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四章 似是而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王水仙以为玉溪在狡辩,哼了一声,得意洋洋的道:“苗苗看到的,那个年君玟可是取了不少的钱,你们敢说没有收?”

    玉溪的目光越过王水仙,凌厉的眼神直逼李苗苗,她低估了李苗苗的无耻,眼看着挑拨不行,就见缝插针的抹黑她,她还是对李苗苗太客气了。

    李苗苗本来听到声响,知道玉溪回来了,她想着来修补两人的裂痕,顺便利用流言挑拨玉溪和她继母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她会听到自己继母毫不犹豫的揭了她的底,被继母的蠢样气的眼前直发黑,躲闪着玉溪的目光,语气有些发虚,“玉溪,你听我说,我没有说过,真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冷笑了一声,嘲讽的很,“你觉得我现在还能信你?李苗苗,睁眼说瞎话,我就服你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脸色变了变,虽然玉溪没骂人,可她觉得比骂人都让她难堪,咬着嘴唇,“真的不是我,我承认我见到了年君玟取钱,可我真没有说过是准备结婚的,我也不知道继母为什么要曲解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苗苗转过头对着王水仙,眼睛红红的吸着鼻子,“王姨,你就这么容不下我,一定要破坏我和玉溪的关系吗?你就见不得我好吗?我当时明明解释过了,你为什么还要到处说,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一声声的质问,玉溪看得有些出戏,眼底的讽刺就更浓烈了,李苗苗可真是天生的好演员,一举一动都是戏。

    王水仙在村子里的名声这么坏,李苗苗可是功不可没的,当初她不也是被李苗苗迷惑,以为都是王水仙的错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王水仙的心眼根本就玩不过李苗苗,玉溪想到了李苗苗成明星后,演技一直不错,演技从小就练,能不好吗?

    李苗苗边说,边留意着玉溪,见玉溪毫无反应,还用挑剔的眼光看着她,李苗苗心里没底,她觉得,她越来越不了解吕玉溪了,这种认知让她恐慌。

    王水仙都傻了,这继女前后大变脸啊,随后气愤了,她和继女这些年的交手,领略过继女的本事了,没想到,今天又载了跟头,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王水仙吃人的目光,这是狗咬狗了,可她知道,李苗苗以前会忌惮王水仙,可现在,李苗苗大学生有钱途,还是可能成为大明星的大学生,李苗苗的爸爸,贪财的一个人,更是把迟来的父爱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李苗苗的腰杆子直啊!

    玉溪可没空再看李苗苗的表演,她只想新仇旧恨一起收利息,今天不收利息,对不起她重生一回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耳光声特别的清脆,海风吹乱了玉溪的头发,可头发挡不住玉溪凶狠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苗苗头都歪了,嘴里尝到了甜腥,捂着脸的手都在抖,尖叫了,“你敢打我,你竟然敢打我?”

    玉溪想起上辈子,她面对好友出卖时的痛,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在李苗苗震惊的目光中又给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李苗苗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脸,尤其是考上首影后,更是很少出门,深怕晒黑了,海风吹伤了。

    现在脸颊都肿了,很对称,满脸的五指印,李苗苗火了,泥人都有性子,何况是本就有脾气的她。

    玉溪甩了两巴掌正热血沸腾的,李苗苗一扑过来,玉溪抬起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玉溪两人已经打起来了,郑琴三人才找回丢掉的魂,也没功夫震惊了。

    王水仙急坏了,李苗苗可是摇钱树,这要是打坏脸,她儿子娶媳妇的钱怎么办,她的有钱人梦怎么办?

    王水仙冲上去,玉溪余光看到了,躲开了。

    郑琴见王水仙冲着闺女去,炸了,撸起胳膊跑过去。

    玉溪是先打了李苗苗两巴掌,又给了一脚,占据了优势,单方面虐李苗苗。

    郑琴是常年干活,力气比不干活的王水仙大,压在王水仙身上揍。

    打架,还是两对一起打,动静有些大,村子本来就不大,又没有什么娱乐,听到声响的,家家户户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溪和李苗苗,村里的大学生,两人打架,大家都好奇坏了。

    村里人都知道,这两个丫头可是好朋友,怎么还打架了?

    玉溪扫了一眼,脑子飞速的转动着,呼吸带喘的站着,冷冷的盯着躺在地上的李苗苗,气愤的喊着,“你给我记住了,你日再敢胡说八道,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郑琴看了闺女一眼,心领神会,又给了王水仙一巴掌,“以后管好你的臭嘴,在让我听到你胡咧咧,我就撕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玉溪惊讶的看了眼继母,心里竖着大拇指,母女二人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,扬着头进了院子,连个眼神都没在给躺在地上王水仙和李苗苗。

    玉溪耳朵灵,听着村民们的议论,勾着嘴角,她故意没说明白,就是让村民们猜,似是而非才是真。

    她不说明白,但是从她和继母的气愤,村民们也会自动的想为什么,而且还有吴婶子在啊!

    王水仙说的流言,她和继母去解释反而以为是欲盖弥彰的恼羞成怒,但是从外人嘴里说出来,会更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被舆论算计,加速了她的成长,现在她很高兴自己变的强大,只有她强大了,才能保护好家人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门外看热闹的人已经散了,躺在地上的李苗苗爬起来,今天偷鸡不成蚀把米,她大意了,不应该再用以前的目光去看待吕玉溪,脸颊的疼痛,告诉她,这个仇她记住了,日后,一定会加倍奉还。

    室内,郑琴喝了口水,缓过来了,有些忐忑了,“小溪,你和李苗苗是同学,今天闹成这样,日后在学校怎么相处,她会记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妈,李苗苗记恨我不是今天就有的,她很早就嫉妒我,反正不是一两天了,没事的,我只后悔看清的太晚。”

    郑琴高兴闺女认清了李苗苗,笑着,“日后咱们远着她些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,想了想道:“她要是算计你,就揍她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.好。”

    母女两个聊天,都没注意门口,等人进屋了才注意到,玉溪惊喜的跳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