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章 昏倒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门外,爷爷吕良农焦急的喊着,“满啊,快开门,你妈昏倒了,快开门。”

    吕满踉跄的站起身,稳住了身形冲了出去,等玉溪反应过来,爸爸已经和爷爷走了。

    郑琴随后追了出去,玉溪也反应过来了,懵了,上辈子奶奶是晕了,可是在地里干活晕倒的。

    玉溪心里乱糟糟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重生了,所以是也改变了奶奶,唯一庆幸,现在钱有了一些,和两个姑姑凑一凑,再借一些钱,奶奶前期手术费应该是可以凑够的,至于后期的治疗,在慢慢的想办法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玉溪的担心少了很多,低头捡起了报纸卷的钱。

    年君玟走到玉溪身边,“我陪你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玉溪边把钱放到衣服里裹着,边道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指了指玉溪的衣服,“你带着钱,黑灯瞎火的,你也不怕被抢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临出门的脚停住了,黑着脸,这人说话真不中听,可却是事实,现在天黑了,也不知道爸爸送没送奶奶去医院,要是送去了,她真不敢自己走到市里。

    玉溪目光看向玉清,想让玉清陪着去,可看到玉枝,沉默了。

    玉枝怕黑,虽然跟她没直接关系,可也有间接关系,小时候没少吓唬玉枝,玉枝自己一个人在家一定不敢。

    如果年君玟留下陪着玉枝,就年君玟冷冰冰的模样,玉溪真不放心,干巴巴的,“谢谢,走吧!”

    年君玟眼里愉悦,率先出了门,玉溪白了一眼,回头对着焦急的玉清道:“你在家里收拾桌子陪弟弟,对了,把大门锁上。”

    玉清也想跟去,可他知道需要人看家,姐姐的安排是最好的,应承着,“恩。”

    玉溪快速的到了奶奶家,大门已经锁上了,一定是送医院了。

    因为临近市,附近也没有赤脚医生,村子不大,更没有诊所,生病了都会去市医院的。

    晚上的海风有些大,玉溪裹了裹外套,双手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钱,这是救奶奶命的。

    上辈子奶奶去世,就是没有最早的得到治疗,最后想控制都控制不住了,这辈子一定让奶奶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玉溪的脚步快了很多,就差跑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不紧不慢的跟着,黑暗中,眼睛一直紧随着玉溪,玉溪的第一反应带钱,虽然是对的,可一下子带了这么多,这就让他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玉溪找到市医院,问了值班的护士,直接去了病房。

    这个点只有值班医生,很多的检查仪器都用不了,只能明天才行,现在安排住院了。

    玉溪上楼的时候,爸爸正蹲在走廊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玉溪都到身边了,都没听到,玉溪掏出怀里的钱,蹲下,“爸,咱家有钱,奶奶有什么病,咱家能治。”

    吕满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钱,对,在两个小时前,他家里多出来五千四百块。

    这是闺女的钱,这是吕满的第一反应,可怀里的钱怎么都推不回去,咬着牙,“算爸借你的,等日后爸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玉溪板着脸,“我也是家里的一份子,你和妈养我供我吃穿上学,怎么是我的钱,这是家里的钱。”

    吕满却很固执的,养孩子是应该的,等老了拿钱给他,那是孩子的孝心,可他岁数并不大,怎么能要孩子的钱。

    但是家里需要钱,刚才值班医生的话还回荡在脑海中,让做好心理准备,全面检查,虽然不能确定是什么病,但情况并不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如此,他是不会拿闺女的钱的,他觉得烫手。

    玉溪知道爸爸的固执,把钱塞进了爸爸的手里,打定了主意,爸爸日后给她,她也不会要的,说不通爸爸,起身推门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奶奶躺在病床上,老太太是圆脸,脸盘比较大,给人富态的感觉,不知道的,以为老太太多享福,可事实是年轻时候为了爷爷,吃了不少的苦,老了还要经受病魔的折磨。

    玉溪嘴唇子有些哆嗦,她上辈子没见到奶奶的最后一面,奶奶下葬了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见到熟睡的奶奶,眼眶红了,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,小步的挪了过去,握紧了奶奶的手,心里默念着,奶奶,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郑琴知道,玉溪从小就和婆婆关系亲,拍了拍闺女的肩膀,小声的道:“已经睡觉了,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点头,眼睛却没从奶奶身上移开,她回来就该去看奶奶的,可她自己都没调整好,今天想好明天去看奶奶了,再带奶奶去做检查,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    吕老爷子出声,“都回去吧,这里有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转过头,不敢对上爷爷的目光,上辈子,爸爸死了,爷爷就被老姑接走了,她回来的时候,问过吴婶,爷爷的去向,吴婶眼神躲闪,最后没办法了,才说,爷爷是带着怨气走的,一句话都没给她留过。

    玉溪知道,爷爷是怨她的,她的心尖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郑琴握了下闺女的手,婆婆生病,闺女是最难受的,转头对着公公道:“爸,您回去吧,还是我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吕老爷子摆手,“不用,我陪着,都回去吧,明天早上再来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很犟,玉溪的脾气与其说是遗传了爸爸,不如说,父女两人都遗传了老爷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力度是有的,最后郑琴去找了丈夫,商量后,一家子离开了,明天早上再过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因为奶奶一早要做检查,什么都不能吃,玉溪特意去买了母鸡,也没和爸妈一起去,留在家里熬鸡汤。

    等鸡汤熬好了,已经十点多了,玉溪拎着从吴婶家借来的保温杯路过奶奶家门口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虽然人躲了起来,可村子本来就不大,太熟悉了,从身形一眼就看出是谁在奶奶家门口鬼鬼祟祟的。

    玉溪攥紧了手,脸色阴沉,她就说,奶奶怎么会突然晕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