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章 当年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玉溪一急,忙站起身,从年君玟的手里夺了过来,瞪着眼睛,“你走路怎么不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还在研究手里的蜡状物,放到鼻子闻了闻,眼底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玉溪也顾不得屁股疼了,“你是不是认识龙涎香。”

    年君玟肚子满是疑惑,“你知道它是龙涎香?”

    玉溪惊觉口误,眼底有些慌乱,“我在书本上看过,其实我也不确定,我正要去市里查查,你到底认不认识,不认识就还我。”

    玉溪说完不敢看年君玟的眼睛,她只求别在问她,再问一定会露馅。

    年君玟捏着龙涎香,眼底闪动着流光,多年不见,这丫头有秘密了,想到目前的相处状态,收回了目光,“我只见过一次,也不能确定,我陪你去找人鉴定下。”

    玉溪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她不认识人,年纪又小,去图书光还不知道从何查起,有年君玟陪着也好,拿回龙涎香小心的放到包里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的走了五分钟,玉溪心思翻滚着,她觉得这是改善关系的好机会,她可不想真的得罪死年君玟,绞尽脑汁想话题,灵光一闪,“我听我妈说,你学习特别的好,以优异的成绩上的军校是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表情僵了,满眼复杂的看着玉溪,他并没有玉溪聪明,至少在学习方面和玉溪没发比,玉溪天生是学习的料子,他不是,他的成绩有不少是死记硬背的,回想起高中最痛苦的时光,年君玟脸色不大好。

    以至于玉溪看到,年君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,脸色特别的黑,顿时住了嘴,忍不住想,她是真的把人给得罪狠了,都不愿意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玉溪快步走着,势必要和年君玟拉开距离,她害怕啊,现在前后无人的,年君玟不会报复她吧,一想起刚好的脖子,又疼了。

    玉溪阴谋论了,觉得年君玟跟着来,就是想借机教训她,在家的时候,年君玟不敢,她才发现,继母这个护身符真心的强大。

    年君玟抬眼,玉溪的速度就差要跑了,皱着眉,这丫头不知道又抽了什么疯,想到从回来的冷遇和作弄,现在已经很好了,默不作声的跟着。

    进了市区,玉溪提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,有人了,年君玟也不敢在对她怎么样了,这才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如果刚开始年君玟还猜不出玉溪的想法,现在也明白了,悔的肠子都青了,当时怎么就想也不想的动手了,难怪最近不捉弄他了,这是怕他了啊!

    玉溪本来挺热的,可后背凉飕飕的冷气,心里更提着了,这人是没报复成功,心里闭着气呢!

    这么一想,玉溪觉得,年君玟心眼不大,想起小时候,村子里的孩子,提起年君玟都是怕怕的模样,玉溪觉得自己真相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犯愁了,她想知道龙涎香到底是什么,年君玟说找人鉴定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玉溪正胡乱想着,胳膊被年君玟抓到,炸毛了,条件反射的捂着后脖颈,只见年君玟面无表情的收回了手,“坐三线公交。”

    酷酷的留下了六个字,然后先行一步了。

    玉溪尴尬了,她也没想到,会这么直接的暴露自己的想法,在市区了,她也不怕年君玟,看来是真的要找人鉴定了,老老实实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公交车行驶了大半个城市才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挂着的牌子,真是简单粗暴,鉴定行,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地方,觉得自己挺蠢的,可随后又安慰自己,她就是个小人物,没背景的,有宝贝,这地方她就算想到也不敢来的。

    年君玟已经进了店里,玉溪连忙跟上,不说别的,年君玟一身军装往大厅一站,气势是一面,还有真没有黑心的人,敢糊弄军人的。

    玉溪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自在了不少,心里觉得,年君玟不苟言笑也是有好处的,瞧瞧接待的,多客气,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,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玉溪看着年君玟伸过来的手,秒懂,小心的拿出龙涎香递过去。

    年君玟交给接待的人员,“鉴定下。”

    接待者愣了,显然也是见过龙涎香的,“好,请两位稍等。”

    接待者走了,玉溪没憋住话,“你这才回来,怎么知道这家店的?”

    年君玟直视着玉溪,“你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玉溪有些懵,“我该知道吗?”

    年君玟沉默了片刻,就在玉溪以为年君玟不会说的时候,开口了,“那年月日子难过,出身不好的郑姨更是如此,工分没多少,给的粮食也不多,还要养活我,所以没少偷着卖首饰。”

    玉溪瞪大了眼睛,抓到了重点,“当时就是在这家店卖的首饰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当时这里没有店面,这边是当时的黑市。”

    玉溪愣了,“你好些年没回来了,你怎么准确找到这家店的?”

    年君玟心里做着挣扎,他不想埋没郑姨的好,也不希望玉溪和郑姨再有矛盾,“我是听郑姨说的,郑姨打电话时聊到的,说是见到了当年买首饰的故人,还开了店。”

    玉溪对上年君玟的眼睛,心里翻腾着,继母很少给年君玟打电话,一直都是通信的,只因为写信便宜,唯一一次打电话也是最近了。

    继母为什么碰到买首饰的故人,答案呼之欲出,因为继母又来典当首饰了。

    年君玟继续道:“我和郑姨生活了两年,她有多少首饰我最清楚了,已经没东西可卖了,只剩下一个半截的玉竹签,因为是半截,没有光泽,不值钱,所以才没典当了。”

    玉溪心里咚咚的直跳,玉竹签在她的身体里,那继母手里还会有玉竹签吗?

    年君玟的声音还在继续,“我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,本想着给郑姨的,可她没要。”

    玉溪脸白了两分,她还记得,上辈子她就是见到了年君玟给继母钱,两人推搡,她更加的误会继母,以为继母卖了她,所以走了后,心里还怨着继母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她一定要为继母做些什么,如果不做些什么,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

    玉溪眼睛死死的盯着年君玟,“能买回卖掉的首饰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