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章 迷雾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郑琴一脸急色,唯一的念想不见了,她是不会怀疑闺女的,闺女从来不进他们两口子的屋子,没回应玉溪,反而看向玉清,“是不是你动了钱匣子?”

    玉清抿着嘴,谁被怀疑,心里都不好受,何况是动钱匣子了,这属于偷了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继母急的乱怀疑了,这一定是丢了贵重的东西,可她对两个弟弟的人品是知道的,绝对不会干出偷拿钱的事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丢了什么,再好好找找,咱家的孩子人品都好,不会动钱匣子的。”

    玉清嘴唇微张,有些惊讶,没想到姐姐会帮他们说话,心里的委屈不见了,转而高兴,姐姐不仅亲近他们了,还信任他们。

    郑琴也回神了,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,歉意的看着儿子们,摆摆手,“没了就没了吧,反正也不值钱,好了,吃饭吧!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咯噔一声,她已经猜到丢了的是什么了,一定是玉竹签。

    玉竹签果然是唯一的,在她身体里了,所以继母的就消失了,玉溪看着情绪低落的继母,几次想开口,都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能说什么,说没丢,您上辈子给了我,然后帮助我重生了?她可不敢说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如爵蜡,上午的高兴都没了,玉溪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饭后,虽然郑琴不想找了,可年君玟不肯,这是唯一的念想了,“郑姨,您确定放在钱匣子里了吗?”

    郑琴,“我确定,我还没七老八十,上次拿出来,我就放回去了,不会记错的。”

    玉清好奇的问,“妈,你到底丢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郑琴陷入了回忆,比划着,“这么大的半截玉竹签,当年你外婆给我的,说是吴家的宝贝,还说一定要我留好了,一代代传下去。这些年,我留着只希望能够找到另外半截玉竹签,找到本家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了这话,猛的抬头,还有另外半截,心里咚咚的直跳,她的直觉告诉它,要是找到另外半截,玉竹签才是完整的,她才能弄明白玉竹签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而不是像现在,一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玉清惊讶了,“妈,你还有本家亲人?”

    郑琴语气带着追忆,“当然有本家,咱们这地,都讲究家族,大姓的家族,当年吴家可是大姓,而你姥姥这一支,可是嫡支的人,可惜,当年兵荒马乱的,大家族的日子才难过,分崩离析,为了活命,都散了,当年你舅姥爷最早闯关东走了,带走了另一半竹签,可一走音信全无,这么多年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玉清失落了,这么多年了,能找到的可能性几率太低了,接近零,看来她是解不开玉竹签的谜团了。

    郑琴叹气,说不定宝贝有灵,她前些日子想卖了它,所以自己跑了,这么一想有些对不起祖宗,可心里到底好受了一些,至少不是孩子们拿的,她的教育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年君玟根据线索,翻找着,最后一头雾水,什么都没找到,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下午家里只有玉溪在家,玉溪蔫蔫的,脑子里忍不住想另外半截玉竹签,召唤出自己的半截,眼睛一直盯着,像是要看出花一样。

    突然有声响,玉溪惊慌失措的抬头,只见年君玟挑着扁担回来,正站在井前喝水。

    玉溪一时忘了收回玉竹签,年君玟回头,玉溪才惊觉,脑子一片空白,只有一个念头完了。

    可直勾勾的盯着年君玟半饷,年君玟像是没看到玉竹签一样,担着扁担又走了。

    玉溪后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看着眼前发光的玉竹签,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,只有她能看到玉竹签,她不用在担心,万一碰到什么东西,玉竹签突然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颗心放到了肚子里,这么说,还要感谢年君玟突然回来。

    玉溪的心情好了很多,嘴角一直带着笑,等晚上家人回来,饺子都包好了,就等着下锅呢!

    二十分钟,一家人洗漱好坐在桌前,一盘一盘的饺子像是元宝,好寓意,香喷喷的饺子,除去了疲劳。

    吕满沉重的心情也得到了缓解,还难得拿出舍不得喝的半瓶白酒倒了二两,招呼着,“都动筷子,饺子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一家之主一声令下,都动了筷子,纯肉陷的饺子,过年都不一定舍得,玉清兄弟开始吃的挺快的,可越吃越慢。

    玉溪看在眼里,男孩子能吃,两兄弟不是吃饱了,而是想让操劳的父母多吃些饺子,父母辛苦赚钱,最该吃的应该是父母。

    吕满和郑琴对视了一眼,筷子就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好气氛,瞬间没了,餐桌上静了下来,昏暗的灯光下,玉溪眼里的父母,更显老态,干裂的皮肤,疲惫的脸庞,沉痛的眸子,像刀子一样,一把把的扎进了玉溪的心里。

    玉溪心疼,她心疼父母,穷人家的孩子,唯有读书改变命运,可她却放弃了高学府,反而上首影,学费最贵的学校。

    还好,这辈子有了玉竹签,她不仅回来了,还解决了她的大难题,想到包里的钱,玉溪站起身跑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手里拿着报纸卷着的钱,五千四的百元大钞,并不厚,可玉溪觉得千斤重,这是救命的钱。

    吕满没明白闺女的意思,看着闺女的手,皱着眉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玉溪塞到父亲的手里,“五千四百块钱,今天买肉就是为了庆祝,我一直等您回来,想给大家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吕满手一抖,报纸包裹的钱掉在了地上,腾的起身,赤红着眼睛,“说,钱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吕满心都在发颤,眼睛死死的注视着闺女,深怕听到不好的,他后悔啊,当初就该打服了闺女,什么首影当明星,心野了,**多了,好好的闺女变了,越想吕满越心痛。

    玉溪傻了,好半天没回神。

    郑琴第一次见丈夫怒火冲天,身体快过脑子,将玉溪本能的挡在了身后,“你好好说话,别吓到孩子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这时忙起身出声,“叔,你听我说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吕满听了年君玟的话,提着的心松了,君玟这孩子靠谱,从小就早熟,他更信任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玉溪回神了,挺委屈的,可她前阵子的确不靠谱,爸爸怀疑她也是对的,只能竖着耳朵听年君玟讲了过程。

    玉溪告诉过年君玟龙涎香在海边捡的,因为有些香,所以带回来的,玉溪也不用再讲一遍,静静的听着年君玟讲。

    吕满呆了,一辈子生活在海边,他怎么就没这运气,目光看到闺女委屈的模样,对自己刚才的鲁莽懊恼,闺女还是他的好闺女,他竟然怀疑闺女。

    一时间,郑琴还处于震惊中,也没注意到丈夫打眼色,等吕满想自己开口。

    家里的大门被敲得咚咚直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