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三章 生母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餐馆外一位穿着时尚的年轻姑娘,黑着脸不依不饶的,旁边站着保养不错的女人,女人大概三十多岁,烫着卷发,讨好的神态破坏了娇好的容貌。

    玉溪以为哪怕见到了,她都可以当成陌生人,可真的遇到了,她无法冷静,只有满腔的怒火,灼伤着她的心,逐渐蔓延全身,肌肉紧绷着,眼里的怒火像是要迸发出去一般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女人,她的生母何佳丽,自私到骨子里的女人,只要对她有利,她可以放下自尊去讨好继女,继女就算指着鼻子骂,她也能笑呵呵的听着。

    玉溪眼底讽刺,上辈子,她被何佳丽带回家,一心以为,何佳丽是为了她才会对多年忍让的继女不在妥协,她以为,生母是爱她的,哪怕当初离开,也是迫不得已,她听到雷音骂她,一度以为她过得不好。

    直到差点被卖了,才知道,她的出现,让何佳丽看到了反击的机会,不仅想从她身上得到利,还想借着关系,压雷音外家一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何佳丽对她的母爱,她的出现对于何佳丽而言,只是机会和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玉溪指尖掐着掌心,面无表情的看着何佳丽急的满头是汗,无计可施的模样,莫名的有些爽,闷热的饭馆瞬间凉了不少。

    门外的声响,餐馆的人都听见了,纷纷看着热闹,女儿骂母亲,大新闻,议论声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玉溪身后的小姑娘惊呼着,“竟然是雷音?”

    姑娘的父亲黑着脸,“身为儿女谩骂父母,人品太差了,你给我听好了,要是敢和她接触,回家看我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缩着头,“我和她在报名时认识的,我以后一定离她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了这些话,却触动了心弦,她一直觉得能在何佳丽身上看到谁的影子,现在清楚了,何佳丽和李苗苗是一类人,心机深的很。

    瞬间看透了更深的意图,何佳丽是忌惮雷音外家,可也不至于让雷音骂她,这都是她一点点退让惯出来的,何佳丽的心太恶毒了,让玉溪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一个脾气暴躁,谩骂继母,仇视父亲的人,就算是有外家,可谁家又能忍受得了这样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玉溪的脸色特别的差,手也在抖,刚才还觉得何佳丽被骂解恨,现在才知道,何佳丽故意而为,对何佳丽有了更深的认识,万幸遇到了今天的一幕。

    年君玟担忧玉溪,可不敢冒然出声,怕吓到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玉溪。

    年君玟移开目光,看着何佳丽,心里有猜测,这应该就是玉溪的母亲了,眼睛闪动着,记在心里,准备去查一查。

    何佳丽脸色一直小心翼翼的赔笑,可心里恨不得弄死雷音,默念了心经,才忍住了火气。

    今天的人丢大了,可雷音的名声也传出去了,她又觉得心里爽快,见大家都同情她,含着眼泪,“你不愿意见到我,我现在就回去,我给你两百块,你想吃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玉溪闭眼了眼睛,李苗苗比不过何佳丽,何佳丽的演技如火纯情,刻在骨子里的,她有些想笑,她的身边处处是演技派。

    玉溪睁开眼睛,正好对上了何佳丽含泪的眼睛,玉溪沉默的看着,待见到何佳丽僵住了表情,眉头微挑,这是看到她了,讽刺的勾着嘴角。

    何佳丽猛的退后了一步,手都在抖,女孩长的太像吕家人,一定和吕家有关系,她第一个反应,不能让女孩认出她,不能让吕满缠上她,她不能带拖油瓶,她不能有乡下亲戚。

    玉溪摸着自己的脸,这是认出她了,可辨识度真是高啊,吕家长的都好,她更像小姑姑,却比小姑姑更精致,她万幸长的不像何佳丽,否者每天从自己脸上看到何佳丽,她会殴死的。

    何佳丽跑了,玉溪讽刺的想,这才是何佳丽见到她时,正确的反应。

    玉溪收回目光,淡淡的看了眼懵了的围观者和雷音,轻笑了一声,雷音可要感谢她,要是没有她,雷音收了两百块钱,那名声彻底臭了。

    94年五十块是大钱,两百块,太让人眼红嫉妒了,不要把人心想得太好,出于嫉妒,明明只有三分的事,也会多加渲染,成了十成十。

    年君玟见玉溪转回头,松了口气,随意的口气道,“你生母?”

    玉溪抬眼,“眼睛挺毒的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承认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纠结了,他要是没记错,玉溪刚出生不久,她生母就走了,玉溪怎么认出来的?难道叔叔偷偷藏着照片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年君玟脸色变了变,叔叔心里不会还有前妻吧!

    这对郑姨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菜上来了,玉溪动了筷子,看了眼年君玟,脸都要皱一起了,玉溪转了下眼睛,她以前性子直一些,从来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同了,她会多留意,多想,已经形成习惯了,回忆着刚才的话,明白什么话触动年君玟了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误会,玉溪还是解释道:“我从奶奶那里看到的,奶奶留着照片,第一,让我认清丢弃我的人,第二,咳,奶奶怕她自己忘了,还想揍一顿何佳丽,出一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玉溪说的都是真的,可惜,上辈子,她没信奶奶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抽搐着嘴角,这的确是吕奶奶的思维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,他年纪小,也没接触过几次何佳丽,早就忘记了长相,能有印象,因为郑姨,他记得当年郑姨偷偷去吕家大门外站了好几回,直到吕家的灯熄灭了,郑姨才回来。

    玉溪说清楚了,低头吃饭,她是真饿了。年君玟心里的疑惑解了,大口的吃着饭,两个人打扫的很干净。

    一顿饭,花了二十块,玉溪心疼的直抽抽,太奢侈了,默念了该出血,才忍下心痛。

    随后玉溪去买了日用品,看到热水瓶,狠了狠心,也买了个,一共花了五十块。

    回到寝室楼下,外人不能进了,玉溪接过网兜,“今天谢谢你了,如果没有你,我还不知道要忙成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应该的,你初到学校,有什么事随时找我,别自己硬抗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玉溪动了动耳朵,最后的话,太容易让人误会了,“那个,时间不早了,你也回去吧!”

    年君玟抿着嘴,从衣服兜里掏出信封塞给了玉溪,“别弄丢了,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玉溪盯着信,傻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