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五章 找揍吗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李苗苗为了等玉溪,买了东西就一直在寝室,她想第一时间看到玉溪难堪,可等了一下午,都没等到玉溪。

    直到王甜甜出去一趟,带回来消息,吕玉溪转系了,不在表演系了,她们寝室床铺名最先贴好的,忘了揭。

    所以她等了一下午,饿了一天的肚子,什么都没等到不说,还做了无用功。

    而且她在玉溪没来时黑了玉溪,玉溪又转系了,她在寝室,被打上了心机的标记,寝室七个人,五个人对她爱搭不惜理的,她只能像丫鬟似的跟着王甜甜。

    李苗苗压不住怨恨,冲到玉溪面前质问,“你为什么转系?”

    玉溪摸着胃,万幸吃饱了,否则一定倒胃口,冷着脸,“同学,你质问错认了吧!我认识你吗?”

    李苗苗瞪大了眼睛,“你竟然说不认识我?”

    玉溪嘲弄着,“我该认识你吗?”

    李苗苗胸口气的直喘,“算你恨,我真是看错了你,我们从此不再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玉溪笑了,“我的记性一直很好,我没记错,我们早就不是朋友了,我打你一顿难道不深刻,你还想再被揍一顿,欠打啊!”

    李苗苗愕然,“你.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的室友没绷住,噗呲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李苗苗的脸成了猪肝色,可心里更加的恐慌,她认识的玉溪不见了,眼前的玉溪太陌生。

    王甜甜见到玉溪的容貌,嫉妒了,本来是看戏的,没成想,反被奚落,听着周围的议论,绷不住表情了,到底是公共场合,还知道收敛性格,咬着嘴唇,“我买回去吃了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左看看远去的王甜甜,又看看冷脸的玉溪,最后跺着脚,追上了王甜甜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李苗苗讨好着王甜甜,王甜甜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,可玉溪知道,王甜甜心里恼怒的很。

    玉溪感慨,不愧是表演系的,处处端着演技。

    袁媛吃好了,性子也直,“小溪,你原来是表演系的啊!”

    玉溪也没打算瞒着,大方承认,“恩,我本来是要报考首都大学的,后来个人原因报考了首影,我知道自己不适合表演,当演员,后来分数高,所以办理的转系。”

    室友们都放下了筷子,瞪大了眼睛盯着玉溪,问的特别齐,“你高考多少分?”

    玉溪被六双眼睛盯着,咳嗽了两声,“差七十分满分。”

    袁媛捂着胸口,“我要有这分数,必须上首都大学啊!”

    玉溪干笑了一声,“当时不懂事,最后只能转系了。”

    袁媛几人互看了一眼,都不傻,这里面一定有故事,也没问李苗苗是谁,不过记在了心里,日后可远着点李苗苗。

    回到寝室了,雷音还没回来,第一天入住寝室,大家都挺兴奋的,聊着各自的囧事。

    最后闲聊到年君玟身上,六人齐刷刷看着玉溪,大有玉溪不招,酷刑伺候的意思。

    玉溪咽了下口水,语气里有些虚,“我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寝室的姑娘们炸了,她们恋爱都没谈过,玉溪就有未婚夫了,正是对异性好奇的年龄,玉溪在她们的眼里一下子更高大了,过来人啊!

    玉溪面对室友求知的眼神,头皮发麻,她也没恋爱过啊,她和年君玟是假的,让她哪里有经验可分享的,急的脸红了。

    这更让大家误会了,别小看姑娘们的好奇,袁媛离玉溪最近,感觉到玉溪逐渐升温的体温,浓浓的八卦着,“你们拉手了没?到没到亲吻的步骤?”

    玉溪瞬间成了红脚虾,熟了,头皮都是热汗,这个问题,拨弄的心肝乱跳的,他们牵手了,对,牵了,而且还牵了好久。

    至于亲吻,玉溪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了,这个话题,羞人啊!

    随后玉溪呆了,他们是假的啊,她害羞个什么劲,可这心脏怎么咚咚的乱跳!

    玉溪半天没回应,几个姑娘眼神交流着,当然忽略掉八卦和一丝小猥琐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咚”寝室门被大力的推开,吓了玉溪几人一跳,雷音拎着饭盒黑着脸走进来。

    玉溪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,她没想到,她还有感谢雷音的时候。

    雷音回来了,破坏了寝室的气氛,寝室几个姑娘除了雷音外,大家已经亲密了,所以才会八卦,可雷音来了,都回到了自己的床铺。

    刚才热闹的寝室,瞬间安静了,雷音憋着气,把饭盒用力的放到了桌子上,高傲的抬着头,像是个孔雀似的,观看着大家的反应。

    只可惜,除了玉溪好奇雷音,其他人洗漱的洗漱,休息的休息。

    雷音抿着嘴,打开饭盒,饭盒里有排骨和红烧肉,很棒的菜,可惜没人看。

    玉溪余光见雷音吃了几口,不吃了,盖上盖子放到了抽屉里,坐了一会,拿出漂亮的钱包,竟然把钱都倒了出来,百元大钞好几张,还有些花花绿绿的零钱。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雷音刚才幼稚吸引目光的行为,真的和她印象里的人是一个?

    玉溪记忆里的雷音,每天都怼何佳丽,怼父亲,只要何佳丽不痛快,雷音就痛快,玉溪刨除有色眼镜看雷音,雷音的性子成这样,何佳丽的责任。

    玉溪不再看雷音,沉默的看着棚顶,没有没由来的恨,上辈子,雷音的父亲,对雷音的愧疚都要实质了,雷音有求必应,玉溪脑子开了不少,想的多了,脸色就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猜想,何佳丽的罪孽还真深重!

    因为有雷音,大家都早早的休息了,可能都累了,没有人失眠,早上精神满满的醒了。

    开学第一天,姑娘想把好的一面展现出来,玉溪也没免俗,选了衬衫和牛仔裤配上小白鞋和马尾,青春的味道。

    本来玉溪还想,雷音又要落单了,没想到,人家洗漱先走了。

    玉溪所在系只有一个班,一共才十八人,和表演系两个班,一个本科班,一个大专班,每班二十人比起来,少得可怜了。

    玉溪班级,女生八人,正好一个寝室的,其他的都是男生,大部分男生都有着当导演的梦,也能吃苦,所以男生多。

    玉溪受到了重点关注,教室里乱哄哄的,隐隐听到,“咱们女生只有八个,可一个就够碾压的了。”

    班主任没到,学生会的先到了,进来敲着门,“安静。”

    等看到玉溪卡住了,惊讶的很,“你怎么在这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