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九章 退败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车厢过道的人不少,又是夏天,哪怕开着窗户,汗水也止不住的流,李苗苗挤过来,衬衫基本都要透了。

    还好李面穿的多一些,否则走光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走光,但是一些猥琐的目光,让李苗苗觉得十分的不舒服,双手抱在一起,羞耻心直冲脑顶,脸涨红着。

    玉溪坐着没动,无视了李苗苗。

    李苗苗脸色变了变,玉溪的无视,比被人目光猥琐更让她羞愤,可想到去首都的路程,心里在气愤都忍住了,嘴角微微的咬着嘴唇,好像很委屈一样,大大的眼神控诉着。

    女人柔弱的一面,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。

    玉溪静静的看着李苗苗表演,她好奇极了,好奇李苗苗接下来会干什么。

    李苗苗没让玉溪失望,大眼睛里挤满了泪水,半落不落的,那个可怜劲呦,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,声音颤抖着,“小溪,你真的不理我了吗?买票不一起,走也不一起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玉溪眼底是震惊的,她低估了李苗苗的厚脸皮,沉默了,难怪李苗苗能在娱乐圈混得开,她的厚脸皮,一定是她成功的秘诀之一。

    李苗苗一直观察着玉溪,玉溪依旧不理她,心里的怨气已经到了最高值,看到拿报纸的孙肖,眼底闪过惊艳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长真英俊,心忍不住动了下,揪动的感觉,心脏跳动的越发的剧烈了,潜意识的整理着衣服,想展现最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玉溪抽了抽嘴角,她认识李苗苗多年,虽然被李苗苗的演技欺骗,可李苗苗的性格还是看得透的,这是看上孙肖了?

    上辈子,李苗苗看孙肖的眼神好像就不对,仔细回忆着,越发的肯定了。

    玉溪复杂的看着孙肖,这桃花可不好,烂桃花一支,说不定,最后成了桃花煞,万分的同情孙肖。

    孙肖本不想理女孩子的矛盾,可看不懂吕玉溪的眼神了,同情他?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着,思想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,可在外人的眼里,那就是俊男靓女的深情对视。

    李苗苗的嫉妒控制不住了,忘了来的目的了,脸一下子扭曲了下,很快又变了回来,捏着嗓子,柔柔的道:“小溪,我本以为你未婚夫会送你的,没想到不是,说真的,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,这彩礼都收了,应该定日子了吧!”

    玉溪脸黑了,她就知道李苗苗是记吃不记打的,注意到李苗苗眼底的得意,玉溪冷静了。

    其实流言利用好了反而是保护的措施,玉溪想的多了,今天就算揍了李苗苗,她也不能缝上李苗苗的嘴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,李苗苗一定会继续散播流言的,她是没办法阻止的,与其被动的去接受,不如承认下来,她是有主的,万一没躲过该发生的,军嫂的身份,也会让人忌惮一些。

    玉溪这么一想,呆住了,她好像很自然的接受了军嫂的身份,而且潜意识里不是很排斥年君玟。

    玉溪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,薛雅忍不住了,拍着桌子站起身,指着李苗苗,“你别满嘴跑火车,李苗苗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坏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缩了缩脖子,“我,我说的都是真的,不信,你问玉溪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心里很激动,自认为断了玉溪的桃花,正等着玉溪反驳她,她好坐实了订婚的事,还要黑一把玉溪的人品,一环环的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玉溪讽刺的道:“你可真时刻关注我,本来保密的事,都让你知道了,你是不是蹲我家墙角了,放心好了,等结婚,一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没反应过来,瞪大了眼睛,“你竟然承认了,不对,你不应该承认的,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李苗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脸一下子白了。

    玉溪嘲讽着,“没想到我会承认?让我猜猜,我要是没承认,你一定会说我,嫌贫爱富,人品不好,白瞎了容貌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苗苗瞳孔微缩,微妙的表情证明了,她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车厢里,看热闹的人多了,本来见玉溪一直冷着脸,自动的同情着李苗苗,可现在剧情急转,车厢里的人眼神变了。

    车厢里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,最后不再掩饰,都是在谈论着李苗苗,小姑娘看着文弱的很,心肠却是坏的。

    还有当妈的,借机教育着儿子,日后不能要这样的女朋友,心机太深了,为了避免日后婆媳矛盾,就差把李苗苗比做蛇蝎心肠了。

    李苗苗脸皮再厚,到底刚成年,双手捂着脸,低着头挤开了人群,冲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玉溪直到李苗苗走了,才收回了目光,心里为自己高兴,觉得自己又成长了许多。

    薛雅气呼呼的,“小溪,日后要离李苗苗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玉溪勾着嘴角,“我和她决裂了,日后不惹我,就是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薛雅高兴了,“这就对了,我一直觉得李苗苗假,我的直觉果然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嘴角的弧度更漂亮了,薛雅别看心大,可人家有着灵敏的直觉。

    孙肖忍不住多看了玉溪几眼,眯着眼睛,眼底闪着趣味,突然有些期待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行程,李苗苗没再出现过,两天的路程过得很快,到首都的时候正好是早上,天气还不是很热。

    在车厢里,闻了两天的汗味,下了车,玉溪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雅有些受不了了,捏着鼻子,“我这身上都要酸了,不行了,我去找家旅馆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玉溪本就是汗少的人,刚才又在卫生间换了件衬衫,她不舍得花钱,开口道:“那我先去学校,等放假了,我再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薛雅,“你自己去报道,我不放心啊,算了,我不洗了,先陪你去报道。”

    玉溪摆手,“真不用,我都成年了,不会丢了的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她对首都熟啊,真丢不了。

    可惜薛雅听不进去,拉着玉溪的手顺着人流出了站口,玉溪手里拎的包挺重的,有些跟不上薛雅。

    突然薛雅停下来了,笑着,“难怪要自己去报道,原来有人接啊!”

    玉溪傻了,从薛雅身后探出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