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章 自卑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玉溪的好心情在见到李苗苗瞬间就没了,李苗苗脸也白了,想要挣脱薛雅,可薛雅人高马大的,手劲也大,愣是没挣脱开,被拉到了玉溪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时年君玟已经回头,薛雅挑剔的目光审视着年君玟,态度不是很友好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拉着玉溪,小声的开口,“我听李苗苗说,你后妈给你介绍对象,只为了早早打发你,李苗苗还说,你付不起学费,所以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听的目瞪口呆的,在看着李苗苗毫无血色的脸,有种想笑的冲动,李苗苗一直把薛雅当傻子,薛雅是大大咧咧的,可正是这一点,再多的算计,都对薛雅无效。

    果然李苗苗没想到,薛雅会大大咧咧的把她给供出来。

    薛雅继续道:“我这里存了不少的压岁钱,一会跟我回家,我都给你,你可别傻的为了学费把自己给嫁了,当然这钱不是白给的,算投资,等你成了大明星,免费给我家做个广告,你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挺复杂的,薛雅是她的好朋友,可因为家庭的差距,她一直没和薛雅交过心。

    上辈子,高中毕业后,她就和薛雅断了联系,哪怕在一个城市上大学,她都没再去找过薛雅,薛雅来了她也躲。

    因为她有一丝的自卑,并不只是家庭的差距,更重要的原因,她的母亲是继母,她的家庭不是原装的,每每看着薛雅幸福的家庭,她羡慕。

    现在她才知道,她没把薛雅放在心里,可薛雅却拿她当朋友,说是等她成了明星回来拍广告,其实只是一种说辞,怕伤了她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玉溪一想到上辈子为了自卑把真心朋友推走,觉得自己傻透了,握紧了薛雅的手,笑的特别灿烂,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我的学费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玉溪想把转系的事也讲了,可有李苗苗在,又住了嘴,万事小心是对的,她可不想在和李苗苗有什么纠缠。

    既然她没有能力去改变要发生的,那么就在源头先断了。

    薛雅不信,语气带着怀疑,“真的?你真的不会为了学费去结婚?”

    “真的结婚,开学一起走,这回总信了吧!”

    薛雅眼睛亮了,高兴的很,“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玉溪点头,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薛雅这回信了,喜形于色,“好,好,你几号走,我让我爸多弄一张票,咱们好能坐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,薛雅小心翼翼的看着玉溪,她怕伤了玉溪的自尊又躲她,还好玉溪在笑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玉溪将薛雅的反应看在眼里,才发觉,她以为掩藏很好的自卑,薛雅是知道的,更加的珍惜和薛雅的友情,真朋友就是将你放在心里的。

    玉溪道:“我二十八号走,路上要两天,报道在逛逛,一号准备开学。”

    薛雅嘴角咧的大大的,“那我也二十八号走,这么定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薛雅性子急,风风火火的,来得突然走的也快。

    玉溪懒得理李苗苗,她觉得和里李苗苗说话,都浪费口水,见年君玟先一步转身走了,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玉溪没看到李苗苗嫉妒冒火的眼神,错过了找利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海边城市,菜市场三分之二是海鲜,简陋的市场,到处都是水,空气中都弥漫着海腥味。

    外地人一定受不了,本地人习惯了,从小在海边生长,这是家乡的味道。

    在本地,海鲜不值钱,想吃了,只要等涨潮,都能弄一些海鲜,还不花钱,真正值钱的是肉。

    玉溪站在猪肉摊位前,早市已经过了,好的肉已经都被挑走了,只剩下一些边角肉,没有整块的了。

    玉溪很满意年君玟在一旁站着,把买肉的活交给她,伸手不打笑脸人,什么时候带着笑,都是对的,对着摊老板笑着,“大爷,这些肉,我都要了,您给便宜些?”

    摊老板多年做买卖人精,见玉溪眼生,笑眯眯的,“丫头,市场里缺买海鲜的,可不缺买肉的,而且我这都是好肉,一分都不能降。”

    玉溪知道老板欺生了,玉溪上辈子虽然在餐厅没打多久的工,可也摸了不少的肉,顺手拎起一块带血的肉,“大爷,您这就不地道了,这血脖子的边角肉也是好肉?现在的生活好了,一般人家可不吃这肉,在看这边边角角的,不同的肉菜是需要不同位子的肉,你这些边角料凑起来才够两盘,不是丫头说话难听,真没多少人会买,您看,我都买了,您给我便宜些,您也早回家不是,这大中午的这么热,回家吹着风扇休息多好。”

    摊老板什么顾客都见过,玉溪的话,他一点都不会计较,做买卖的人,心宽,笑着,“你这丫头,挺能说的,一看就是文化人,读高中了吧!”

    玉溪见摊老板在收拾摊位上的肉,高兴了,这是卖给她了,声音高了几分,“再过几天,我就要上大学咧。”

    摊老板惊呼着,“俺滴个乖乖,大学生啊,大学生喊我一声大爷,这肉价便宜一半,看好了,二斤高高的,给我四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忙摆手,“您也不容易,该多少就多少,给我抹零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就不是占便宜的人,一半的价格,她心里不安。

    摊老板哈哈笑着,“你这丫头,这样,日后来买都给最低价。”

    玉溪接过肉,“谢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两斤肉,给了八块钱,肉价一斤四块三,贵的要死,可今个高兴,玉溪走路都轻快。

    年君玟一直在后面跟着,嘴角的笑容翘的高高的。

    玉溪和年君玟一起回的家,郑琴的眼睛都不够看了,看看玉溪,又看看君玟,自己养过的孩子,郑琴对君玟了解,这是相处的不错,这喜悦劲,她离这么远都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郑琴的心思又起来了,女人一辈子过的好不好,全看嫁给什么人,家人如投胎,老话是对的,君玟知根知底,要是真能和玉溪成了,她也就彻底放心了。

    可有了上次的事,郑琴也只能想想了,不敢在说出来,招呼着,“饭菜都好了,快洗手吃饭。”

    玉溪把肉递给继母,“妈,我买了两斤肉,晚上包饺子吃。”

    郑琴手僵了下,可看着闺女高兴的模样,狠了狠心,一顿饺子,这钱该花,“好,晚上包饺子。”

    因为爸爸出门干活中午不回来,玉溪没拿出包里的钱,准备晚上给大家惊喜。

    刚坐下,只听见继母从卧室出来,问着小弟玉枝,“你动没动过钱匣子?”

    玉枝愣了,眼睛红了,“我没用动过。”

    玉溪拍了下玉枝的肩膀,站起身,“妈,怎么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