班级,最后是教官,实在没办法,雷音拎出去单练了。

    首都的天气闷热,随着温度上来,桑拿天开始了,穿的又多,跟蒸笼似的,白皮的脸,都要熟了。

    玉溪班,没有了雷音拖后腿,大部分都是男生,第一个休息的班级,饶是玉溪练过,也难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袁媛拉着玉溪躲到了树下,一直扇着风,眼睛却盯着教官,贼兮兮的道:“小溪,你未婚夫也是当兵的,叫年君玟来着,他怎么没来当教官?”

    玉溪脸颊更红了,随后蹙着眉,她不知道年君玟的兵种啊,这个问题回答不了。

    几个女生八卦着,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总教官,嘴巴都张大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