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八章 乐祸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孙肖,首影的学长,明年火速窜红的男演员,接下来两年两部戏,反响都不错,还拿了奖,成了学校最让人羡慕的一位。

    最后走到什么位置,拿没拿奖,玉溪不知道,她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竟然会遇到孙肖,重生后,改变的太多了,她对孙肖印象这么深,出于感激。

    当年被诬陷退学,孙肖也在场,他是唯一一个为她说话的人,可惜人言甚微,并没有帮到她,可也让她冰冷的心得到了一丝温暖,至少还有人相信她的人格。

    孙肖走近了,玉溪条件反射的想躲,退了一步,愣住了,她已经重生了,他们是不认识的,瞬间收回了退后的脚。

    薛雅跑到玉溪面前,“等久了吧!”

    玉溪微微的摇头,眼神却忍不住偷看孙肖,正巧孙肖看过来,玉溪心虚的低下头,暗骂自己,日后碰到的熟人更多,她要适应,这么告诉自己,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薛雅冲着孙肖挥手,笑眯眯的介绍着,“玉溪,这是我表哥,孙肖,也是首影的学生,已经大二了,正好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随后对着孙肖道:“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玉溪,今年首影的新生,表哥,你可多帮帮,别让人欺负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首影不缺美女,孙肖一直以为自己免疫了,可看清楚后,愣了,还好表演系的,稳得住面部表情,温和的道:“学妹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已经调整好心态了,客气的回着,“请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孙肖客气的点头,没在口说话,他见多了美女经不住诱惑,只希望眼前的女孩子能够守得住本心,可真的能吗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周身都散发着疏离,不再开口,当着背景板。

    玉溪不是一个主动搭话的人,孙肖能够几年就火起来,心思手腕都是有的,她没天真到凑上前去,收敛了心神,回到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吕满见闺女的朋友到了,笑容更深了,人多好,能够互相照应,可还是忍不住叮嘱,“火车上也要注意,现在人心坏着呢,干什么去都找个伴,听见了没?”

    玉溪保证着,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吕满双手磨蹭着,小心翼翼的问,“真的不想要地址吗?虽然她心狠,可有事应该不会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讽刺的笑了下,“爸,咱家没搬过家。”

    吕满叹气,闺女看的比他明白,这么多年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过,也没问过,在那个女人的心里,他们父女早就抹除了,闷闷的道:“有事记得打电话,实在不行就给年君玟打电话,他的电话号记住了吧!”

    玉溪点头,“恩,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可不傻,她现在弱小的很,虽然转系了,杜绝了一些可能性,可就怕万一呢!

    所以在没能力保护自己的时候,她要尽可能的保护自己,能想到的人,只有年君玟了,欠年君玟的,她会慢慢还,她心里是有账本的,每一次人情都记得。

    候车室的广播响了,开始检票,玉溪挥别了父母和弟弟们,隐藏了不舍,转身挺直了腰杆,她骨子里有着不服输,无论上辈子还是重生后,她从来没想过窝在家。

    她要努力去改变命运,只有闯出去,只有努力的去跃龙门,她才能改变家人和自己的未来。

    上了火车,硬座的票,玉溪和薛雅坐在一起,薛雅搂着玉溪的胳膊,“我真羡慕叔叔阿姨能送你,不像我家,爸妈都忙,别说送去学校了,连送行都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玉溪道,“虽然叔叔阿姨没来,可他们也是爱你的,瞧给你带了不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薛雅笑着,“那倒是,他们也想送,可真的没时间,还好你能陪我一起走,我才不会无聊。”

    玉溪意有所指,“即使没有我,你也不会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薛雅笑眯眯的,“我和表哥可聊不来。”

    玉溪扫了孙肖一眼,孙肖正无奈的看着薛雅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空荡荡的车厢坐满了人,还有站票的,没办法,学生开学的日子,家里好不容易考出个大学生,有些钱的,恨不得一家子都去送行,车票也就紧张了。

    玉溪只扫了一眼,转头看向窗外,父母还在检票口站着,玉溪忍着的酸涩感爆发了,眼眶红了。

    薛雅突然拉了把玉溪,玉溪吸了下鼻子,微侧着头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薛雅心大也没注意,反而兴奋的很,“你看李苗苗。”

    玉溪顺着手指看过去,还真是李苗苗,李苗苗没买到坐票,正拧着眉头,眼里恼火的很,嫌弃着身边的乘客。

    玉溪想起了上辈子,她和李苗苗一起走的,只买到了一张坐票,两个人关系好,说好了一人一会,可最后李苗苗昏倒了,一直坐到了首都。

    一想起来,玉溪再次被李苗苗的演技折服,看着满头是汗的李苗苗,忍不住幸灾乐祸,这次她要看着李苗苗站到首都。

    火车鸣笛,车厢缓缓的启动,车箱里的学生,带着对大学的憧憬,告别了家乡,不知道谁喊了一声,“大学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车厢不少人相应,欢呼声冲散了离别的伤感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青春洋溢的学子,嘴角含笑,本来就漂亮的眼睛,更是让人移不开眼角。

    薛雅眨着眼睛,“小溪,你真漂亮,不行了,我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觉得自己是见过场面的,可薛雅一嗓子,所有人都看她,脸一下子红了,脖子都透着粉嫩,本能的想低下头躲起来,又想到日后面对的更多,强迫着自己挺直了脖子,笑容更自然大方,清清爽爽的少女,很容易给人好感。

    何况玉溪的美更具有亲切力,不属于侵略的美,车厢的家长都报以善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李苗苗也看到了,心里嫉妒的要死,眼睛转了下,小声的道:“借过让一让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