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二章 扎心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年君玟目光扫了一眼玉溪,见玉溪看着他,嘴角微不可见的翘起,这段时间,他也摸透了几分玉溪的性子,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吕老太人老成精,看人准的很,别看年君玟藏的深,可在老太太的火眼晶晶下,无处遁形,再看孙女,老太太乐了,孙女还不懂呢,心里更舒坦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咳嗽一声,掏出车票,“吕奶奶,我后天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愣了,年君玟原来去买票去了,心里松了口气,虽然这几天相处的不错,可每次见到年君玟还是忍不住去摸脖子,长这么大,唯一对她动过武力的就是年君玟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好意,可印象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吕奶奶瞄了眼孙女,见孙女高兴的模样,对年君玟越发的慈爱了,“君玟啊,你走的挺突然的,怎么没听你提前说?”

    年君玟看着玉溪回着,“玉溪要转系,我趁着还有几天的假期,回去把事给办了,好等玉溪开学能直接报道,省的到时候麻烦。”

    吕老太还不知道转系的事,看着孙女。

    玉溪忙把自己不想当明星的事说了,吕老太高兴了,“当初我就想说,你的性子不适合当明星,奶奶吃过的盐可比你走过的路都多,别看明星风光,可付出的也是等价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有些恍惚,上辈子她并没有听到奶奶说这一些话,也对,上辈子年君玟来了后,她一直处于随时炸的状态,谁说的话,她也不听,才知道,错过了什么,家有一老如有一宝,这话是对的。

    吕老太见孙女听进去了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以前她一直不敢说,深怕刺激到自尊心太强的孙女。

    现在趁着孙女能听进去,恨不得把自己毕生的经验都传授下去。

    玉溪听的津津有味的,别看有的道理很浅显,可在生活中是无处不在的,玉溪觉得,自己的心智成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好的气氛没持续多久,爷爷和爸爸回来了,爷爷不是能够藏得住事的人,脸上的笑容比哭都难看。

    玉溪沉默了,该来的还是要来的,并不会因为她重生了就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吕老太拍着孙女的手,看着老伴,“说吧,什么不好的病。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嘴唇都在哆嗦,“没,没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吕老太拍了柜子,“说。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,“......肿瘤,癌症早期。”

    病房内安静了,隔壁床的病人同情的目光望过来。

    还是玉溪先打破了沉默,握着奶奶的手,“奶,癌症早期是可以治疗的,爸,你说句话啊!”

    吕满光想着癌症了,听闺女的话,才在记忆中想起医生的话,脸上的悲痛没了,一把拿出钱,“对,能治,早期控制好了是可以治疗的,妈,咱有钱,你一定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吕老太太不想死,她还没见到孙女结婚,没妈的孩子,她不放心啊!

    可老太太不傻,癌症,那就是死亡的意思,真的能治疗好,那也是要不少的钱,她可舍不得花,有那钱,还不如给孙女念大学呢!

    “我不治疗,活了六十多岁,够本了,走回家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犟起来,谁都不好使,玉溪是不指望爷爷了,爷爷一辈子都让着奶奶,奶奶一瞪眼就自动退让,只能自己上。

    玉溪知道,奶奶最不放心的就是她,狠狠地咬了下舌尖,使劲的挤出眼泪,“奶,你真的不管我了,没你看着,我被人骗了怎么办?我被人欺负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吕老太有些迟疑,玉溪再接再厉,“没您看着我,您不怕我见到亲妈,被她骗了,跟着她跑了啊!”

    玉溪的猛药下的狠,吕老太当场炸了,“她敢骗你,我就打断她的腿,不要脸的,当年勾搭你爸,用完了就甩手,还拿你做筏子,当初不是你爸瞒着我,我非找过去不可。”

    吕老太是真的要气死,嗓门子高了,“当年溪溪才一个多月的孩子啊,何佳丽说丢就丢,临走了,还往我身上泼脏水,说我重男轻女,实在没活路了,只能走了,我呸,这个不要脸的,当初怎么不说,勾引你爸,为了回城抛夫弃女。”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都气的要命,狠狠的瞪了眼儿子,“离我远些,见到你就来气。”

    吕满瞪了眼闺女,哪壶不开提哪壶,玉溪低头了,咬紧了嘴唇,她从来不知道,还有诬蔑奶奶的事,多么讽刺,这竟然是她的亲妈。

    再好说歹说下,吕老太终于妥协了,她有太多的放不下,这个病还是要治疗的。

    玉溪陪着爸爸去办理住院手续,等回病房的时候。

    吕老爷子开口道:“一会给丽芬和丽娟打电话,告诉她们一声,前期手术费一共一万,我和你妈存了三千,你这里拿五千,剩下的两千她们两个人分担下。”

    玉溪知道,爷爷说的是和奶奶商量的结果。

    吕满急了,“爸,我应该全出的。”

    吕老太斜了一眼,“你能拿得出?”

    吕满,“..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心口也中了一剑,奶奶的大实话,真扎心。

    晚上继母陪着奶奶,回到家,玉溪道:“爸,我们可以先借姑姑的,等日后还给姑姑。”

    吕满欣慰的很,“好闺女,这个想法是对的,你两个姑姑都不容易,这钱一定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有些发懵,在她的印象里,大姑的家里有钱,老姑在家说一不二的,怎么还不容易了?

    吕满摸了下闺女的头发,“好了,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玉溪见爸爸没有讲的意思,只能乖乖的去做饭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,转天就到了年君玟走的日子。

    因为继母要陪着奶奶,爸爸干活,最后只能玉溪去送人。

    候车室的人不少,玉溪默默的数着时间,可年君玟直勾勾的看着她,玉溪装不住了,半天憋住来一句,“那个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记得还。”

    玉溪,“........好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开头的话,聊死了,继续沉默,直到广播通知检票。

    玉溪牢牢的记着继母的话,“到了打电话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情很好,“恩。”

    等年君玟检票进去,玉溪懵了,忙喊着,“我这里还有你个包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头也没回,“打开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是进不去的,只能看着年君玟上车了,磨着牙,她说怎么非要她拿着,这里等她呢!

    出了火车站,找了没人的地方,打开个口,愣神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