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章 后妈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年君玟一直留意着玉溪的表情变化,玉溪能有这个想法他是高兴的,可一想到钱,年君玟沉默了。

    玉溪也从冲动中清醒了,当年不值钱的首饰,九十年代可是值钱的,现在是92年,一件普通的黄金首饰就要几百,名贵的她就不敢想了,她没钱。

    玉溪咬了下嘴角,“现在我买不回来,日后我一定能够都买回来,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玉溪最后三个字说的特别大声,显露出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年君玟笑了,“好,一起。”

    玉溪也没多想,继母那么困难的日子养了年君玟两年,后来又一直接济,年君玟有这个心才对。

    可玉溪有坚持,“我都要买回来,我说的是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看了玉溪几秒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笑容一直没变过,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溪摸不到头脑了,她觉得,年君玟这个人太难猜了,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男人藏起心思,那就是海底的芝麻,你猜都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大厅只有玉溪和年君玟两人,玉溪觉得,她和年君玟目前的氛围还是不错的,“你和我说说,妈的首饰都有些什么好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修长的手指笔画着,“郑姨的首饰盒不大,只有饭盒大小,别看首饰盒不大,只有一对玉镯子,三支钗,一条项链,可都是名贵的,听郑姨说,她母亲留给她的,这些首饰一直是她藏着的,也是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揪痛了,继母的身世,她听奶奶说过的,继母的生母去世的早,后来有了新进门的后妈,嫡出的小姐日子更难过了。

    继母有过亲身经历,所以对她更加的小心翼翼,一想到继母的身世,玉溪就想骂自己。

    玉溪只能用心的去记年君玟描述的首饰,希望有一天,她能够都买回来。

    鉴定的时间不长,玉溪没觉得聊多久,鉴定师傅带着龙涎香出来了,小心翼翼的捧着,眼里的喜爱之色全在脸上。

    李师傅语气里透着喜悦,“的确是龙涎香。”

    玉溪好奇的问,“什么是龙涎香?”

    李师傅摸了摸胡子,“那我就讲讲,龙涎香是抹香鲸的分泌物,通过空气,海水的洗涤会变硬,就像现在这个样子,可制成香水,也是各种动物排泄中最珍贵的中药......”

    玉溪越听眼睛越亮,越名贵,说明越值钱,等师傅讲完,玉溪忍不住问,“您这里收吗?”

    玉溪问出口就后悔了,她刚才的两个问题,明显告诉人家她什么都不懂,有些害怕被压价,现在想沉稳下来,已经晚了,忍不住偷看了眼年君玟。

    只见年君玟正慢悠悠的喝着茶,心里莫名的有了底气,紧张的心缓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李师傅将玉溪的表现全程看在眼里,眼底带着善意,“我们店里收,小姑娘放心,我们老板做买卖的原则就是对得起良心,会给你个公道价,只可惜你这块太小,不过品质还不错,这样,90块一克,行立马就交钱成交。”

    玉溪傻了,竟然是论克卖的,也不知道鸡蛋大小的有多少克,而且真心的贵,已经是黄金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玉溪知道黄金价格,还是归功于李苗苗,李苗苗自从考上了首影,有机会成明星,赚很多的钱,李苗苗后妈也是下了本钱的,对于李苗苗狮子大开口要金项链也给买了。

    李师傅见玉溪半天没回应,“小姑娘考虑的如何了,我这里已经是最公道的价格了,不会有比这里高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忙回神,“卖,卖。”

    李师傅,“好,跟我过来称一下。”

    玉溪麻溜的跟上去了,心里只求能更重一些,可鸡蛋大小的,真心没有多少克,只有六十克。

    玉溪肉疼了,当时她看到的时候可有砖头大小呢!

    只能安慰自己,人要知足,五千四,在现在是一大笔的钱。

    虽然借着改革的春风,万元户已经不值钱了,可对于农民家庭,上千的钱都是大钱。

    何况五千四了,这些钱够交她两年的学费还富裕不少。

    九十年代的大学生也值钱,可不再像八十年代初了,这个年代,上大学要自费,只有个极其困难的才有补助政策。

    玉溪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,上辈子拿钱砸她的时候,一叠一叠的人民币摆放在茶几上,可比这个震撼多了。

    可玉溪还是激动,因为这是她赚到的钱,第一次能够帮到家里,把钱放到包里,手摸到了写好的文章,差点把投稿给忘了,谢过了李师傅,玉溪看了眼天色,要到中午了,她还要赶回去做饭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跟着玉溪出来,见玉溪不是往公交车站走,锁着眉头,“不回家去哪?”

    玉溪掏出文章,“我刚才看到前面有个邮局,我要去邮寄文章投稿,一会回家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,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见玉溪皱着眉,加了一句,‘怕你把钱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被的话被堵了回去,干巴巴的蹦出一个字,“好。”

    邮局不远,几步就到了,邮寄人挺多的,没办法,唯一的物流方式,排队买信封,填地址,半个小时才搞定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看了眼高高挂着的钟表,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五千块钱,玉溪不再苦大仇深的,虽然奶奶的手术费不够,可至少不用弟弟退学了,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,玉溪长的漂亮,她的美不仅是外表,也有骨子里的气质。

    这都归功于继母,因为小姐出身,骨子里的规矩还是有的,改革后,也没人盯着她了,小时候没少教玉溪。

    长的漂亮又有气质的年轻姑娘,前后座的年轻男性频频回头。

    年君玟脸黑的不要不要的,都能滴墨水了,屁股微不可见的挪了下。

    玉溪一侧头,中间的空隙没了,忍不住偷看年君玟,人家目视前方,一个余光都没给她,看来是她多心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等玉溪收回目光,右手勾着的手指才舒展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公交到站了,两人一前一后下的车,附近有家菜市场,玉溪,“等一下,买些肉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直接调转头,率先走了。

    玉溪跟在身后,只听身后有人在喊她,停下脚步回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