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章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年君玟站的笔直,有神的目光注视着出口,见到玉溪,眼睛格外的亮,快步的上前,在玉溪呆滞中,已经顺利的拎走了行李。

    玉溪空着手,反应慢了半拍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年君玟微不可见的上前一步,拉近了与玉溪的距离,又错了一步,和玉溪站在一起,正面对着薛雅和孙肖。

    年君玟对位置很满意,这才侧头回答玉溪,“郑姨告诉我的,我正好有时间,郑姨托我送你入学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没怀疑,只是觉得太麻烦年君玟了,“我自己去就可以了,已经麻烦你很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没接玉溪的话,反而道:“你朋友,不介绍下?”

    玉溪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还是给年君玟介绍,“薛雅,你见过,我朋友,这位是薛雅表哥,我学长孙肖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伸出手,“年君玟。”

    孙肖眼睛闪了闪,“你好,听说过你,玉溪同学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尽量的绷住了表情,玉溪的脸已经红透了,掩耳盗铃的低着头,装作没听到,可心里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玉溪不敢看年君玟了,她都能想到,年君玟一定在嘲笑她,在家的时候,她可没少作,现在有种自己打自己脸的感觉,火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年君玟后面说了什么,玉溪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晕乎乎的,直到薛雅和孙肖走了,玉溪才反应过来,她不想和年君玟单独相处啊!

    可惜晚了,眼睁睁的看着薛雅上了公交车。

    年君玟勾着嘴角,饶有兴趣的看着玉溪鸵鸟的姿态,心情好到飞起,他还想着怎么进展,没想到神来之笔,也打开了他的新思路。

    这趟请假太值得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觉得,他要是不主动说话,玉溪能一直憋着,眼看着日头高了,首都的太阳也挺毒的,“时间不早了,再等一会入学的人多了,要排好久的队,走吧!”

    玉溪动了动耳朵,仔细的分辨着年君玟的语气,和以前一样,松了口气,嗯了一声,率先的往公交站走。

    年君玟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大了,这丫头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,这是个好现象,大步追上玉溪,可随后皱着眉,“你知道怎么走?”

    玉溪头皮都炸了,还好反应快,“火车上,薛雅表哥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眉头纠结在一起了,孙肖名字从二级防备,晋升到了一级防备,他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了。

    公交车人很多,都是学生和家长,玉溪没等下一趟,下一趟人一定更多,硬着头皮上了公交。

    人挤人,公交开着窗也没用,车内的温度很高,玉溪不出汗的人,脸颊都红了,身后的人还挤着玉溪,玉溪抿着嘴,连个扶手都碰不到,十分的不舒服,双手抱着胸,尽量的和前面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车子启动了,玉溪站稳了,惊讶身后没在挤她,回头一看,对上了年君玟的眼睛。

    年君玟身材高大,一只手扶着头上的扶手,一只手拎着行李,挡住了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玉溪的心又跳快了一下,脸蛋也不知道是热的更红了,还是别的,秀眉拧成了疙瘩,她发现,自己有些不能自然的面对年君玟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目光闪了闪,“可以过来一些,还有些地方。”

    玉溪条件反射的摇头,她可还记得未婚夫的事,她怎么好意思往前,可惜老天都不帮玉溪,红灯停,惯性使然,玉溪扑进了年君玟怀里,等想退开,身后的一点空位置已经被占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可不是少汗的人,成年的男人,新陈代谢快,又在狭小的空间内,汗水打湿了衣服,玉溪的鼻尖能感觉到,脸涨红着,耳尖红的都要滴血了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年君玟,男性的荷尔蒙围绕着她,玉溪觉得,呼吸都不自然了,双手只能抱在胸前,一动不敢动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脸也红了,拎着行李的手,手背上青筋鼓了出来,这算不算抱住了玉溪?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耳朵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,良好的自制力瞬间瓦解,即享有又煎熬,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车子到站了,玉溪逃似的下了车,手一直扇着风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去,脸上的温度是下去了,可心得病了,看到年君玟,又在不规律的跳动。

    年君玟下车,一直注意着玉溪,微风拂过,好像吹动了心尖,愉悦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玉溪平静了不少,眼看着学校就在眼面,玉溪觉得她应该把未婚夫的事说明白,等年君玟走进,开口道:“那个,未婚夫的事,我要解释下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垂着目光,“好,你说。”

    玉溪的手揪着两边的麻花辫道,“这要从你留下钱说起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语言能力强,三言两句交代清楚经过,最后道:“那个,我妈说,女孩子太漂亮不是好事,所以,我没反驳李苗苗的话,也没解释,事情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眼睛格外的亮,咳嗽了一声,“所以我是你的假未婚夫?”

    玉溪低下了头,她觉得欠年君玟的更多了,可她太弱小了,抿着嘴,“你要是在意,我去解释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翻着白眼,都主动入套了,他要是让人跑了,他可真够缺心眼的,尽量笑着,“我不在意,我能帮到你很高兴,这样也能让郑姨安心不是,郑姨养了我几年,这点小事不是事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松了口气,下定了决心要努力成长,她可不能耗尽了年君玟对继母的情分,人还是要独立的好,自身强大了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玉溪感激的道:“谢谢,谢谢,这事算你帮我的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你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等的就是这话,“好。”

    现在说清楚了,玉溪腰杆子直了不少,带着年君玟去学校,可还没进校园大门呢!

    玉溪就被人拦住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