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六章 争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吕满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扁担也不要了,几步跑到闺女面前,夺走了锋利的菜刀,握在自己手里,提着的心才放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吕满又怒了,怒气冲着李海,认定了李海欺负闺女,才让闺女动了刀子,一手拿着菜刀,一只手抄起棍子。

    玉溪回神的时候,爸爸已经凶神恶煞的追着李海到处跑了,都说横的拍不要命的,李海在横,也怂了,最后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玉溪移开目光,偷偷的看着小姑姑,没错,与爸爸一起回来的,就是小姑姑。

    李海跑了,小姑姑正和大姑姑寒暄,姐妹两人多年没见,有不少的话要说。

    吕满关上大门,见闺女一直偷看着小妹,“不认识小姑了?”

    玉溪见小姑姑看向她,不自觉的目光躲闪着,心里特别的虚,她从小就怕小姑姑,又因为上辈子的事,她更不敢面对小姑姑。

    玉溪的印象里,小姑姑是说一不二的,在家是老闺女,爷爷奶奶偏疼,所以性子更张扬一些,也更不怕事。

    结婚后,小姑姑人长的漂亮,性格又好,结婚隔年生了大胖小子,小姑夫就差把小姑当祖宗了。

    小姑姑的脾气就没改过,结婚前什么样,结婚反而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玉溪小时候对小姑姑的阴影不少,在小姑姑的注视下,张了几次口,丢人的口吃了,“小,小姑姑。”

    吕丽娟噗呲笑了,虽然上了岁数,可更有成熟的魅力,保养的又好,玉溪都看呆了,小姑姑真漂亮。

    吕丽娟在侄女的眼里看到了惊艳,心里更美了,“几年不见,怎么反而更怕我了?这可不行啊,你这性格出去上大学还不被欺负死?”

    玉溪干笑了一声,她不能解释啊,只能让小姑姑误会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回了屋子,吕丽娟觉得侄女没意思,转头继续和姐姐聊,语气里毫不掩饰嫌弃,“大姐,我要说说你了,女人要对自己好一些,你瞧瞧你胖成什么样了,你再不注意小心姐夫跟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明显注意到,大姑的脸一下子僵住了,胖胖的手不自觉的用力,裤子都有些褶皱了,玉溪愣住了,回忆着弥勒佛一样的大姑父,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大姑父人很好的,一定不会的,可能是她想多了,一定是因为胖,说道了大姑的痛处。

    这就是玉溪怕小姑姑的原因之一,心直口快,说她情商低吧,可人情往份都很周全,就是对家人,有什么说什么,也不管说的话伤不伤人。

    吕满换了衣服就听了这话,脸上不高兴了,瞪了眼小妹,“你也管管你的嘴,在亲的人也有受不了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吕丽娟火了,“怎么受不了,我也就说亲人,要是外人,我才不会多说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吕满头疼,“停停,我说不过你,让咱妈回头说你,行了,趁着天还没黑,先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玉溪刚从医院回来,她和继母留在家里,继母要准备晚饭,她回了卧室,躺在床上忍不住想,爸爸还说小姑姑过得不容易呢,小姑姑要是过的不容易,就没有人过的好了。

    她可观察了小姑姑的穿着,可比大姑好多了,想不明白,不准备想了。

    晚上饭点,玉溪正在摆饭,听到院子里有声响,忙开门,果然是两个弟弟回来了。

    玉清和玉枝正在洗手,两个人身上脏兮兮的,可眼睛却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玉溪知道弟弟们干什么去了,虽然两个孩子藏的好,可怎么瞒得过她,两个孩子去捡垃圾了,捡到有用的卖到废品收购站,希望能够减轻家里的负担。

    玉清看到了姐姐,忙低头看着脏兮兮的衣服,以为姐姐会生气,正绞尽脑汁想怎么圆谎。

    随后呆了,傻傻的站着,姐姐竟然抱着他,脸涨红着,“姐,我身上脏,臭。”

    玉溪眼眶里含着泪,再也忍不住了,哽咽的很,“不脏,不臭。”

    玉清脑子够用,姐姐这么激动,知道暴露了,有些慌了神,“姐,我只是想帮帮爸妈,我,我不是有意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吸着鼻子,擦干了泪水,“我知道,知道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难受,抱过了弟弟,她才知道,弟弟有多瘦,近距离看着弟弟们,稚嫩的脸上满是疲惫,心里像是被人攥住,疼的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郑琴一直在门口看着,欣慰于姐弟的感情变好了,又心疼儿子,怕孩子们不好意思,装作刚出来的样子,“快进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晚饭,玉溪一直给弟弟们夹着菜,“多吃些,你们都在长身体。”

    玉清和玉枝身体上疲惫,可心里高兴,姐姐关心他们。

    晚上后,玉清不用再瞒着了,从衣服的内兜里掏出五毛钱出来,“妈,我们今天卖了五毛钱,你收着。”

    自从几年前有第一家收废品的发财后,走街串巷收废品的人特别的多,人们也意识到废品的价值,不会再随便丢了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脏兮兮的五毛钱,能想象到两个孩子走了多远的路才能捡到五毛钱的废品,她想说别去捡了,可话说不出口,这个家,弟弟们也想去分担,不仅仅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天,二天过去了,玉溪想着,年君玟应该到了,也不知道转系的事情好不好办。

    正想着,吴婶子来家里,“小溪,村里有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玉溪菜也不摘了,一定是年君玟,事关转系,玉溪火急火燎的跑过去的,等了一会,电话才再打过来,急忙抓起电话,“喂,我是玉溪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把玩着电话线,听着急切的语气,勾着嘴角

    玉溪皱眉头了,难道接错了?刚要问,年君玟开了口,“是我,转系的事已经办妥了,开学拿着通知书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张大了嘴巴,“你这才回去就办好了?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因为你的事,我当然要抓紧了办。”

    玉溪因为被劈过脖子,也没多想,开玩笑的道,“我妈真没白养你,关键时候靠谱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话,玉溪愣是没听出来,内伤的很。

    玉溪急着把好消息分享,“我回去告诉妈一声,免得她惦记,谢谢你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听着嘟嘟挂断的声音,“.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快步跑回家,见大门是开着的,知道爸爸回来了,刚进大门,就听到了屋子里的争吵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