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三章 谁说的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年君玟的包里有一叠的百元大钞和一封信,玉溪目测着,至少有五千,这可是大钱了,她记得听继母说过,年君玟的津贴每个月才二百多,攒下五千,至少要三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且这三年,年君玟还是要省吃俭用的情况下,才能存下来。

    玉溪记得继母说过,年君玟是认了几个老爷子,可年君玟不会心安理得的花长辈的钱,也不会向几个老爷子要钱花。

    现在包里的钱,应该是年君玟所有的存款了。

    玉溪抓紧了包,拿出了信,信上没有多余的话,只是说了钱是给奶奶做手术用的,虽然不多,也想尽一份力。

    玉溪是做不了主的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车缓缓启动,抿着嘴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,爷爷已经回家了,奶奶正和隔壁的老太太聊的火热,继母坐在一旁,随时伺候着端水。

    玉溪进来,吕老太也不聊天了,“溪溪,君玟走了?”

    玉溪把包递给继母,回着奶奶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拿着包,惊讶着,“这不是君玟的包吗?他忘记了?”

    玉溪坐在病床边,“妈,你打开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郑琴疑惑的打开,手抖了没拿稳,包掉在了地上,吕老太嫌弃的看着儿媳妇,儿媳妇什么都好,就是有一点不好,藏不住事。

    吕老太伸手拿起来,脸也变了,瞪着儿媳妇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郑琴也懵了,深怕被婆婆说,因为王水仙的事,这两天晚上婆婆没少教育她,“我,我也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吕老太对儿媳妇是了解的,看来是年君玟的主意了,老太太不认识多少的字,把信递给玉溪,“念给奶奶听。”

    玉溪看过一遍,在读起来不会磕巴,几句话,一口气读下来。

    吕老太沉默了,可目光忍不住看向孙女,年君玟最后的话啥意思,她什么时候是年君玟的奶奶了,这小子心眼不少啊。

    这是间接的告诉她,他不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玉溪被奶奶看的不自在,“奶,你怎么这么看我?”

    吕老太幽幽的开口,“我在想,你这朵花,日后被哪个混小子给摘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上辈子一直被算计,她也没心思去找男朋友,重生了,对感情依旧是迟钝的。

    现在听了奶奶的话,一时有些愣住了,怎么突然跳到了这个话题?

    郑琴回神了,发愁的看着包里的钱,“妈,这钱我给君玟打回去。”

    吕老太纠结了,家里的情况,做了手术就没钱了,还要日后的治疗,都需要钱,这笔钱来的太及时了,可直接用了这笔钱,吕老太又不甘心,总觉得用了就默认了孙女婿一样,心里会窝火的。

    现在是用也不是,不用也不是。

    郑琴看了眼闺女,闺女是要上大学的,一年的学费就不少,虽然有补贴,可现在物价涨了,每个月的消费很高,又要治疗婆婆,狠了狠心,“妈,这钱算咱们借的,我写个欠条给君玟,日后慢慢还。”

    吕老太闭了下眼睛,随后睁开,“好,这钱算借的,一定要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玉溪好不容易轻松的心,压力又大了,五千块钱,对于家里是天文数字,她不觉得自己有运气能够再碰到龙涎香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要脚踏实地的,玉溪仔细回想着,如何能够更快的赚到钱。

    一直到爷爷来换继母,她都没想到该如何快速的赚钱,回去的路上一直烦躁的揪头发。

    郑琴忍了几次终于忍不住了,心疼的很,“小溪,别在揪头发了,你看头发都掉了不少了,女孩子头发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低头一看,十几根的头发,忙甩掉头发丝,尴尬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这眼看着到家门口了,邻居吴婶看到了玉溪,一脸笑意的出来,“玉溪妈,两个孩子成了,你这颗心也可以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对着玉溪道:“小溪啊,你这孩子终于明白当妈的苦心了,好孩子,等你结婚了,婶子一定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有些傻了,她怎么没听懂吴婶的话,转过头看向继母。

    郑琴却火了,“嫂子,你这话从哪里来的,我家玉溪是要上大学的,没有结婚的一说。”

    吴婶子意识到问题了,“可大家都在说,你们家钱都收了,说是结婚的钱。”

    郑琴气的直哆嗦,想到婆婆的话,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,“是谁传的?这不是坏我闺女的名声吗?”

    吴婶疑惑了,“小溪真的不结婚?”

    郑琴,“当然是真的,嫂子,咱俩家这么多年了,小溪要结婚,我一定会亲自告诉的啊!”

    吴婶子脸变了下,“那坏了,现在村子都传遍了,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,还说给了一叠的百元大钞呢!”

    玉溪沉着脸,她倒是不在意村子里对她的流言,可在意流言会伤到父母家人。

    玉溪黑着脸,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,除了李苗苗的后妈,不会有别人了,想着谁,谁都来了。

    王水仙手里拿着瓜子,吐出了嘴里的瓜子壳,“呦,新娘子回来了,什么时候结婚,好沾沾喜气。”

    郑琴指着王水仙,“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,你气晕我婆婆,我还没有功夫找你算账,你还敢给我闺女泼脏水,看我不撕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王水仙呸了一声,“别在端着你亲妈的模样,看着我恶心,都是一样的货色,还有脸撕我的嘴,呸,我才发现啊,最恶毒的是你啊!我都没舍得拿大学生还钱呢!”

    郑琴的脸都白了,慌张的看着闺女,深怕闺女被挑拨。

    王水仙心里解恨,一个村子的,都是当后妈的,凭什么,她就要被指指点点吐口水,郑琴就有好名声。

    玉溪本来也很气愤,可她不再是上辈子有些冲动的小姑娘了,伸手握着继母的手,“妈,别生气,她就是嫉妒你,嫉妒你的名声好,嫉妒你心善,因为你是她的照妖镜,能够照出她的恶毒。”

    郑琴呆了呆,闺女就是有文化,这文绉绉的,比谩骂更扎人心窝子,回头一看,王水仙脸都气扭曲了,郑琴心里舒坦了。

    王水仙咬着牙,“呸,钱都收了,还给我装。”

    玉溪抓到了重点,眯着眼睛,“谁告诉你,收了钱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