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七章 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客厅内,爸爸和小姑姑各占据客厅一角,两人怒视着对方,像是斗鸡眼一样,继母和大姑姑站在一起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玉溪进来打破了紧张的气氛,见小姑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这目光太凌厉了,偷偷咽了下口水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姑姑哼了一声,明显把从爸爸身上受的气发泄在了她身上,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郑琴本来不想插嘴的,可是个护犊子的,拉过闺女,脸也落了下来,“有什么火冲你大哥发,瞪小溪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吕丽娟脸色变了变,没想到大嫂会开口怼她,两口子一起欺负人,这心口的气更大了。

    吕丽芬多了解妹妹,忙上前劝说,“你这性子真该改改了,爸妈都说了,不会去你家,你回来发什么脾气,又不是你哥的错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了这话,抽了抽嘴角,她还以为怎么了,刚才一急忘了,上辈子只有小姑姑自己回来了,好像也吵架了,不过上辈子更复杂,然后气愤的走了,原来是这事。

    吕丽娟火气没下去,“爸妈就是老思想,去女儿家怎么了?为什么非要跟着哥。”

    玉溪见爸爸脸又黑了,对小姑姑无奈了,小姑姑怎么就没想过,爷爷奶奶走了,爸爸以后还怎么在村子里住,还不被人的吐沫给淹死。

    爸爸没对小姑姑动手,玉溪觉得,爸爸对小姑姑的忍耐性真好。

    吕丽芬是明白人,板着脸,”别胡闹了,你有这精神头,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家吧!”

    玉溪耳朵动了动,大姑姑这个信息量有些大,再看向小姑姑,一下子成了哑炮,脸涨红着,最后没了音。

    玉溪的好奇坏了,小姑姑家里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可惜没人告诉玉溪,大姑姑拉着小姑姑去海边谈心了,客厅里有玉溪一家人。

    还是自家人自在,郑琴呼出口气,心里累,每次小姑子回来,精神都紧绷,坐下缓了一会,才想起来,“小溪,我们回来,你没在家,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玉溪忙道:“我去村里接年君玟电话了,他已经到了,还把转系的事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好消息,吕满两口子脸上有了笑容,连说了三个好字。

    吕满摸出烟纸卷了烟,“君玟这孩子真不错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偷偷的掐了把丈夫,吕满忙住了嘴,瞄了眼闺女,见闺女脸色没变,才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玉溪眨了眨眼睛,父母的小动作尽收眼底,因为流言的事,父母尽量不会在她的面前去提年君玟的名字。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”

    时间流逝,四天很快就过去了,奶奶也调整好了身体,手术当天,全家人都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癌症,奶奶没从手术室出来,没听到医生说手术成功,家人的心都提着,眼睛盯着手术室的灯,深怕错过了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上午八点进的手术室,直到下午一点手术室的灯才熄灭。

    玉溪的屁股都坐麻了,可身体快过反应,第一个冲到了门口,等待着医生。

    虽然医生的笑容很疲惫,可语气中透着喜悦,“手术很成功,很快就会出来,先要住院观察,家属也要多准备些营养进补,等一会来办公室找我,我在具体说。”

    玉溪的谢刚出口,就被小姑姑挤到一边去了,反正她已经得到奶奶的消息,退后了几步,等着奶奶出手术室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奶奶回到了病房,玉溪看着还没醒过来的奶奶,傻傻的笑着。

    虽然还有很长的康复和观察期,可最好的一步已经迈了出去,她不用再担心奶奶像上辈子一样去世。

    这就是好的开始,玉溪的目光又看向了爸爸,因为李苗苗的流言,她和李苗苗当着村里人的面决裂了,两家就差成仇了,她也不用担忧爸爸再被李海骗。

    玉溪嘴角翘的高高的,生活向着好的方向去发展,她也要打起精神,马上就要开学了,想到公司的名字,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郑琴一直留意着闺女,担忧的摸着闺女的额头,“哪里不舒服?脸色这么差?”

    玉溪松开拳头,摇摇头,“阳光晃的,妈,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仔细的打量着,闺女脸色红润,笑了,“的确是我看错了,你守了一天了,带着弟弟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玉溪看了眼熟睡的奶奶,估计奶奶一时半会是醒不了了,“好,我明天再过来,帮我和奶奶带声好。”

    郑琴,“好,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溪带着两个弟弟回家,时间还早,回到屋子收拾着行李,还有两天她就要走了,火车票在薛雅的手里,她直接去火车站汇合就好了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事,投出去的文章石沉大海,一点的消息都没有,她是等不到回复了。

    玉溪细数着自己的家当,私房钱还剩下一百二,大姑给了五百,小姑姑知道后也塞了五百,一共一千一百二。

    玉溪心里挺复杂的,前一阵子还在为了钱压的喘不过气,现在她手里竟然有了一千块钱,人生真是奇妙的很。

    随后的两天,玉溪都在医院陪着奶奶,吕老太也抓紧了时间,尽可能的多教孙女生活的经验,玉溪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爸妈送的,两个弟弟也跟来了,等薛雅的时候,郑琴看着漂亮的闺女,还是不放心,“有什么事,一定要给家里打电话,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玉溪忙保证,“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吕满内心纠结的很,终究抵不过对女儿的担心,开口道:“记下个地址,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,有急事可以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玉溪猛的抬头,直勾勾的看着爸爸,爸爸说的是谁,她已经猜到了,像个刺猬一样,竖起了身上的刺,“不需要,以前能用刚出生的我威胁你,你认为她对我还有感情吗?”

    吕满嘴唇哆嗦了下,没想到闺女一下子猜出了是谁,嘴唇微张,终究没说出劝说的话,因为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,那个女人,最爱的只有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一家人都不说话了,直到薛雅一家来了,玉溪呆呆的看着薛雅身后的人,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